我一个急停,面对他的刀锋,已经避无可避,只能站在那里,用枪指着阮华,然后开口用越南话大喊一声:“别动!否则开枪!”

“砰砰”两声,铁虾和赵月阳被阮华踢得退飞出去。

阮华落地,两把匕首呈交叉状封住了我的枪口,正好抵在枪口上。

我站在那里,心脏狂跳!

和我面对面的,根本不是人,是一头野兽!

阮华那双毒恶无比的双眼,透过刀锋,朝着我看来,让我感到不寒而栗。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说越南话?”阮华问道。

“老子是中国人!”我大喊一声,一脚踢出,踢在阮华胸口,踢得他往后连退两步,手里的枪依然指着阮华。

刚刚阮华突然发难,两腿直接把铁虾和赵月阳这两个大高手都踢退,这家伙的实力,绝对是恐怖级的。

我这时候如果不是有枪指着他,他是绝对不可能被我踢中。

发现这一点之后,我心里忍不住把三爷骂了一百遍。

他娘的阮华这家伙这么厉害,那时候他居然让我和李杰去暗杀他!

之前没有和阮华照面,我还一直觉得那天过去,阮华不在是他的幸运。

现在看来,那天阮华不在,应该是我和李杰的幸运才对。

“救人!”我对重新上来的铁虾和赵月阳喊道。

他们两人也全都用枪指着阮华。

阮华双手捏着匕首,眼睛不断在我们身上转来转去,同时不断往后面退,始终和我们保持五六米左右的距离。

这个距离非常尴尬,因为我们手中的枪,在这个距离上,已经不能保证一枪爆头,只要稍微出一点问题,就会射中阮华身上的菠萝。

这个阮华,不但功夫好,看来对于枪械和热武器也非常有研究。

铁虾冲过去把凤凰从地上拉起来,然后带着跑向这边。

我们三个和阮华的第一次交锋,实际上整个过程加起来,也只有十多秒二十来秒的样子。

这个时候,拉斯维加斯的战警们正在承受雇佣兵们疯狂扫射,大声喊着撤退,仓皇后撤。

“老板,必须抓住他,要不然我们都得玩完!”铁虾在我身后,脱下自己的衣服裹住凤凰之后开口说道。

我点点头,阮华不断往后退,我则不断往前跟,手里的枪指着他,铁虾和赵月阳两个人一左一右护着我。

现在的情况是阮华手上没有枪,我有枪但是我的枪不大好。

我不确定开枪一定能爆头,而且就算爆头,我也会死在那些雇佣兵的手上。

但是虽然我不能一枪爆了阮华的头,但是我却肯定能够射中阮华,他在身上绑了那么多菠萝,只要一枪射中,他肯定死无全尸。

这种距离,我们也都会死无全尸,所以我和阮华之间,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

当枪声慢慢停止,四周那些趁乱逃散的名流被重新赶回到场间,雇佣兵也返回来,出口再次被封锁。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我这边。

“你们出不去的。这里今晚由我主宰。”阮华停下脚步,摊开双手,对我笑着说道。

“可是现在你的命由我把控。”我举着枪,一字一句地说道。

四周已经有五六个雇佣兵把枪口对准了我们,铁虾和赵月阳正和他们对峙。

雇佣兵们投鼠忌器,害怕我会开枪射爆阮华,所以也不敢开枪。

“你究竟是什么人?”阮华再次开口问道。

“唐山。”我深吸一口气,然后轻轻吐出这两个字。

阮华皱了皱眉,思索了一下,接着他的眉头展开,重新看向我的时候,眼睛简直好像会放光一样。

“唐山?那个中国小子?就是你把我们越南帮赶上绝路?”阮华一边问着,居然一边朝着我走了过来。

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阮华直接走到我面前,用他自己的脑门顶着我的枪口,嚣张无比地说道:“你开枪呀!打爆我的脑袋呀!你不是要把我们越南帮赶尽杀绝吗?开枪啊!”

“犯贱!”我抬手就给了他一个巴掌,然后对铁虾和赵月阳说道:“给我揍他!”

铁虾和赵月阳一愣,立即上前,一人一脚把阮华踢得跪倒在地上,然后连续狠狠的踹他。

现场所有的人都呆住了。

那些雇佣兵脸上的神色变得很难看。

这会儿他们如果开枪的话,保不齐我就会开枪把阮华给射爆,但是不开枪的话,阮华正在被痛殴!

人群当中,那些米国名流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看着这边。

在他们眼里,阮华简直好像恶魔一样,但是现在居然被三个中国人直接打趴下狂殴!

打了一会儿,我看四周的雇佣兵已经蠢蠢欲动,赶紧开口:“够了!”

铁虾和赵月阳两人收手:“我还当你丫多厉害,死狗一条呀!”

铁虾收手之后还不忘吐上一口口水,然后弯腰直接把阮华这家伙抓起来,用他自己的匕首扣住他的咽喉,给控制了起来。

阮华被铁虾从地上拉起来之后,已经满脸是血,嘴角都给打破了。

这家伙瞪着眼睛看着我:“你...你怎么敢打我...不怕他们打死你吗?”

他娘的本来你距离我很远,我还担心你拼命跑路,那我还真的不知道该不该开枪。

结果你他娘的居然主动走进我,还和我耍横,我不揍你还和你客气?

“一看你就没有当绑匪的经验...”我忍不住吐槽了一句,然后转过身,看着那群完全傻眼的雇佣兵,用半生不熟的越南话说道:“放我们走,否则的话,我就杀了他!”

那群雇佣兵你看我,我看你,最后一个长得好像猴子一样的家伙站出来,他端着枪瞄准凤凰。

“你不放了阮华,我就先打死这个女人。”

他一开口,顿时其他雇佣兵也全都反应过来,枪口刷刷的就对准了铁虾和赵月阳还有我。

“开枪!杀几个人给他看看!”阮华虽然被赵月阳控制住,但是依旧斜着眼睛咬着牙齿开口。

他那些雇佣兵手下立即有人走向人群,从人群里面拖出一男一女。

那一男一女吓得跪倒在地上,不断哭着用英文求饶。

枪口已经顶到了他们的脑门上,持枪的雇佣兵扭头看向我。

阮华这时候发出狂笑:“你不放了我,我就让他们全部死掉,这些人的死,都得算在你头上!”

我沉默了一会儿,转身就给了阮华狠狠一拳,打得他差点呕吐出来:“你是傻X吗?我都告诉你我是中国人了,你他娘的抓两个米国佬就想威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