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姐听到我这么问,笑了笑之后开口说道:“关于这个,我就要告诉你一个秘密了。”

秘密?其实之前在纽约的时候,茶楼上我就感觉到唐文父子的关系似乎很有问题。

“唐仁杰,并不是唐文真正的儿子。”我姐说道。

“哇!不是亲生儿子?也是,看起来就不像,那个唐文,白化病,好像鬼一样,他儿子就长得那么帅,看着也不像呀。”李杰在一边说道。

我姐的这个消息还真的让我吃了一惊,不过这种事情应该是很私密的吧?我姐怎么会知道?

“这件事也只是我的猜测。”我姐说道:“不过我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

“唐文年纪你看起来只有五十多岁,但实际上他已经有六十多岁,应该超过六十五了。”我姐说道:“他的儿子,这么年轻有可能,但绝对没可能这是第一个儿子。”

“外面都说唐文有个大儿子,不过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人见到过。”

“不会是我们爹吧?”我忽然脑子里好像通了闪电一样,开口问道。

我姐一愣,然后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你怎么会这么想?”

“我也不知道,就是忽然想到,如果按照年纪来看的话,他还真的差不多。”我说道。

我姐摇摇头:“天底下哪里有这么巧的事情?姓唐的多了去了,我们爹也不一定就是真的姓唐,他和张志强他们之间的恩怨究竟怎么回事,我都不知道,上次我问他为什么一定要留在张志强那里,他不说的。”

我叹了口气,说起来,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到把我养大的爹妈了。

在这方面,我真的有点没有良心,虽然说他们都在张志强那边,本身就很难见到,但我自己也没有试着去努力过。

这次回去的话,一定要去见见。

“那姑姑的事情,我们真的就袖手旁观?”我问道。

我姐摇摇头,看向房门那里:“如果真的就袖手旁观的话,我又何必把铁虾他们喊来。”

“完全不够看啊...”虽然我对拉斯维加斯这边的情况并不是很了解,但是想想就应该知道。

在国内,张志强都护不住龚龙象,当时他要对付的,还只是青红地字头这一派的势力。

当然也很有可能是因为张志强并不愿意因为龚龙象而和青红完全开战,并不是他实力差。

但至少已经很能够说明问题。

“确实不够看,但你要清楚一点,我们不是来拉斯维加斯闹事的,我们只是来救一个人,救完之后我们就撤!”我姐说道。

看着我姐充满热切的眼神,我在心里叹了口气。

我姐虽然很聪明,但毕竟她只是一个女人,而且她没有遇到过生命危险,根本就不知道这种事情是多么凶险。

当初对付越南人,我都已经是九死一生。

现在要面对的是拉斯维加斯地下拳场的大亨!

就算是黑玫瑰下面的那个拳场,每次去看拳赛的那些人,都是非富即贵,更别说是拉斯维加斯这地方了。

黑玫瑰的观众,很有可能只是在当地或者周边地区有权势。

但拉斯维加斯地下拳场的观众,那肯定是在国际上都有影响力的。

那么这个场子的拥有者,将会拥有怎样的权势,我都根本不敢想。

不过至少有一点我姐说对了,我们根本不可能和他们刚正面,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偷袭!

或者说是趁着他们没有防备,直接出手把龚龙象给救出来。

“铁虾,把人都喊进来。”我姐站起身来,对铁虾说道。

铁虾点了点头,然后打开房门,出去之后很快又进来,在他身后,跟进来三个人。

这三个人仿佛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虽然面貌很不一样,但是气质都非常接近。

三个人一进入房间,房间里面就多了一层肃杀气息。

“这三个都是我的战友。”铁虾说道。

“也是我的战友。”赵月阳开口说道:“更是龚家的死士!”

“只要能救小姐,我们这条命,交代在这里无所谓。”当头的那个汉子开口说道。

大约四十来岁的年纪,皮肤是小麦色,头发很短,浑身的腱子肉非常结实,就是走路进来的时候,明显感觉得到他的一条腿不太好。

看到我盯着他的那条腿,他咧开嘴,骄傲地说道:“你别看我这条腿是瘸的,但我这条命,就是靠这条腿就回来的,当年在金山角,我踩上了越南人的地雷,只废了半只脚掌,我还是活着出了林子。”

听到他这么说,我立即肃然起敬,踩上地雷还可以活命的,我简直不敢想象这样的人战斗素养会有多高。

而且从他话里面判断,这人绝对是个老兵!上过战场的真正老兵,在这个时代,绝对非常稀有。

这样的人,根本不是什么黑帮打手,国际杀手,或者双花红棍可以比的。

“叫我瘸子就好,还有这个是瞎子,他一只眼睛是瞎的,是在非洲和土皇帝打仗的时候被弹片划伤的,那鬼地方气温太高,没有及时处理,只能摘除眼球了,虽然只有一只眼睛,但他绝对是一个非常好的狙击手!”

“这一个四肢健全,最能打,外号疯狗,你别以为他只是外号叫疯狗,其实他真的是疯的,这些年如果没有我们兄弟带着,早就死了,所以这条命,也该为龚家报恩!”

瘸子说完之后,直勾勾地看着我:“虽然你很年轻,但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我心里对你不服气,但只要是为了救小姐,你就算现在让我去死,我也二话不说!”

“没那么严重,我们尽可能找一个最安全的方法来把姑姑救出来。”我发现和这种真正的硬汉讲话,是非常难的一件事。

他们把生死看得太淡,这种人,太可怕,幸好不是敌人,而是自己人。

“都过来坐下,我们好好商量商量。”我伸手招呼他们。

瘸子他们三个人立即走了过来,铁虾和赵月阳也走了过来。

“因为现在我们对拉斯维加斯的地下拳场一无所知,而且青红那边的情况也不知道,所以还是要先搞到情报。”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