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来了吗?来坐这边。”牛哥坐在那里,背对着我,没有回头,直接伸手拍了拍他右边的凳子。

我咬了咬牙,慢慢走了过去,在牛哥身边坐下,大E走到牛哥身边,也在他身边坐下。

牛哥满意地看了我一眼,开口毫不避讳地说道:“看来你在来这里的路上帮小马做了很多思想工作。”

“不管怎样,洪门的未来才是最重要的,纠结眼前的困境,并没有任何作用。”我开口说道。

“唐山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没有任何作用?难道你忘了你坐上龙座,是谁点的头,发的话,捧你上位的吗?”老虎是一个年龄三十多岁的中年汉子,身材魁梧,比牛哥稍逊一点,但更加粗壮,一脸络腮胡须,性格应该是火爆之人。

只不过之前并不知道为什么,他并没有跳出来做任何事。

这时候他开口直接质问我,我看了他一眼,然后淡淡说道:“我当然知道我是怎么坐上这个位置的。”

“我一个普通路人,因为自己是中国人,所以不能不救中国人,因此我救了八爷,虽然八爷最终还是死了,但是这并不能抹杀我救他的事实。”

“救了八爷之后我的待遇是什么?”我笑了笑:“我的待遇是被关押起来,强迫训练然后去刺杀阮华!”

“在座的我相信你们任何一个人都比我更清楚阮华是什么样的人物,他有多危险,多狡猾,你们心里很明白,这么多年,他和洪门斗了这么多年,洪门都没能把他怎么样。”

“却派我这个毛都没长齐的毛头小子去刺杀他,呵呵...不是让我去送死是什么!”

“反正我去刺杀他,成功了,那洪门就除了一颗眼中钉,失败了,洪门也没任何损失!难道不是这样?”

“阮华运气好,没让我遇见他,所以他还活着,不过他的那些老兄弟运气就不够好,都被我杀了!”

“就凭我救八爷!杀越南帮那么多高层,龙座这个位置如果我坐不得的话,那么你们谁还有资格说自己能坐十二生肖的位置?”

被我连胜质问,老虎说不出话来,他微微转头看向二爷。

只这一个下意识的动作,我就明白,老虎和兔子八成都是二爷的人。

这个二爷整天迷迷糊糊,脸上永远挂着笑,好像弥勒佛一样,才是真正的老奸巨猾。

剩者为王的道理,看来他明白的很。

“唐山,你说的这些话都是事实,洪门之前是对不起你,但那也没办法,毕竟涉及到八爷的死,八爷是洪门元老,我们不得不那么决定。”

这时候兔子开口:“正因为这样,以后你成为元老的时候,你也会受到应该有的待遇,洪门的任何兄弟的地位,都是打拼出来的,你现在的龙座地位,确实是应该得的!”

“赏罚分明,三爷一直是这样做的。”兔子说道。

我心里冷笑,刚才老虎用我的龙座位置是三爷给的来指责我现在帮牛哥是背叛,被我一顿驳斥哑口无言。

现在兔子马上换了一个套路来压我。

这帮家伙真是够无耻的!

“嘴巴长在你们身上,你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心里想要怎么想就怎么想,我改变不了,我问心无愧就够了。”我说完这句话,就不打算开口,身体微微向后靠在椅背上,不再说话。

今天是牛哥和他们**,如果不是他们扯到我,我根本都不想说话。

看到我这样的态度,兔子也不说话。

这时候二楼一下子安静下来,一直坐在那里的二爷慢慢开口说道:“都说完了吗?”

没人回答。

“都说完了那我就说几句,阿牛可以吗?”二爷说着看向牛哥。

牛哥笑了起来:“三爷上路了,洪门二爷你的辈分最大,你想说什么都可以。”

牛哥这句话绵里藏针,先说三爷上路,威胁的意思溢于言表,看起来客气,实际上是在狠狠的威胁二爷。

二爷听了之后依旧是那副模样,他笑了笑:“人老了,活不久了,也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再活着,所以这个胆子就小了啊,难免要顾及你们年轻人的想法。”

“阿牛啊,你想要坐三爷的位置,我就没有意见的啦,不过不管怎么说,三爷是你送走的,这可不是一个什么好开头,如果你送走三爷,然后你坐上这个位置,那往后底下兄弟想要上位,是不是也把你送走呀?”

二爷这句话一说,牛哥脸上的笑意慢慢僵固。

二爷笑眯眯地看着牛哥:“阿牛啊,年轻人,太急了一点,我觉得这个位置,还是唐山来坐吧,除非你想要以后下面兄弟有样学样,你做得了一天,坐稳几天呢又能够?”

二爷这些话,句句命中要害。

别说牛哥了,就连我都听得心惊肉跳。

是啊,牛哥虽然猛,但是他的做法是江湖大忌!

现在他可以说是已经只手遮天,但毕竟他杀了老大,如果他直接上位的话,那后果是显而易见的,以后下面兄弟,谁想要上位,直接杀老大?

那还得了?

牛哥坐在那里沉默着说不出话来,我不由得在心里叹息一声,姜还是老的辣,二爷不愧是二爷。

事情的发展和转变,最近一直都太快,快到让我目不暇接,反应都快跟不上。

实际上整个洪门,到了现在还能够完全保持清醒的,我估计也就只有二爷一个人了。

我看向二爷的时候,他正好也在看我,他朝着我微笑点头。

我想了想,开口说道:“二爷,不管牛哥坐不坐这个位置,我觉得我都不适合,毕竟我太年轻,而且我...”

“年轻无所谓啦,兄弟们都会帮衬你,现在我们洪门经历大难,想要快速发展,就必须在接下来的时间迅速吸收新鲜血液,你是新人,让你坐龙头,会给那些新人起到一个很好的示范作用,这样会有更多的人想要加入我们洪门,才能在短时间恢复过来。”

二爷说着又看向牛哥:“阿牛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牛哥再次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