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大E说阿三,我本能的打了一个冷战,那可是比战斗民族还要屌的开挂民族,我感觉这趟不会很轻松。

大E开车带着我到了阿三的地盘之后,直接找他们的龙头,结果下面的人说不在。

他们全程是用英文交流,但是我看得出来,对方对我们很轻蔑,语气也很不善。

反倒是大E一直保持礼貌,很有风度。

最后我们连人都没见到,吃了一个闭门羹。

重新回到车上之后,我开口说道:“看来也不是什么很不愉快的经历嘛。”

大E松了松领带,一边发动车子一边恶狠狠地说道:“该死的阿三猴子,以后让我有机会的话,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听到大E这么说,我笑了起来,果然和我猜的没错,大E刚才肯定被对方羞辱了。

“不过他们说了,还是会去参加葬礼的。”大E说道。

“那就好啊...”看着窗外不断往后颠倒的景色,陌生的街头,去见一群不但陌生,而且语言都交流不畅的人,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好像是在梦里一样。

我们在外面跑了一天,接着又去见了伊朗人和德国人,最后还有米国当地的黑人帮派和白人帮派。

让我感到奇怪的是,纽约当地的白人帮派,居然是黑手党。

从黑手党那里出来之后,大E带着我去找地方吃饭。

我在车上的时候开口问道:“我听说黑手党都是意大利人,怎么这边?”

“黑手党早就世界各地开花了,不过在米国的话,也只能算是二流势力,我们现在的地位,也只能接触到米国的二流和三流势力,在今天我们见过的帮派当中,当地的黑人帮派最凶,黑手党势力最大,他们两个都属于二流势力。”

“至于俄毛子,因为人数比较少,所以实力上差了一点,应该是准二流,和之前越南帮还有我们洪门一样。”

“阿三和伊朗人就不行了,只能算是三流势力。”

听大E说了这些,我大概有了一些了解。

“明天都会去吗?”我又问道。

“这我就不清楚了,如果是以前的话,肯定都会去,现在洪门刚刚和越南帮火并过,我估计他们当中很多人都盯着我们的产业呢,这一次,很难啊...”

“别装出一副你是洪门人一心为洪门的样子好不好?”我不屑地说道。

“可我是中国人,而且我是一定要在洪门站稳脚跟的。”大E说道。

我点了一根烟,不打算在这个话题上面继续,毕竟对牛哥和三爷还有二爷这几个人了解越深,就越觉得这趟浑水不是那么好蹚的。

“你来这边只是加入洪门?为什么我听杨静说你在这边上学?”我问道。

“我在这边另一个身份是留学生,所以机场那天你看到我身边有许多人不用感到惊讶,那些都是我的同学,在学校里面认识的。”大E说道。

我点了点头,再次变换话题:“去哪吃饭?”

虽然表面上我对大E的话无动于衷,但实际上我心里是有点泛酸的,这人和人比就是不一样。

大E年纪也不比我大多少,可是他在英豪的时候就是绝对的老大,那并不仅仅是因为他这个人够聪明够厉害,他的出身和背景也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现在到了米国,我不用问都知道他进的肯定是名校,之前他身边的那帮朋友,肯定都是米国当地有势力或者家庭背景都不差的学生。

这身边的圈子就不一样,以后能不牛吗?

要说不嫉妒,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我们去大使馆附近的中餐馆吃饭。”大E开口说道。

我一听有点激动起来:“我可以见我姐了吗?”

大E扭头看向我,对我笑了笑:“当然。”

我一下子忍不住开心起来,之前种种不愉快的经历,全都烟消云散。

很快到了地方之后,下车的时候我注意观察了一下,这家中餐馆外面几乎没什么行人,开的很偏僻。

零星的几个行人或者路人,以我接受培训一个月的眼光来看,有很大可能性是安保人员。

看来这个所谓的中餐馆,应该是我们国家的情报人员或者其他人员在这边负责交接的地方了。

进餐馆的时候,我看到店外用中文写着“本店只接受中国顾客”,下面还有一行英文,估计也是同样的意思。

看到这条标语,我忍不住有点热血澎湃!

以前总是看新闻上面说有些店不接待中国人,如今终于看见一家只接待中国人的店了。

“我第一次的时候,和你一样...”大E在我身边轻声说着推门而入。

进了里面,我一眼就看到我姐和李杰都已经坐在那里了。

我快步走过去,我姐也忍不住站起身来朝着我小跑过来。

到了面前之后,我姐捧住我的脸,眼泪直接就掉了下来:“山子...你瘦了好多...”

我想开口,但是张了张嘴,鼻子发酸说不出话来。

不是我矫情,而是这次再见到我姐,真的不容易,从那天离开宾馆,我和李杰在医院里面差点就被干掉。

送八爷去唐人街的时候,又差点被干掉,然后去刺杀阮华,那真是九死一生。

皇后区A大道迎战越南雇佣兵,和龙哥正面交锋,和三爷还有牛哥斗智斗勇...这段时间,经历的凶险太多太多。

我甚至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明天还能不能活着。

这些情绪我一直压抑的很好,让自己努力坚强,时刻保持清醒,不停的均衡,选择,均衡,再选择。

每一步,只要踏错,带来的都是万劫不复,这样的压力和境遇,已经快让我奔溃。

“三哥你别掉猫眼泪了,我不是好好的坐在这里吗?中了枪我都能下床,我都感觉自己*爆了...”李杰坐在那边开口说道。

我一听到这货说话,就忍不住想笑。

和我姐一起走到桌边坐下来之后,我看着李杰这家伙又生龙活虎,忍不住说道:“你被赵磊捅一刀,结果是割了盲肠,中一枪,结果是子弹从肠子折叠的地方擦过去,一根都没破,我实在想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的人品。”

“这就叫做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啦,三哥我们什么时候回去?”李杰问道。

我扭头看向正在看手机的大E,忽然发现他的脸色很不好。

不等我开口,大E抬起头来看着我:“唐山,洪门传来消息,刚刚发生内部火并,牛哥把三爷给...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