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里,我看到我姐早就已经睡了。

赵月阳那个家伙蹲在板凳上面,还没有睡。

我走过去递给他一根香烟,然后自己也点了一根,刚想抽,赵月阳伸手对我说道:“晚上就别抽了,不然影响睡眠。”

我愣了一下,把香烟给灭了。

“我这两天要出去。”我说道。

“我知道。”赵月阳点了点头:“林老头都和我说了,米国啊...”

赵月阳说着微微抬起头,一副向往的神情:“金三角那片,就属米国的雇佣兵最狠了!一个个和老虎一样。”

“米国也有雇佣兵?”我有点吃惊,在我的影响力,雇佣兵这种玩意,只是穷国家才会有啊。

“谁知道?”赵月阳笑了笑:“金三角龙蛇混杂,雇佣兵什么的,真的说不准究竟是什么身份,很有可能是各国的精英部队伪装执行任务的,而且米国号称世界警察,世界上很多恶势力,实际上都是他们自己培养的,好像索马里海盗,最大的那一支,其实就是米国控制的。”

“要不然的话,索马里区区弹丸之地,米国的航母群就在附近,怎么可能剿灭不得?”赵月阳说道。

我听着觉得有点不相信:“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啊,一点好处都没有。”

“没好处?”赵月阳笑了笑。

“米国那么强大,不会要靠海盗打劫挣钱吧?”我说道。

赵月阳摇了摇头:“这个世界,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大家只不过是不说出来而已,公众不知道而已,在我们国家漫长的边界线上,在金三角,非洲丛林,亚马逊流域,中东争议区,还有南美委内瑞拉和米国接壤的地方,每一天都有激烈的战斗发生。”

“每一天都有战士死去,那些,都不会被记入历史,也永远不会被公众知道,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何平过,有可能两个国家的元首正在会面,实际上两方都在暗地里进行激烈的战斗。”

“只不过现在的战争已经变成了高端尖兵战争,都是小单位任务交火。”

赵月阳一口气说了很多,我听了之后忍不住开口说道:“你说的比小说还玄乎!”

“你不信?”赵月阳看着我:“你可以问问铁虾的,还有,我向你举一个例子吧,就好像索马里海盗,你问我米国为什么要扶持他们,原因很简单,控制!”

“很多事情,米国不方便直接去做,但是海盗的身份,就可以让他们为所欲为,米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我们国家进行技术封锁已经很久,我们国家为了获得别的国家先进技术,通常都只能通过走私的方式把别人国家的先进设备通过国际外贸公司购买,或者委托别的友好国家但是没有被技术封锁的国家购买之后,再偷偷卖给我们,而且还要拆开。”

“然后才偷偷的运回来,那么这种方式其实已经规避了米国的封锁,但是米国如果获得了这个情报,他肯定要阻拦,常规手段已经无法阻拦,所以他们就控制海盗,索马里是重要航道,亚洲通往欧洲的话,必须经过,所以在哪里控制了海盗,就相当于控制了我国的技术咽喉。”

“好多人说国内这个技术差,那个技术差,但他们根本不知道,有时候,想要获得一台别人已经淘汰的机器,我们国家的官方人员需要花费多大的精力和经费,甚至为了这些发生交火,又有多少战士倒在了异国他乡...”

我听赵月阳说着这些,心里有些酸酸的。

“我信了。”我说道。

赵月阳点了点头。

“国际形势,错综复杂,战斗时有发生,只不过大家都在避免大规模战争而已。”他说道。

听着他说这些,我觉得很有意思,可能也是因为他上次没有保护好我姐和我的原因,所以现在不管我问他什么,他都回答,还和我说的很详细。

我就这样坐在那里和他聊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吴嫂起来做早饭,看到我们还以为我们是起得早。

在家里吃过早饭,林老院长出去散步,我来到我姐的房间。

签证基本上已经下来,我要和她坦白了。

我姐见到我过来,热情地拉着我坐下。

“山子,你最近都好久没有过来坐坐了。”我姐说道。

我摸了摸鼻子:“天天见的。”

“天天见你也要和我谈谈心啊,要不然姐都不知道你最近怎么样,你身上的伤,好了吗?”我姐问道。

“早就好了,我昨天还打了篮球比赛,我们班赢啦,年级冠军,张越良出风头了,现在已经是学校里面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我说道。

“那就好,让他在英豪找个女朋友,以后一辈子都不愁了。”我姐说道。

“对了姐,这回头这几天,我准备去米国,也帮你办了签证,一起去。”我说道。

我姐有些吃惊:“怎么忽然又要带上我?”

“你的身体...我想顺便带你出去看看,我已经托我朋友办好了。”我说道。

我姐听了之后低下头,沉默了一阵之后抬起头来看着我:“山子,你已经知道了?”

我点了点头:“我早就知道了,你不告诉我,你是怕我担心,所以我也就假装不知道,不过我都了解过了,这问题其实只要注意保养,问题不大的,你和我去米国吧。”

“好。”我姐回答的很干脆。

我笑了起来,接着又说道:“我还得到一个消息,你姑姑有可能也会去米国。”

我说着就把从肥仔陈那里听来的消息和我姐说了一遍。

我姐听了之后皱着眉头不说话。

“你是在担心姑姑吗?”我开口问道。

我姐点了点头:“居然要她出手,对手肯定不弱啊。”

“你上次又不是没看到她有多厉害,简直不是人类,那么多把枪都没用啊。”我说道。

“不是的,那是因为那些枪手不敢伤害她,如果排除这个因素的话,除非是神仙,否则谁也不可能在那么多把枪下面活命。”我姐说道。

被我姐这么一说,我觉得好像还真是这样。

不过不管怎么样,我姐也算是答应了。

当天中午,我就接到杨静的电话,告诉我一切都办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