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的人。”征仔第一个开口:“今晚有人搅局。”

“也不是我的人,我的人全都在这里。”程少东也笑了起来:“我就知道有人肯定要玩花样...”

虽然这两个家伙的反应都出乎我的预料,但我依然面不改色,因为我姐已经安全了。

“那就这样算咯,各回各家。”我说道。

“算?这样怎么能算?”程少东低声吼道,说完他直接就要去拔枪。

“程少东!”我大吼一声:“你信不信你的手还没碰到枪就已经死掉?”

程少东一下停住。

他不是傻子,知道我这句话不是威胁,而是在说事实。

对于我来说,根本就不想和他们真的打,那样的话,难免总有死伤。

“唐山,你别忘了,你姐还在我手里,别和我扯犊子了,听话,一起干掉他!”他说完之后直接转身,拔枪就要射征仔。

这家伙真的是疯的!

征仔那边反应也足够快,手底下直接也有人拔出了枪。

“趴下!”我则大喊一声,他们要干就去干,我要尽量避免我这边的兄弟安全。

“砰!”的一声,枪声响起,接着是爆豆一般的枪声响成一片。

我一下整个人就懵了。

竟然真的开枪了,而且是枪战!

这下绝对完蛋,不管今晚兄弟社有没有开枪,回头肯定要被公安肃清!

“干!”我刚刚趴下,就听到身后月锋传来一声低吼,我们这边大狗他们也拔出枪来就射。

三方骤然之间,枪声就响成一片,不断有人中枪倒地,发出惨呼。

枪声在十秒钟之间,就停下,黑市买来的枪,有的卡壳出现机械故障,有的子弹打完。

空气当中弥漫着一股硝烟味道,短暂的安静之后,前面不远处有人大喊一声:“征哥!”

与此同时,我听到前面传来程少东的狂笑声。

抬头看去,只见程少东那家伙正连滚带爬的往他手底下小弟当中冲去,而一边的征仔,则被自己小弟抱着,往回送。

看着情景,征仔中枪,程少东却没有!

刚才我们这边枪声也响了,大狗他们之前没摸过枪,五米之内打偏都是很正常,但赵月阳那个家伙,这么近的距离,怎么可能没有打中程少东?

我一回头,看到赵月阳手里握着枪,整个人好像发呆一样一动不动。

我低声骂了一句,他娘的高手!关键时刻不顶用有个毛用!

“对不起...我开不了枪...”赵月阳对我低声说了一句,然后丢掉枪,单手一摸,一把薄刀出现在他手上。

虽然不清楚赵月阳为什么开不了枪,这里面应该有什么心理障碍,但这个时候,已经不是追究那些的时间了。

我从地上跳起来之后,直接就带着兄弟们朝着程少东他们那帮人追了上去。

刚才三方一阵乱枪,打完之后征仔和程少东那边都有好几个人中弹,我们这边反而一个都没有。

这时候征仔已经受伤,生死不知,程少东那家伙想要逃,我当然要追程少东!

那条疯狗,让他跑了的话,鬼知道以后会怎样?

站起身来之后直接从腰部掏出甩鞭,带着人和赵月阳一起朝着程少东他们追去。

后面月锋他们跟着,但冲出去几步之后,因为场面一下子变得极度混乱,月锋他们已经和征仔手下干了起来。

我这边,就在我快要追到程少东身后的时候,耳麦里面忽然传来林锐彬的惊呼声:“有警察!有很多警察往你们那边去了!”

我一听到这个消息,动作就慢了一拍,程少东那家伙转过身来,一张狰狞扭曲的脸,忽然他抬起手里的枪对着我,直接就扣动扳机!

“砰!”的一声枪响,我只感觉自己胸口好像被一把打锤子砸中一样,传来剧烈的疼痛,疼得我一头倒在地上。

“哈哈哈哈!”程少东再次发出大笑声。

耳麦里面,不断传来林锐彬的喊声。

“三哥!撤!月锋月锋!赶紧撤!从西边出口跑!”

“警察还有一分钟就要到了!”

“赶紧撤!有很多警察!很多很多!”

迷迷糊糊,我只感觉自己被人架了起来,四周全是喊打喊杀的声音,我睁开眼睛,到处看,想要从人群里面找出程少东,但是于事无补。

我被人带着很快就离开了帕提亚广场,刚刚进入一片黑暗的地方,我就听到了警车的鸣笛声。

“三哥,醒醒!你没事吧?”

“子弹穿透避弹衣,但威力被降低了,没有射进去,卡在胸骨上了。”

“要紧吗?”

“问题不大,不过估计内脏受到冲击力震荡,所以肯定要休息一段时间。”

“这避弹衣哪买的?他娘的这不是坑爹吗?”

“我打电话问问...”这是月锋的声音。

当我悠悠转醒之后,发现自己在一个简陋的医务室里面,月锋和李杰正在吵架,身边其他人也都在。

“差点害死三哥知不知道?”李杰骂道。

“我哪知道黑市贩子直接是从淘宝买的货?要知道是淘宝的货,我肯定不买!”

“淘宝能有真货吗?旗舰店都在卖假货啊!”李杰吼道。

月锋一脸无辜:“你那朋友圈的劳力士,也是假的...”

“什么假的?明码标价!清清楚楚!正宗水货!知不知道什么叫水货?正宗水货的意思就是告诉你们,这是正宗的假货!真正的假货!我没偷没抢,说的清楚明白,怎么算骗人?”

“咳咳...”我咳嗽一声,睁开眼睛,挣扎着要坐起来:“程少东,跑了吗?”

一看到我醒了,他们全都围了过来。

李杰开口说道:“三哥,你好好休息,现在外面情况谁也不知道,警察正满世界的抓我们。”

这话刚说完,忽然门口就传来一声巨响,一下子冲进来许多持枪特警。

“都不许动!”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是洪志兵!

我从病床上强行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坐起来,屋子里的兄弟,一个个全都面如死灰。

不过幸好兄弟们都没有带武器在身上,警察进门之后把我们全都一个个往外带,我走到外面,这才发现是一个阳台。

洪志兵带头押着我们,一句话不说,下了大厦,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的警察竟然一个都没有了。

“走吧。”快走到出口的时候,洪志兵低声说道。

我扭头看了一眼,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