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机场出来之后我犯了难,看着周冰清的跑车,根本不知道怎么开。

这时候正好看到附近有代驾APP广告,于是就打了一个电话。

十多分钟之后,一个代驾过来了,确认之后,我把车钥匙丢给他:“去英豪。”我说道。

代驾四处看了看,摸着后脑勺问道:“车呢?”

“不就是这辆?”我指着近在眼前的跑车说道。

代驾一下傻了眼,他愣了愣之后,惊讶无比地看着我说道:“哥,这车我可不敢开。”

“怎么?”我问道。

“没开过,真的不敢开。”代驾连连摆手。

我皱起眉头:“那你们公司有人能开吗?”

他想了想说道:“我打个电话问问。”

说完之后,他打了一个电话,我站在边上听他吹得唾沫横飞。

“我说经理,这车我不敢开啊!什么车?玛莎拉蒂啊!我是真不敢开,您看要不让小王过来开?”

“行行行,那就让小王过来,我先在这等着。”

放下电话,那代驾凑上来和我套近乎。

“老板,您是在英豪上学的吗?”他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

“英豪可是个好地方啊,哎对了,我们公司的小王,就是马上过来的那个,以前据说也是在英豪上学的。”代驾说道。

我掏出香烟来,刚想点上,看到这个代驾一脸垂涎地看着我手里的大中华,于是甩了他一根。

他接过之后连连道谢,点上香烟之后美滋滋地抽了一口:“好烟就是好烟!”

“你们英豪,都是有钱人的孩子吧?那啥,以后有生意多多照顾我们公司,这是我的名片。”他说着递给我一张名片。

我接过了之后笑了笑:“那也没用啊,你们都不敢接我的车。”

“这个嘛...我们后面会加强培训,做高端市场!”他说着又话锋一转:“我们公司的小王,肯定可以开你的车!要不然你就投诉好了!”

“嗯?”我有些奇怪,这家伙好像殷勤的过分。

“来了!那就是。”他忽然指着后面说道。

我扭头一看,一个身材有些粗壮,理了一头短发的女人走了过来,盘儿脸,不怒不喜,没有表情。

小王走近之后,代驾凑上前去:“小王!你的机会来了!这次可是真正的豪车,你要是开不好,回头就别再干了!”

我微微皱眉,原来这家伙是给这个叫小王的姑娘下套子啊。

“我干不干,只有我自己和人事部可以决定,你闪一边。”小王开口淡淡说道,直接朝着我伸出手:“钥匙。”

我看向那个代驾,微微抬了抬下巴。

他赶紧把钥匙交给小王,还不忘瞪她一眼。

小王直接上车,我也上去。

“去哪?”

“英豪。”

我看到小王听到这两个字,握住方向盘的手微微一抖。

然后她慢慢发动车子。

那个代驾在后面大声喊道:“你小心点!别把人家豪车给刮了!十个你都赔不起!”

“嗡!”的一声,车子猛然飙出,在广场上甩出一个漂亮的漂移,调转方向之后,直接朝着出口开去。

我坐在副驾驶上,差点被甩出去。

“就算要炫车技打脸,你也应该告诉我一声!”我捂着心口说道。

“不好意思。”小王淡淡说道。

听着她波然不惊的语气,我根本生不起气来。

车子离开机场之后,一路朝着英豪开去,因为机场离着学校有些路,在车上无聊,我东摸西摸,过了一会儿之后,小王开口问道:“不是你的车?”

“朋友的。”我说道。

“就算是英豪,能开这种车的,也算是牛逼的了。”小王说道。

我刚才听那个代驾说她是英豪的,没放在心上,现在看来她还真是?

“你以前也在英豪上学的?”我问道。

小王看了我一眼:“那个长舌男说的吧?没错,我以前确实是英豪上的学,不过已经是十来年前的事了。”

我看向前方:“十来年...很久远了啊...”

“十年,你看未来的话,确实很久很远,但是你看以前,十年,很远吗?眨眼之间而已。”小王说道。

“很有寓意。”我说道。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英豪毕业却沦落到做代价,还要被长舌男欺负吧?”小王忽然说道。

“确实很想知道,因为我担心我十年后有可能连你都不如。”我说道。

小王笑了笑:“政治变革期,经济变革期,别说十年,就算是一年,也会让很多人从龙跌成蛇。”

“说说吧。”我点了一根烟,忽然发现这个英豪的校友,很有意思。

“没什么特殊的,我爸以前做企业的,做的很大,政府高官要政绩,所以就让我爸继续扩大,我爸当时觉得有政府撑腰,扩大就扩大,结果政府一换届,领导人换了,银行方面没贷款进来,资金链断了,他自己卷款跑路,但后来还是被抓了,我一个人撑了半年,公司最终还是倒闭破产,一分钱都没了。”

小王说完之后又补充了一句:“这是很老套的事情,在政商圈子很常见,不过不管前面有多少尸骨和鲜血,后面的人还是前赴后继,毕竟,权力的诱惑,实在太大。”

听完她说的这些话之后,我开口问道:“你刚才说你撑了半年?你在资金链断了之后,你爸卷款跑路的公司撑了半年?”

“是集团,不是公司。”小王说道。

我丢掉香烟,招了招手:“你开慢点,停下来。”

车子停下,我扭头郑重无比地看着她:“重新认识一下,我是唐山,我正准备弄个公司,你愿意过来帮我吗?”

“你?公司?做什么的?”小王问道。

“这不符合剧情,按照道理,这种情况之下,我已经开启主角模式,我这么问你,你不应该纳头就拜吗?”我问道。

“你这么说,那肯定是小公司了。”小王说道。

这女人,真的很厉害,我伸出手:“再次认识一下,我是唐山,我现在邀请你,当我的合伙人。”

“合伙人?”小王弯起嘴角,笑了起来:“有点意思。”

她把手伸了过来,和我轻轻握了握:“我叫王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