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别?”我停下脚步,看着小玲老师,耳畔还回荡着她突如其来的道别。

“恩,我要走了。”小玲老师说道:“大家都会教室吧,我要开一个紧急班会。”

“老师你要走就走,现在是下课时间,我们又不是很熟,你就不要耽误我们时间啦。”蒙楠说道。

我一句话没说,扭头就朝着教室里面走去。

江文柄他们也跟着我回教室,蒙楠耸了耸肩膀,很快就只剩他一个人站在那里,他左右看了看,低声骂了一句,然后也跟着我们往教室里面走去。

到了教室里面,小玲老师站在讲台上,教室里面渐渐安静下来,大家都看到小玲老师应该是刚刚哭过。

很快上课铃声响起,这节课本来不是小玲老师的课,但是上课老师没有来,肯定是小玲老师提前和任课老师打了招呼。

“同学们,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很短,不过你们每一个人的名字,我都已经记住。”小玲老师挤出一丝笑容。

“但是现在,我不得不和你们说一声再见,因为我家庭的一些缘故,我将要离开这里,离开这所学校...”

小玲老师说着目光看向我:“在你们当中,有的同学我已经是第二次道别了,第一次的时候,我以为再也不会有什么交集,但是人生无常,没过多久,我又称为了他们的老师,所以这次我不道别,我说再见,希望我们会再见,再见的时候,你们都更好。”

小玲老师说完之后,对着我们鞠躬,然后朝着我们微笑了一下,转身就朝着外面走去。

这时候教室里面忽然有个同学开口说道:“这不会是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真实版吧?这么任性?”

教室里面一下子炸开锅,讨论了起来。

我从教室后面站起身来,走了出去,到了走廊上,看到小玲老师已经一边掩住脸,一边向前走。

我从后面追上:“小玲老师,怎么回事?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小玲老师捂着脸摇头说道:“不要,你帮不上忙...”

“那你至少告诉我,究竟怎么回事?”我说道。

小玲老师抽泣了一下,快步朝着前面走去,我也快步跟上。

走出去一段之后,她忽然停下,放下手,露出已经被泪水模糊的脸来,一下转身抱住了我。

我站在那里,手足无措,我只不过是单纯的想要帮忙而已,毕竟小玲老师尽管方式不对,但一直以来,都是真心关心我,而且我姐能够从监狱里面出来,她也帮了大忙。

这种时候,我没有理由不帮忙。

“唐山...我...我爸妈...呜呜...”小玲老师抱住我哭了起来。

我被她紧紧抱住。

我确实不应该在这种情况有反应,但我毕竟是个身体强壮的正常男人,而且坦白说,小玲老师,我还是幻想过她的。

“你爸妈怎么了?”我伸手抱住了她,轻轻的拍打她的背部。

小玲老师哭得更凶了:“我爸妈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考古的时候,发生了意外,妈妈没了,爸爸现在已经送回米国,但也已经垂危了...”

“所以你现在要去米国对吗?”我问道。

“我马上就要去了。”小玲老师一边哭着一边说道。

“那就赶紧去吧,如果有什么要帮助的话,一定和我说,我现在还是有点关系的,比如你要办护照什么的...”我说道。

小玲老师抬起脸来,擦了一下脸上的泪水:“不用,我本来就是美国国籍。”

我一下愣住:“你是美国人?”

“我父母早就移民了,我属于直系亲属,前几年就领了绿卡。”小玲老师说道:“只不过爷爷一直留在国内,我爸妈又是全世界跑的那种,所以我就留在国内了。”

我忽然一下子,觉得自己和小玲老师好陌生,觉得距离好远,虽然我们现在还贴在一起。

但她竟然是个美国人!

我不是美分也不是五毛,只不过是单纯的忽然有点不适应。

反应过来之后,我心里一下子冒出一个古怪的想法,早知道你是美国人,我说什么也要把你给办了!好为国争光啊!

“我现在好多了...谢谢你,Myboy.”小玲老师说着放开我,但是却踮起脚尖,在我嘴上亲了一下,然后扭头朝着校门外走去。

我站在那里,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忽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再见,这一次也许真的就是再也不见了吧。

“对了!”我站在她后面大喊了一声。

小玲老师回过头来,看着我:“还想再表白一次吗?也许这次我会答应,不过再见的可能很低,柏拉图式的恋爱,你受得了吗?”

大概是她要走了吧,所以全都放开了。

“我从来就没喜欢过你,以前都是骗你的,只不过想你不烦我,不好意思阻止我而已。”我耸了耸肩:“我现在想问你的是,我可以送你去机场吗?”

小玲老师站在那里看着我:“你这种米国式的讲话方式,跟谁学的?”

“天生的吧。”我说着掏出手机,打给周冰清:“在学校吗?帮我个忙...”

三分钟之后,我和小玲老师站在校门口,周冰清开着跑车出现。

他从车上下来,把钥匙丢给我,直接返身走回学校去了。

我拿着钥匙,忽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不会开车啊!

“看来你真的交了一些很不错的朋友。”小玲老师从我手上拿过钥匙,然后一伸手把一直绑住的马尾散开,一头乌发一下子披散下来。

“我来开。”她说着走上去,坐了上去,我也拉开门坐了进去。

小玲老师先带我去她家,收拾了一下东西,然后交代我,三天之后,把林老院长也送去机场,林老院长不是美国国籍,不能马上走,所以要等护照下来。

我点头答应下来。

接着小玲老师开车带我去机场,快要登机之前,她忽然问我:“你真的从来没喜欢过我?”

“你说呢?”我问道。

小玲老师笑了笑:“如果你能来米国找我,我不介意当你女朋友,一段时间的女友也行。”

“这算是调情还是约国际炮?”我问道。

“是拿你当备胎!”小玲老师说着转身登机去了。

我站在后面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摸了摸鼻子:“就算是备胎,我也是一个会爆炸的备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