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间内的兄弟我一个个看过去。

“三哥,我们没有,只不过,终究是兄弟,你打电话报警,这就是惹皇气。”表弟开口说道。

我看向表弟,又看了看其他人:“你们都是这个想法?”

其他人都慢慢点头。

“三哥,你一定要处罚他们的话,我们可以用兄弟社的规矩来处罚,但如果报警的话,真的就坏了规矩”月锋说道。

“可是我已经报警了。”我说着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根香烟来叼在嘴上点着。

点着之后,我吸了半支烟,重新拿出手机,打给洪志兵,告诉他地方。

包间内的兄弟,一个个脸色都非常不好看。

浪涛躺在地上,忽然大声笑起来,笑得好像哭一样。

“三哥...哈哈...你就是这样对我们的.”

“你把我们带起来,然后又亲手弄死我们...”

“是你自己作,不作不死。”我冷冷说道,然后看向包间内所有人:“我知道你们现在心里很不爽,觉得我惹皇气,不是道上人的做法。”

我说着弹了弹烟灰:“那我现在问你们,青红,惹不惹皇气?张志强,惹不惹皇气?”

一个人都不吭声。

“好,既然大家都知道他们都黑白通吃,那你们知不知道为什么?”我又问道。

“为了好做事。”有人说道。

“为了多赚钱。”又有人说道。

“都不是!”我掐断手里的香烟:“为了活下去!”

“和政府对着干,永远都是小打小闹,你再牛,那天上面一句话,就能灭了你!”我看着水哥说道:“更别说碰毒品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有谁还记得我们兄弟社规矩里面有不做伤天害理之事的规矩?”

“你们觉得我是在惹皇气,我他妈是在救你们!”我低吼着转头看向躺在地上的浪涛和逸风:“我也是在救你们,碰了毒品,就是死路一条,现在进去,也许你们还能有机会改过自新。”

“放屁!”浪涛大声吼起来:“只要维持现在的状态,我们根本不会有事,逸风也不差钱玩那东西!最多少活几年而已,活太久又有什么意思?”

“及时行乐吗?”我冷笑着问道,不再看浪涛,这家伙已经完全没救了,我看向逸风:“逸风,我问你,来了市区之后,你回过家吗?家里的父母,你见过他们吗?”

逸风躺在那里不说话,沉默了很久之后,才开口说道:“我让人给家里送过钱...”

“以前的时候你怎么和我说的?你说混黑没前途,早晚要出事,你说希望以后能够走上正道,你说希望以后能够孝敬父母,你说你给家里送过钱,好,我问你,这段时间,你给家里送过多少钱?和你自己花掉的比起来,有一个零头吗?”我问道。

逸风躺在地上不说话了,忽然眼里留下眼泪:“三哥...我错了...”

就在这个时候,包间外面响起脚步声,接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包间的门被人推开。

屋里的灯光照向外面,警徽熠熠生辉。

洪志兵带着警察从外面走了进来,他一看包间里面的样子,直接一挥手:“都带走!”

兄弟们一个都没说话,沉默着跟着警察走出去。

包括我在内,也被带了出去。

我们被塞进一辆警车,铐上了手铐。

坐在拥挤的车厢里面,气氛压抑到极点。

“就算你们都恨死我,我这次也不会后悔,我早说过,带着大家,是要让大家升官发财娶老婆,不是要让你们坐灵车或者坐警车。”

“这次就算一个教训,以后谁要是还做出格的事情,一样送警察。”

“你们也可以在想要做出格的事情之前,或者做了出格的事情之后,先弄掉我。”我说道。

“三哥,我不怪你了...”颠簸的车厢内,黑暗的角落里,传来逸风的声音。

“三哥,相信我,我一定能戒掉的...”逸风又说道。

“我相信你。”我说道。

浪涛烦躁的坐在一边不说话,一直到到了警局,警察把我们押着往下走的时候,浪涛忽然拔腿就往外跑,两个警察扑上去按住了他。

浪涛大喊起来:“放我!放开我!我不想坐牢啊...”

我们戴着手铐,站在那里看着浪涛。

浪涛被两个警察强行往警局里面押去,他一边挣扎,一边大声叫骂。

“唐山!你不讲义气!老子为兄弟社,做出那么多的贡献!你送我进监狱!我不服!”

快要被押进去的时候,浪涛又大声喊起来:“哈哈哈哈...你们都完蛋!你们都得完蛋!想要让我坐牢?我全部告发你们!一个都跑不掉!”

众兄弟脸色变得很难看,全都看向我。

“走。”我说了一句,带着他们自动往警局里面走。

进去之后,缉毒科的警察先是给我们测有没有吸毒,然后把我们分开审讯。

审讯我的是洪志兵,他一进门,坐下之后掏出香烟,给了我一根,又给我点上,也不录口供什么的。

“这么做,有没有想过会害死你所有兄弟?”洪志兵问道。

我抽了一口烟:“想过。”

“那你还这么做?”洪志兵看着我问道。

“我也是在救他们,我说过,混黑没有前途,碰了毒品,就更是罪该万死!”我狠狠地说道。

洪志兵听了我的话,点了点头:“看来以前我真的是错怪你了。”

“这次你的兄弟只要不碰毒,或者没有吸毒,我就全给你放出去。”洪志兵接着说道。

听到他这么说,我并不意外,因为洪志兵这人虽然嫉恶如仇,但是浑身江湖气,最重要的是,这家伙和我一样,最为痛恨毒品,当初在酒吧一条街的时候,他对赵则安的敌意不止一次的表露。

虽然赵则安一直没能抓到,但并不妨碍洪志兵在打击毒品交易犯罪上的不遗余力。

我们没有再说别的太多的话,抽完一根香烟之后,洪志兵就起身离开。

当到了晚上十点来钟的时候,洪志兵回来了,他在我面前坐下:“一个好消息,你可以走了。”

我坐在那里没有动。

他接着说道:“一个坏消息,你那个叫浪涛的兄弟,死了。自杀。”

从警局出来的时候,兄弟们一个个被放出来,大家站在一起,等到人都齐了之后,我看了看,就少了浪涛和逸风。

“浪涛自杀了。”我开口说道。

一阵风从远处的街道吹来,忽然我好像听到当初兄弟社刚成立的时候,大家一起喊过的,有今生,今生做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