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副校长有些尴尬,他干咳一声:“唐山...”

我伸手打断示意贾副校长不要说话,转身盯着那个中介:“那你觉得,什么样的才是好学生?”

“好学生当然是品学兼优,上好学校,考好大学,以后可以赚大钱,为国家做贡献!”那个中介说道。

“呵呵,像你一样,坑学生?”我冷笑着看着他。

这家伙被我说到痛处,岔开话题:“反正你这样的流氓学生,没大没小,以后也是流氓一只!肯定不是好学生!”

“英豪的学生算不算好学生?”我问道。

“英豪?英豪当然算!我表哥姐夫的儿子就在英豪上学,叫袁帅!”这家伙说着有点激动:“英豪是什么地方?全山东这么大,就只有那么一所学校,你一个蓝翔的,也敢提英豪两个字?你知不知道羞愧?”

“啪!”的一下,我直接从口袋里面把英豪的校牌抽了出来摔在他脸上:“睁大你的狗眼看看!”

“你怎么骂人还打人!”校牌从他脸上落在他手上,他根本没看,就朝着我喊道。

“仔细看清楚了。”我朝着他点了点头。

这个中介捧着校牌,看了一眼,然后又看了第二眼,接着双手捧起来放在眼前看。

看一眼上面的照片,又看一眼我,接着又看一眼校牌上的照片,然后再看我,眼睛里已经满是惊愕。

“这...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是英豪的学生?你不是蓝翔的吗?”中介忍不住呼道。

“咳咳...唐山,确实是英豪的学生,他是从我们学校转去的,所以刚才我才会说是我们蓝翔的优秀学生...”贾副校长在边上低声咳嗽了一声说道。

那个中介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精彩起来,懊恼,羞愤,尴尬,最后全都化成愤恨。

“就算你是英豪的学生!那又怎么样?”他拿着校牌,想要砸向我,但是最终没敢,双手把校牌递给了我。

我伸手拿过,揣进口袋,也不看他:“刚才你不是说我是流氓学生,把英豪的学生夸上天了吗?现在又说英豪的学生不算什么,你脸疼不疼?”

“你...我是说就算你是英豪的学生,你也管不到蓝翔的事,你...你想干什么?”那家伙已经有点怂了。

毕竟大家都知道,能进英豪,非富即贵,要不然就是天才学生。

“够不够格不是你说了算,我就是来问问贾副校长,有没有中介和学校勾结,侵害学生应有利益的事情!”我说道。

“呵呵...如果是呢?你能怎么办?”那家伙听到我这么说,一狠心问道,这关乎到他的利益,他胆子当然就肥了。

“那我就管。”我说道。

“你现在是英豪的学生,连蓝翔的学生都不是,凭什么管?你用什么身份来管?你连问的资格都没有!”那家伙说着看向贾副校长:“这什么学生都是?”

我深吸一口气,也看向贾副校长:“告诉他,我有没有资格来管。”

“唐山...”贾副校长看着我欲言又止,他在犹豫。

“听说你马上就要当校董了?我觉得这种时候,这种乱七八糟,有可能会让你的形象受到影响的事情,还是不要做了吧?”我问道。

贾副校长听到这句话,终于做出决定,点了点头:“你说的对。”

边上那个中介傻眼了:“这怎么可以?”

接着他神色一凛:“那你们蓝翔的学生,以后别想在这边找到工作了!没有我,我倒要看看你们蓝翔承诺的百分百毕业就工作率怎么维持!”

贾副校长听到他这么说,眉头皱了起来。

那家伙得意的笑了,挑衅似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对贾副校长说道:“给你三天时间好好考虑,回头打电话给我!我先走了!”

那人走了之后,贾副校长把门关上,请我坐下。

“唐山啊,这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从理论上来说,你说的对,现在我们学校有大股东入股,根本就不需要赚学生的这个钱,但是这个毕业工作率,真的很重要,这下得罪了最大的中介,很多学生会找不到工作的。”贾副校长说道。

我之前不知道还有这个关系,现在这么一想,觉得自己确实是冲动了,很有可能会害了其他同学。

“一定要通过中介吗?”我问道。

贾副校长摊开双手说道:“不通过中介通过什么啊?外面那么多工厂,工厂没那个能力天天出来招人,所以就有中介,中介就是干这个吃的,我们学校也不可能天天出去跑工厂什么的,这些年竞争越来越激烈,以前没到毕业,用人单位就过来预定学生了,现在都被中介从中间两头吃了。”

我皱着眉头想了想,开口说道:“这件事你不要急了,我来解决。”

“你?”贾副校长看着我。

“恩,蓝翔兄弟社八千多号人,别的没有,就是人多!现在学校里面这么太平,兄弟社功不可没。”我说道。

贾副校长点头承认:“确实是这样,没有兄弟社的话,这学校要乱成不知道什么样。”

“现在学校不乱了,兄弟社的人都没事做,时间长了也不好,既然毕业生有这个麻烦,那我们兄弟社就帮毕业生解决这个麻烦。”我说道。

“你说说你的想法。”贾副校长说道。

我点了点头,摸出一根香烟:“兄弟社自己成立一个专门帮助毕业生找工作,或者和用人单位接触的组织,并且一直延续下去,以后每一届都这样,这样一来的话,就避免了中介插入。”

“不仅可以让学生毕业就就业,还可以让学生得到自己应该得到的工资,至于学校,我相信有了大股东入股之后,根本看不上这点钱,这样也不要学校出一份力一分钱。”我说道。

“好啊!”贾副校长一拍大腿:“不过没有学校领导也不行。”

我明白他的意思,微微一笑:“是啊,到时候还请贾副校长在里面挂个名,我们兄弟社出去和用人单位沟通,也名正言顺。”

贾副校长笑开花了,这是给他送政绩啊,他现在马上就当校董,小钱根本不在乎,要的就是政绩。

“很好,很好啊...”贾副校长看着我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