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大狗表哥带路,我们很快就到了梁伟说的地方,到了那里,绝少和梁伟已经到了。

我看到江边果然有一处小渡口,滩涂也比较开阔,边上还有屋子以及堆成小山一样的沙子。

“这是我们村的地啊!”一到了这里,大狗表哥还没下车就叫了一声。

“狗日的又偷偷把村里的地给卖了?”大狗表哥接着又骂了一句。

听到他这么说,我心里有了底。

难怪他没听说过有什么姓梁的老板,原来这片地方是他们村的地,被村委会给卖了。

虽然在车上大狗表哥骂得凶,但是下了车之后,他就不说话了,沉默着,不知道脑子里面在想着什么。

我们走下车,梁伟就冲着我打招呼,这家伙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风衣,站在江边,被风吹着,看起来还真像是那么回事。

“唐山你来了?”梁伟笑着对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走了过去,大狗和他表哥也在后面跟上。

我上去之后,掏出香烟,梁伟摆了摆手说自己不抽,我知道绝少也不抽,于是转身给大狗和他表哥递了香烟。

回头之后,我收起烟盒,假装看了看四周之后,开口问梁伟:“你说的就是这地方?”

“是啊,怎么样?还可以吧?”梁伟张开双手,迎着风:“要不是我自己不想干,我还真舍不得。”

“呵呵...可我不懂啊。”我说道:“你说着地方好,我怎么看着一点都不好?没什么房子,地方也小。”

“但是你的车子可以直接开到这里,那在这里挖上来的沙,就可以直接运走,你说好不好?”梁伟转身指着江中心:“看到远处那些白色的浮漂没有?那里就是江水转弯的地方,河道中央有大量的淤沙,从这里到那里,只要十分钟,一船沙,可以卖一千几百块,这还是小型号的挖沙船。”

我站在那里听梁伟说,其实我早就已经知道,不过还是装出第一次听的样子,一边听,一边连连点头。

梁伟最后说完之后,对我说道:“这地方我转给你,二百万就可以。”

“二百万!”大狗在后面一声惊呼。

这可不是小数目,这笔钱,是要掏空我的家底。

“这真不贵,你想想看,一辆船,一趟就可以赚千把块,就算一趟四十分钟,这活是可以一天二十四小时干的,就算二十四趟,它怎么也能赚个两万块。”

梁伟说着走向一边,伸手指着不远处的一个浅弯:“这里可以停船,至少五艘船,一天就是十万啊,一个月就是三百万。”

“梁伟,这么赚钱,你二百万就转给我,我不敢相信啊。”我说道。

梁伟好像早就猜到我会这么说一样,他转过身笑着对我说道:“还是那句话,我不想做这行当,二百万转给你的价格其实不高,因为只是使用权而已,一年的使用权,相当于租金。”

“而且现在行情不怎么好,沙子需求量没那么多,如果真的干起来的话,还要找工人,买船,这些太烦了,我哪有时间管这些?”梁伟说道:“反正我老子丢给了我,我转给你,地也没卖掉,两百万也够我花上个一年的了。”

我听到他这么说,恨不得骂人,他娘的两百万玩一年?这是真败家啊!

不过想想周冰清他们一辆跑车就那么贵,我也觉得正常了,没办法和他们这些富家子弟比啊。

“梁伟,这事我不能马上答应你,毕竟现在只是你这么说,究竟行情怎么样,我还不清楚,我需要时间调查一下。”我说道。

梁伟点了点头:“行的,这是正常的,如果你有什么要我提供帮助的话,也可以直接说。”

“我不会客气的。”我对他笑了笑,接着又到处看了看。

绝少和梁伟在远处聊天,我带着大狗和他的表哥到了一边假装看地形。

“有没有问题?”我问道。

大狗的表哥想了想之后说道:“两百万一年的使用权,肯定不贵,只要你能把沙子卖出去,稳赚不赔。”

“沙子现在很难卖?”我问道。

“也不是很难卖,主要是看关系了,你得和那些购买商管事的人打好关系,那就能卖出去了,哦对了,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拖欠款项的问题,其实现在做生意,最怕的就是别人拖欠钱了,这个真没办法,只能看运气了。”大狗表哥说道。

这时候大狗也插嘴说道:“是啊,最近我经常听说市里面什么老板跑路,跳楼什么的,都是资金链转不开了,其实做生意,他一开始肯定都是有的赚才会去做,但到后来都搞成这样,那基本上就是被拖欠给弄死了。”

我点了点头,把这个记在心里。

从江边回去之后,我一直在心里想这个事情。

风险肯定是有的,说不定一个不小心,我这大半年的努力,就全都要打水漂。

但是利润也是很可观的,坦白说,非常吸引我。

我左思右想,觉得这事得干,做事情没有困难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对于我这种白手起家的人来说。

有困难,不能怕,不能怂,硬着头皮也得上,我还年轻,就算这次真的失败,血本无归,我相信我也能够通过这次积累丰富的经验。

总而言之一句话,这事我干了!

既然决定干了,那我就得开始准备。

我略微一想,就想到了一个人,王辉!

那家伙就是干建筑行业的,而且规模还挺大。

之前虽然坑过他,但通过那次,我知道他是一个头脑非常清醒的人,是个真正的商人,真正的商人,只会看钱,什么恩怨情仇,那都是空话赌气,不值半分钱。

而在打电话给王辉之前,我还得做另一件事,这件事虽然并不重要,但是却非常关键。

我想了想,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绝少,约绝少出来吃饭,接着又打了一个电话给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联系的王庆。

王庆接到我的电话之后非常意外,我告诉他帮他转正的事情有着落了,王庆一听,立即答应晚上跟我一起赴宴。

放下电话,我又再脑子里构思了一边,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之后,还是有点不放心,拿出电话翻了翻,最后电话联系人停留在周冰清上,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问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