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听你说。”逸风开口说道。

我隐隐感觉到逸风语气当中有一股不满,但是却并不知道从何而来。

不过这种时候,别说他不满,就算是他反对,我也得给压着!

“浪涛碰白小姐,罪该万死。”我说道:“留他一条命,已经对得起他,从今之后,兄弟社除名!”

我这话一说出口。

在座的绝大部分人脸色都变掉。

“这惩罚太狠了吧?三哥。”逸风开口说道。

“三哥,浪涛他是第一次,稍微教训一下就好了。”大狗也说道。

“还有谁要为他求情?”我站起身来,看着他们。

包间内的气氛一下变得非常压抑,我心里很不明白,为什么我左一遍,又一遍的声明,绝对不能碰白小姐,但是就有人要碰。

而且碰了之后,我要把浪涛逐出兄弟社,居然其他兄弟还不满?

“三哥,现在让浪涛离开兄弟社,那就是叫他去死,他这次得罪了征仔那班人,回头如果离开兄弟社,会活不下去的。”这时候存在感一向比较弱的赵小鑫开口说道。

我点了点头。

“还有什么理由吗?”

水哥忽然举起手:“三哥,我想要说几句。”

“你说。”我朝着他点头。

“黄赌毒这三样,我们混社会的,不可能完全不碰,尤其是兄弟社现在已经不是在酒吧一条街那样的小地方,这里是市中心,是娱乐业最发达的地方,黄赌毒是一家,无论没了哪样,其他的都会受到伤害,如果我们兄弟社的场子里面不做粉仔的生意,那么客人就会少很多。”

“客人少很多,场子老板就不高兴,老板不高兴,我们就难混...”

“瞎说八道!”我劈口打断水哥的话:“你这不是胡扯吗?毒和黄能混为一谈?那玩意可是会害的别人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

“三哥...”水哥说着看了一眼月锋:“锋哥,还是你来说吧,三哥不是很明白。”

我皱起没有,这件事,难道还和月锋有关系?

月锋看着我,沉默了一阵之后开口说道:“三哥,其实这件事,并不只是浪涛一个人的事,我们在场的每一位,都有关系。”

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果然是这样!

我最不想要看到的情况,还是发生了,果然兄弟社每一个人都碰了那玩意了吗?

“就连你三哥也不例外。”月锋接着说道。

我不可思议地看着月锋。

月锋接着说道:“每个月我们兄弟社的收入,虽然从表面上看,没有一分钱是从毒品上面赚的,但实际上如果没有毒品的话,我们兄弟社的收入根本就不会有多少。”

“你们做了假账?”我问道。

月锋摇了摇头:“事情是这样的,之前我们并不清楚,是来了市区之后才知道的。”

“在市区,想要立足的话,手底下的娱乐场所一定要多,而想要控制娱乐场所吸金,就必须控制小姐。”

月锋点了一根烟:“之前市区的大小龙头,都是通过毒品来控制那些女人的,我们接手这里的娱乐场所,没有女人的话,鬼都不会过来玩,但那些女人,如果我们不提供毒品给她们的话,她们会都跑到别的地方去。”

“所以浪涛在碰白小姐之前,其实他就已经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他还是碰了,为了兄弟社的发展,他碰了,也没和大家说,大家都心知肚明,谁也没有捅破那层纸...”

月锋说到这里,我已经全都明白了。

浪涛那家伙,以前本来就是带小姐的,到了这里,自然是术业有专攻,还是做老本行。

但是市区的情况不一样,这里的小姐们被之前的大小龙头用毒品控制,现在浪涛想要控制她们,就必须碰白小姐。

如果不碰,那些小姐肯定往征仔或者别人那边跑,那样的话,兄弟社手下的场子再多,没有女人,尤其是没有卖的女人,谁会来玩来消费?

我站在那里,不知道究竟应该说些什么好,也不知道究竟应该怎么说好。

月锋说的没错,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脱不开关系,包括我。

只要我拿了兄弟社的钱,那我也就脱不了关系。

忽然我觉得自己很可笑,是我自己太理想主义了吗?

一入江湖深似海啊。

我不说话,其他人也全都不说话。

按照月锋的说法,现在的情况来看的话,我非但不能惩罚浪涛,反而应该感谢他。

因为如果不是他自己主动去碰白小姐,不惜自己被人追着砍,差点弄死的话,兄弟社在市区根本发展不起来,在场的任何一位,也都拿不到好处。

“听你们说了这么久,我头都痛啦!我是过来扮老大,耍威风的!不是过来开会的呀!”长毛红一下站起身来,伸手搭在我的肩上。

“山仔,不要这么苦大仇深的嘛。你那兄弟,也是为了大家对不对?”

长毛红对我说完了之后,又看着大家说道:“我作为过来人,也来讲几句,总体上说,山仔的做法,真的没有错。”

“我从香港来。我13岁开始混社团,今年都33岁了,我混了二十年江湖呀!碰了白小姐,最后能善终的,一个我都没见到,山仔不让你们碰,也是为了大家的未来考虑,总之呢,这件事,我觉得你们今天肯定是讨论不出结果了,不如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长毛红说完看看你,看看他,还是一个都不说话。

“我挑!难得我说出这么对仗还有哲理的话,居然一个都不鸟我!阿水!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对对对。”水哥说道。

“那还不回家呀?”长毛红问道。

水哥站起身来:“我听红哥的话,回家睡觉先。”

水哥带头离开,其他人也一个个准备走。

“老五你们几个先留下。”月锋忽然开口对那些新加入兄弟社的人说道,然后又扭头看着我:“三哥你也慢点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