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锋这一句话说出,那几个想要跟着走的家伙最终没有跟上去。

“我回来之前,一个都不许走!”月锋又说了一句,当然主要是针对那几个想要离开的家伙。

他说完之后,带着表弟和自己的一个心腹,追着水蛇出了门。

包间里面经过这么一闹,气氛变得非常凝重。

月锋出去之后过了半分钟,才有人说话。

“三哥,这次你过来,是什么事?”逸风开口问道。

我看了逸风一眼,说道:“我过来看看浪涛。”

说着我扭头看向水哥:“浪涛呢?”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水哥说道:“那小子身上被砍了好几刀,右脚跟腱都被斩断,现在还在医院。”

“在医院?不怕别人报复?”我问道。

“我们现在有自己专门的医院,一般人不知道,也查不到。”水哥说道。

我点了点头,目光在包间内的人身上扫过。

水哥,逸风,大狗,林胜华,王磊,赵小鑫,刘鑫锋,这几个人都是兄弟社的老人。

“浪涛的伤,估计要多久才能康复?”我问道。

水哥开口回答道:“这就说不准了,估计有可能会落下终身残疾吧。”

我忽然心里一阵无名火起,一下站起身来,把身前桌上的酒瓶砸碎在地上:“叫他不要碰白小姐!偏要碰!自作自受!”

我忽然发怒,离着我比较进的林胜华和王磊都吓了一跳。

水哥和逸风坐在那里纹丝不动,似乎早就猜到我会发怒一样。

“山子,都是自己兄弟,没必要这样,坐下来,我相信浪涛一定也有他的原因,他自己一个人,不会干出这种事。”我姐这时候开口说道。

她这么一说,包间里面的人全都有意无意的互相看着。

我姐的意思很明显,浪涛自己一个人不可能去碰白小姐,肯定还有别人配合他。

其实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而且我最怀疑的人,就是水哥!

“水哥,这件事,你知道什么吗?”我扭头看向水哥。

水哥坐在那里夹着一根香烟,一摊双手说道:“我知道个屁!这段时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先是帮你照顾徐家兄妹,跑出去那么远,这回来又忙着带刘鑫锋收保护费,教他当老大,哪有时间跟着浪涛乱来?”

“那今天他为什么打你电话?而且他去三元镇的同时,你怎么会正好在酒吧一条街?”我毫不客气地问道。

“我那不是听说张越良受伤,回去看他的吗?我怎么知道浪涛那个死扑街会去三元镇和粉鬼接触?”水哥摊开双手说道。

“三哥,你不会怀疑我阿水碰白小姐吧?我阿水要碰的话,也不会等到现在,当年我在酒吧一条街当扛把子的时候,我就完全有机会,你知道的,我那时候什么都不碰,黄赌毒一样不沾...”

水哥滔滔不绝。

“水哥,山子没有怀疑你,只是有疑问总得问出来。”我姐开口打断水哥,然后扭头看向那些新加入兄弟社的人:“你们当中,现在有人碰白小姐吗?”

那几个人坐在那里,硬撑着脸,一个个脸色都不好看。

“大姐大和你们说话呢。”赵小鑫低声提醒了一句。

那几个家伙当中有一个家伙刚想开口,忽然包间的门就一下被人从外面推开,“砰!”的一声,月锋带着表弟走了进来,他的衣服上,有着鲜红的血迹。

月锋走进包间之后,直接一甩手,“哚!”的一声,刚才水蛇丢出的那把匕首,从他手里射出,落在桌面上,深深刺入桌面。

匕首上,还有血。

“你们再也不会见到水蛇了。”月锋呼出一口气,开口说道。

房间里面一下子死一般的寂静。

我也呆住了,虽然想到月锋有可能会采取一些措施,但是没想到月锋竟然这么杀伐果决,最重要的是,这人命可是很严重的问题!

那几个新加入兄弟社的家伙,之前脸上还带着羁傲,这时候一个个全都蔫了。

“三哥,你有什么想说的?”月锋转头看向我。

“林胜华为兄弟社流了那么多血,就让他接水蛇的位置吧。”我开口说道。

“三哥...”林胜华忍不住低低喊了一声,双眼当中满是激动,他知道自己之前那么做,赌对了!

其实我并没有什么想要安插自己人的想法,只是单纯的觉得,林胜华确实为兄弟社流过血,所以应该给他一些地盘,否则的话,会寒了人心。

“那地盘,也不是你一个人的。”我看着林胜华说道:“王进和大黄,现在一个在监狱里面,一个跑路,那地盘,你也算是帮他们照看,王进手下的那些人,你先带着。”

“好!”林胜华点头答应。

我看向月锋:“这样可以吗?”

“可以、”月锋说道。

水蛇的地盘。肯定是水蛇的人在罩着,现在月锋虽然把水蛇给弄了,但是水蛇的小弟还在。

那个水蛇这么嚣张,他手下的小弟肯定也都不是一般人。

林胜华手底下根本就没有人,就算空降过去,也降不住,所以我提议让王进的人跟林胜华。

王进原来是回民区的混混头子,回民区的混混向来凶悍,以前在兄弟社,我手底下除了红棍之外,就数王进那批人最猛最能打了。

当时我让王进背黑锅,月锋和逸风他们没有反对,其实都有感受到王进威胁的想法。

至于我,完全是为了平衡他们的实力,王进那家伙进监狱待一段时间也好,避免他的实力扩张过快,随后导致兄弟社内部不稳,兄弟之间开战。

“那大黄怎么办?”月锋问道。

大黄是月锋的人,他自己不好怎么要地盘,所以开口这么问。

我心里明白,我给王进和林胜华争取到水蛇的地盘,现在就必须给大黄也争取地盘,这是一种交易,或者说是我和月锋之间应该有的交易。

“刘鑫锋暂时帮浪涛管理场子,回头大黄回来,浪涛的场子给他。”我开口说道。

说完之后,扭头看向水哥和逸风:“你们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水哥一摊双手:“我没什么好说的。”刘鑫锋是他的人,我这么做,水哥也获得好处,他当然没话说。

“浪涛怎么办?”逸风一直坐在那里没有说话,这时候抬起头来,看着我问道。

我看着他的双眼。开口问道:“你觉得应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