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蛇这道声音,顿时让房间里面的气氛变得有些怪异。

上次水蛇那样冲撞我,事后我虽然没有过问,但是心里一直认为水蛇肯定是被月锋踢出兄弟社了。

没想到这家伙现在居然还在兄弟社,而且还是这么嚣张。

我倒不是怀疑月锋,只是这样真的心里有点不爽,你针对我,我还可以忍受,但是你针对我姐,那我就忍不了!

就在我要起身的时候,林胜华忽然站起身来,指着水蛇说道:“水蛇,你给我闭上你的嘴巴!”

“你算老几?整天看你装,手底下带着三五个兄弟,也敢在我面前充大佬?”水蛇显然非常看不起林胜华。

“兄弟社,都是我兄弟!你和我比兄弟什么意思?是要分AB?”林胜华开口对水蛇骂道。

分AB,就是一帮人当中再次分派别站位的一种说法。

林胜华这个家伙也算是猛将一个,可惜自己战斗力比较差,在之前的街斗当中受伤,住了医院之后,现在终于出来了,脸上留下一道醒目的疤,手底下兄弟却都已经散掉。

现在水蛇和我跳,林胜华第一个站出来和水蛇对着干,未必没有抱着要向我靠拢的心思。

毕竟在现在的兄弟社当中,各种资源已经被瓜分完毕,而我这个曾经的大佬也处于半隐退状态,水蛇他们那帮新人根本就不服我。

林胜华现在想要重新在兄弟社立足,回到高层的地位,就必须把别人挤下去,兄弟社的老兄弟们,自然是下不去手的,所以这个水蛇这时候跳出来,林胜华直接就站了出来。

他现在只顶着一个红棍的名头,手底下兄弟三五个,根本没有地盘和场子,换句话说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你妈的什么分AB?老子就是看你不爽,怎么样?”水蛇依然在那边叫嚣。

“水蛇,闭嘴吧。”忽然又有一道声音响起,是刘鑫锋,原本水哥的手下,之前也是受伤,在医院里面住了很久。

不过这家伙既然是水哥的手下,我相信他应该不会吃太大的亏,毕竟水哥现在在兄弟社,也算是顶层人物,除了月锋之外,能够和逸风并起并坐。

“妈了个巴子又关你什么事?你他妈的什么功劳也没有,忽然冒出来就有场子看,老子还没说你呢!”水蛇指着刘鑫锋骂道。

“我没功劳?老子为了兄弟社!差点被人捅死!在场的,谁他妈说老子对兄弟社没有功劳,老子就和谁干!”刘鑫锋一拍桌子,直接站了起来。

“有啊?有个屁!我们打场子的时候,你在哪?”水蛇也不甘示弱的站了起来,跟着水蛇站起来的,还有几个新面孔。

看样子这些新加入兄弟社的家伙们,已经形成帮派了。

我坐在一边,本来要说话,但是被林胜华和刘鑫锋一出头,也没有必要说话了,安心坐在那里看好戏。

“水蛇你他妈的够了!给老子坐下!”这时候大狗也站了起来,指着水蛇说道。

水蛇看了一眼大狗,倒是没有直接冲撞大狗,冷哼一声说道:“我知道你们有人看我不顺眼,有人眼馋我的场子,有人很的不干掉我,可你们得有这个能耐!”

水蛇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直接朝着桌子上一甩,匕首“哚”的一声,射在了桌子上。

“谁有种,现在就动手!我水蛇混到今天,什么都不怕!”水蛇双手抱住胸口:“要是没种,就别想要叫我服气!”

这水蛇也真是够嚣张,我看其他人似乎都不怎么敢和他叫板,心里叹息一声,开口说道:“你的意思是,有种你就服气?”

水蛇见我开口,冷笑一声,双眼当中露出兴奋神色。

“他们都说你三哥能打,是不是能打就能够做老大?我要是干死你?我是不是就是老大?”水蛇说道。

“水蛇你够了!”月锋终于忍不住,站起身来指着水蛇:“最后一次机会,别说是我不照顾你们后加入兄弟社的!”

“月锋,水蛇这话都说出口了,你还把他当兄弟社的看?”水哥这时候开口说道。

我看了水哥一眼,月锋一直没有开口其实我理解,毕竟以前我管下面兄弟的时候,在那个位置上,很多时候必须考虑全面,得为整个兄弟社考虑,而不是只为兄弟义气,要不然的话,非常容易把兄弟们带进火坑。

月锋现在实际上就是兄弟社大佬,所以他考虑的,肯定不能太简单。

但是水哥现在这么说,明显就是在逼月锋了,难道水哥有想要代替月锋的意思?

我原来以为今天过来只是和兄弟们推心置腹的说一说,叫他们不要去碰白小姐,不要去做太没有底线的事情,但没想到兄弟社现在内部矛盾似乎还挺激烈。

看刚才的情况,兄弟社现在基本分为好几派,而且有好几种分法。

一派是兄弟社老人,一派是兄弟社新人,水蛇为代表。

另一种分法就是按照手底下的实力来分,像是林胜华和刘鑫锋,王磊,赵小鑫他们几个,因为自己实力差,或者因为之前受伤住院,在这次进军市区的过程当中,并没有收获什么小弟或者场子,自然心里想着要获得更多的地盘。

另一派就是已经在市区获得了足够场子和人手的人,好比新加入兄弟社,以及月锋逸风他们,他们现在已经混的足够好,手底下兵多将广,地盘也很多,自然是不愿意兄弟社动荡,从而有可能影响到自己的实力。

水哥问出那句话之后,月锋没有看他,而是死死的盯着水蛇:“道歉!现在就向三哥道歉!否则的话,我保不住你!”

“我挑!老子带着那么多人投靠你,还有手底下的场子也拱手送上,现在你不把我当兄弟?”水蛇问道。

月锋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和你,只有利益,没有交情。”

“我去!”水蛇一声爆喝,一脚踹翻身前的桌子,转身就往包间外面走。

其他几个新加入兄弟社的家伙也想跟着走,月锋开口低声说道:“谁跟着走,我保证你们从此之后再也踏不进市区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