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到了壕都的时候,已经过了夜里十二点。

下车的时候我看到我姐皱了皱眉头,忽然想起我姐的身体并不是太好,不能熬夜。

于是赶紧脱下自己的外套,给我姐披上。

“身体不舒服?”我问道。

我姐轻轻摇头:“没关系,我没什么大碍的。”她说着朝我露出一个微笑。

“你一定要注意,这次回来,要不明天我就带你去医院复诊,看一下吧。”我对我姐说道。

“我说了我不要紧的。”我姐再次摇头,然后跟着我一起,在大狗的带领下,和铁虾长毛红还有乐天,一起朝着壕都里面走去。

壕都是一家顶级会所,之前我还在蓝翔上学的时候,就经常听到同学们提起。

大家说道壕都,无一例外,都是充满羡慕。

那是同学们别说进壕都了,就算只是从壕都门口经过一下,都可以吹上好几天。

那时候我们班的一个同学,经常挂在嘴上的话就是我舅舅去过壕都,里面怎样怎样,后来那个同学被程龙打了一顿,这才再也不讲。

现在想起那时候的事情,真是会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那时候的我,怎么也没想到这么快我就可以来壕都,而且这家会所,现在是我的兄弟社在罩!

“三哥!”还没走进壕都,里面就有人迎了上来。

乍一眼看上去,这人有些眼熟,但我居然一下子想不起来是什么人。

“三哥不认识我了?我是刘鑫锋啊。”这人带着几个小弟,从壕都里面迎了出来。

我一下想起来了,这个刘鑫锋,是以前水哥的手下。

当初我对付张小龙的时候,还曾经借助过这个家伙的力量,结果他一个照面就被张小龙给捅到了医院里面去,后来我和水哥说回头会给他一个红棍位置。

但是之前他一直住医院,没有出来,没想到现在出院,已经来了市中心。

“三哥,水哥让我来接你的,锋哥和水哥,都在里面等你呢。”刘鑫锋走上前来,对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一起走。”

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喊声:“三哥!可见着你了!”

我扭头一看,原来是林胜华,当初这家伙也是我手下的红棍,不过后来也受伤,住了医院。

如今也已经复出了。

“出院也不和我打招呼!”我笑着张开双手,和林胜华抱了一下。

“听他们说三哥你去学校上学了,就没敢打扰你,而且我也刚出来,没几天。”林胜华说道。

我点了点头,对林胜华说那我们进去吧。

带着林胜华一起向里面走去。

进了门之后,我就看到月锋和逸风,还有表弟,水哥,以及之前并没有什么特别表现的两个红棍,王磊和赵小鑫。

另外还有很多眼生的人,按照大狗的说法,现在兄弟社的人数已经扩展到了三百多号人,算上看场子跑腿的外围,人数突破五百。

这些算是大佬级别的人当中,原本属于兄弟社老人的,首推月锋,接下来就是逸风,然后是水哥,表弟,大狗,浪涛,接着就是林胜华和王磊赵小鑫刘鑫锋他们了,就这,已经有了十个人,还没有算上跑路的大黄,被送进局子的王进。

实际上真的要算的话,不管是帮兄弟社火并掉失去大小龙头,一起进局子的王进,还是跑路去了香港的大黄,在这些人当中,都是可以排在前面的存在。

“三哥!你终于肯亲自过来带领兄弟们了!”月锋带着这些人,迎了上来。

我一看月锋的眼睛,就知道月锋还是没有变。

我上去和兄弟社的老兄弟,一个个全都拥抱,然后月锋要向我介绍兄弟社新进的红棍。

其中我看到之前在饭店和我顶缸的那个水蛇也在,至于其他人,基本算是已经见过,除了两个人是没有见过,是两个年纪看起来有点大的,但我没放在心上,和他们打了招呼,就算是见过认识。

毕竟这次我过来,主要是处理浪涛的事情。

月锋和逸风还有水哥,把我们一行人安排进壕都里面顶楼一间超大的包间,走进去之后,踩着地上厚厚的地毯,我就知道这包间绝对是顶级豪华的那种。

“三哥,大姐大,请坐。”

“红哥!你也坐,还有虾哥。”

“乐天!终于回来了,好久不见你了!”

进了包间之后,月锋他们仍然和我们非常客气的打着招呼,接着他们又喊服务生送果盘和饮料什么的进来。

这个豪华包间里面的排气系统非常不错,原本我担心这种场合,香烟味太浓,会让我姐受不了。

但是进来之后发现,就算是大家手里都点着香烟,房间里面依然没有什么烟味。

酒水送进来之后,包间里面的服务生全都退出去,慢慢气氛变得有些沉重。

我首先看向坐在一边玩着手机,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的水哥:“水哥,浪涛呢?”

这一声问出,水哥闭上眼睛,然后慢慢把手机收回口袋,放下二郎腿,在所有人的注视当中,忽然远远“啪”的一下,就朝着我跪了下来。

“三哥!你要处罚,就处罚我吧!三刀六洞!我阿水,代替浪涛受了!”

我微微皱眉,这可真的不是水哥的风格。

“水哥,你起来,我也没说要处罚浪涛啊,我就问你他人在哪里。”我说着,目光在其他人脸上扫过。

发现其他兄弟们的脸色都不是很自然。

看来浪涛的问题,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啊。

那么水哥现在的这种表现,难道就是在收买人心?

想起之前水哥在面对浪涛受难的时候表现出来的那种勇气,还有后来的仗义,隐隐让我觉得有点不对劲。

“好,既然你愿意代替浪涛受罚,那现在就开始吧。”我姐忽然在一边开口说道。

“这娘们是谁?兄弟社是娘们当家?”一旁的角落里面,水蛇发出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