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扭头顺着声音传来方向一看,原来是水哥。

“走了。”我扭过头来,不去看他。

水哥也没说什么,过了一会儿之后,外面又有人走了进来,是兄弟社的人。

这几个人都是浪涛的手下,他们进来之后一个个走过我身边的时候都和我打招呼,然后全都站在一边。

水哥扶着浪涛从包间里面出来,那个小玉正好没走,刚才已经帮浪涛处理了一下伤口。

“三哥...”康涛浑身上下到处绑着绷带,在水哥的搀扶下,站在我身后低声喊道。

我没有理他。

“三哥谢谢你。”浪涛又在我身后低声说道。

我摆了摆手:“先走吧。”

“谢谢三哥!”浪涛有些激动地说道,然后扭头对他的手下说道:“我们走...”

水哥扶着浪涛,离开之后没有回来。

我坐在吧台上,捏着酒杯,晃了晃,看着里面的猩红酒液发呆。

“山仔,白小姐可碰不得呀。”长毛红给我加了一点酒,然后给他自己也倒了一点酒。

我点头:“我知道,所以头疼。”

“刚才来的那个家伙,身上有一股粉爷的味道,估计八成是沾染白小姐的家伙。”长毛红说道。

我知道长毛红说的是征仔,没有多说什么。

“你的那个小弟,浪涛,那家伙这次没有挂掉,真是命大啊,下次...”

“红哥,喝酒。”我抬了抬手中的酒杯,堵住了长毛红的嘴。

现在我已经有些明白了,征仔那家伙,就是在做毒品生意!

而且很有可能是从学校出去之后就开始做的,否则的话,他不可能出现在青云榜上。

会出现在青云榜上,就已经说明了很多的问题。

征仔那个家伙的毒品生意,估计做的还不小。

“山子。”忽然我姐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扭头朝着后面看去,我姐走了过来。

沈佳宜和江小燕也跟着走了过来。

我摸了摸脑袋,感到非常疲惫,这烦心的事情都是一桩接着一桩的。

“你们没什么事的话,先回去吧都。”我对江小燕和沈佳宜说道。

江小燕点了点头,沈佳宜也没有拒绝,毕竟沈佳宜回来之后,还没有去看过她自己的妈妈。

“对了,你们先等等。”我又喊住她们,担心征仔的人对她们不利,最终决定打电话喊大狗,让他带人过来把江小燕和沈佳宜都送回去。

其实需要担心的只是沈佳宜,毕竟江小燕是江文柄的妹妹,而江文柄是周冰清的人,再说张晨那个家伙也喜欢江小燕,征仔绝对没那个胆子动江小燕。

电话打给大狗,大狗在电话里面说已经朝着这边来了。

我没有问大狗来干什么,直接就让他快点过来。

大狗过来之后,我先让他把沈佳宜和江小燕送走再说。

他离开之后,我姐在我身边坐下,对我说道:“山子,事情我都已经弄清楚了,浪涛现在碰了毒品,这次是和另外一伙人为了争抢毒源而发生的火并。”

我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你不打算做点什么?”我姐问道。

我喝了一口酒:“我不可能永远管着他们,再说了,我又能做什么?”

“如果你不打算做点什么的话,那你又为什么要为了救浪涛得罪征仔?”我姐问道。

我愣住,没想到我姐会问这个问题:“当时不是你说要救的吗?”

“那是兄弟义气,但是兄弟义气也得看是用在什么地方,什么方面,那个浪涛,现在已经确定在碰毒品,这样的兄弟,就不能再做了,山子,你必须做点什么。”我姐说道。

“那我应该怎么做呢?”我低下头问道。

“再把兄弟社肃清一次!姐和你一起!你的那些兄弟,以后都会感谢你的!”我姐说道。

我放下酒杯,有些无奈地说道:“现在兄弟社已经不是以前的兄弟社了,当然我的意思不是说兄弟社的老兄弟们不拿我当兄弟,而是我已经主动脱离兄弟社,现在又主动回去对他们说教,那算什么?又一只脚踩进去吗?”

“你在怕?”我姐忽然问道。

我被她一下问得愣住,仔细一想,确实啊,我就是在怕,以前的时候,我和大家在一条船上,我把大家都扛在肩膀上往前走。

那时候就算是死,我也不怕,因为那时候我和兄弟社的兄弟们都一样。

但是现在,我已经慢慢从兄弟社脱离,不知不觉当中,我已经觉得自己不再是当初那个混混头目唐山了!

这才在英豪上了这么些天,我的变化就这么大?

“山子,为了兄弟们,这件事,你必须做。”我姐忽然伸手抓住了我的手。

“去吧,你是兄弟社老大来的,就算现在你退居幕后,但该露面的时候还是要露面,要不要红哥也陪你去?我记得上次和你一起去那个什么人的会所,哇!那种被好多人围着,当老大,好像君临天下一样的感觉,真的很好呀!”长毛红夸张地说道。

我忽然笑了起来,问他:“我怕你问我要钱,红哥你的出场费那么贵,我出不起的啦。”

“出去扮老大,又不是打架,走到哪里都有小弟喊大哥,不知道有多威风!我怎么还会要你钱?”长毛红说道。

我端起桌上的酒杯,一口喝掉:“好!我们这就去市中心!”

大狗回来之后,二话不说,我立即带着我姐和长毛红,还有铁虾,加上一个乐天,一行人往市中心杀去。

看着车窗外浓重的夜色,我不断在心里想着长毛红刚刚说的四个字,“君临天下”!

“三哥,要不要打电话通知大家?”大狗一边开车,一边开口问道。

我想了想,开口说道:“你打个电话吧,最近大家都在哪里活动?或者你和月锋还有逸风说一下,定个点,就说我有话和大家要说。”

“好,那就在壕都吧,那里是我们兄弟社最新的大本营,基本上每天晚上十二点之后,大家都会在那里碰个面。”大狗说道。

“现在市区我们有多少人手?”我问道。

“加上原来兄弟社的人马,最近又收了不少市区的人手,加起来快接近三百号人了,扩展非常迅速,外围小弟都算的话,估计能有五百人,现在我们手底下有场子二十多个,都是大场子,不是以前那种小场子。”大狗兴奋无比地说道。

听着大狗的话,我却隐隐有些担心,按照大狗说的,兄弟社现在的那些红棍,已经更牛逼了,他们,还会把我放在眼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