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么决定开赌局,但说实话除了张越良之外,我们其他人或多或少都不是那么有信心。

至于张越良,他虽然有信心,但是也不敢赌的太大,毕竟输了的话,是会害了大家。

“我觉得还是要把规模搞得小一点。”绝少说道:“打球这东西真的不少说,不是有句话叫做足球是圆的吗?”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想了想之后说道:“但我们最有可能赢的就是第一场了吧,越往后面去,肯定越难赢。”

“那不一定,万一第一场就遇到很强的班级?”江文柄说道。

“那就一场都没得赢,也就只能打一场比赛了。输了的话,不但直接出局,而且还有输掉好多学分。”我说道。

这么一说,大家都不说话了,教室里面,苏靖和文强又在那里叫嚣,说是我们没实力就不要装什么的,不敢赌就直接算了。

英豪的学生不是蓝翔的学生,在蓝翔,你一次彻底把别人打趴,一般也就把别人打没脾气了,但是英豪的学生,很多家里都很有后台,绝对不可能说你把人打一顿,就可以把人给打服气。

蓝翔的游戏规则,在这里根本玩不转。

“想想吧,如果李杰在这里的话,你们觉得我们会这么犹豫吗?”我听到苏靖和文强的声音,忍不住开口问道。

张越良怔了怔看向我:“三哥,你的意思是...”

“富贵险中求,管他个球!我们就搞一次,就搞第一场比赛,后面的就不搞,赢了就大赚,从此英豪我们就是一个山头,亏了也不要紧,大不了当老赖,直接被踢出英豪...”

“那不行,我会被我爸骂死的。”绝少说道:“我要是欠学分太多...”

“你不干我干!”蒙楠开口说道:“不这么做,到时候都不敢拼命!唐山说的对,赢了,我们就是英豪的一个山头!”

“只不过这个学分怎么分?赢了的话。”程龙开口问道。

“当然是我来分,现在还不确定究竟有多少人和我们赌多少学分,到时候再说。”我说道。

“这不公平,万一到时候你...”章元开口。

我直接打断他:“你们别忘了,我是出学分让你们帮我打球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们是我的雇员,这次开赌局的这件事,有人愿意坐进来的一起当庄家,那才能有资格到时候分学分。”

其他人全都不说话了,只有蒙楠一个人说他愿意做庄家,我又把张越良给拉进来,江文柄有点犹豫,我让他们先考虑,一天之后,就不能再当庄家。

商量完毕之后,我转身回到教室,文强和苏靖又BB,我直接说道:“你们赌多少学分,我全接了,而且从现在开始,全校范围内,所有人都可以赌我们3班篮球队第一场比赛的输赢,我坐庄!”

这一句话,就把全班给震住了,赌比赛在英豪很流行,毕竟学分是硬通货,只不过这一个人和全校赌这种赌法,还从来没有过,以前都是参赛双方出点彩头而已,我这种做法,完全是胡来。

而且一个人和全校赌这还不算什么,关键是赌的还是3班的篮球,这就简直就是作死!

所以大家第一时间都是不敢相信。

文强和苏靖这两个家伙和我有过节,现在对于他们来说,这是打击我的绝好机会!

“赌啊!怎么不赌!虽然是同班同学,但我不能和自己过不去不是?赌3班输!一个学分!”文强说道。

我嗤笑一声:“一个学分也好意思拿出来赌?之前还说什么很罩得住。”

这句话一下子让苏靖有点下不了台了,毕竟他是文强大哥,想要赌的话,肯定要比文强大,本来准备是押两个学分,这被我一刺激,心里想着我们班肯定不可能赢,一咬牙就说他压5个学分。

“靖哥果然有实力!”我朝着苏靖翘起一个大拇指。

苏靖一下子压了这么多,心里可能有点不安,他又说道:“空口无凭的,你到时候耍赖怎么办?”

“你说的有点道理,那就这样吧,我回头会让E三十三来做担保,这个你们总放心了吧?”我把大E抬了出来,苏靖彻底没话说了。

这事情一传出去之后,首先是在高一引起了强烈的议论,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不相信,根本没什么人愿意下注。

但文强和苏靖他们那帮子人自己下了注,又一心想着要让我倒霉,整整一天都在学校里面上串下跳,到处让人下注,赌我们3班输。

“唐山那家伙脑子秀逗了!被我用激将法激将了,今天他们和2班打球,被宰了二十几分,这还是2班没有发力,我们班的实力我能不清楚?要不然我怎么可能压五个学分?”

“怕他输了赖账?这你放心,唐山说了,让大E哥出来做担保的,唐山那家伙虽然没什么实力,但是吧,手里钱不少,加上从跆拳道社团那里赢了那么多学分,现在骄傲的很,现在不宰他,什么时候宰他?这种机会,英豪一年也遇不上一次的。”

苏靖和文强在外面见到人就这样讲,到了第二天,终于开始有人下注。

中午的时候绝少找到我,愤愤不平地说道:“唐山,苏靖和文强太过分了,他们两人在学校里面到处见到人就损我们,让人赌我们输!”

我听到绝少这么时候,有点吃惊,苏靖和文强这是在帮我啊。

“现在有多少人赌了?”我问道。

“一上午,已经有十个学分押过来了,而且还有很多人在观望,你如果不找大E作担保人的话还好,如果找大E做担保人的话,我估计瞬间就会很多很多人。”绝少说道。

我点了点头:“那我这就去找大E做担保。”

“不是吧?你真的要那么做?”绝少有点吃惊的问道。

我站起身来:“为什么不呢?一大票学分等着我去挣呢!”

正走出班级,还没走远,后面江文柄就追了上来:“唐山,我要做坐庄。”

“周冰清让你这么做的?”我问道。

江文柄点了点头,我叹了口气,虽然和阿炳的关系变好了,但这中间隔着一个周冰清,还真的是让人心里不爽。

“行吧,我现在去找大E,你要一起来吗?”我说着就往前走去。

江文柄跟上来之后问我:“昨天晚上你和赵磊说了吗?李杰的事情现在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