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兄弟们暂时都散了之后,我和月锋还有逸风,李杰,几个兄弟社主要人物,聚在一家宾馆的房间里面商量现在的局面。

几个人点着烟,没一会儿,就把房间里面弄得满是烟雾。

“大黄怎么样了?”我开口问道。

月锋抬起头来:“已经到香港了,今天刚通过电话,他说他见到林锐彬了,不过接下来就不能用电话。”

我点了点头,又问道:“表弟呢?”

“快痊愈,我让他回老家去一趟,带点钱回去,给大黄家里也送点去,没几天就要回来了。”月锋说道。

我点了点头,想了想,开口说道:“本来我是想要把水哥调开,就让月锋你和逸风在这边撑起来,但是现在看来,要对付征仔和张晨联手,还必须要用到水哥。”

“三哥你别顾忌我的面子,我知道自己哪块不行,要说用脑子,我不如逸风,要说搞关系,我不如水哥,这些我都承认。”月锋说道。

“说的好像你自己很笨一样,这次是征仔那家伙太阴毒,我也没想到他居然可以和张晨联手,好了,这边的事情就先这样,吃一堑长一智,稳扎稳打。”我说完之后又让逸风打电话给水哥,喊水哥过来帮忙搞关系。

我说的搞关系,是让水哥和这边场子的经理啊,或者老板,甚至是附近的警局的警察,以及其他帮派的人搞关系。

水哥那个家伙,长袖善舞,懂得察言观色,要不是有点不正经,绝对是个人才。

从宾馆出来之后,我又约了周冰清见一面,带着李杰和大狗,半路上又去把今天替我去疗养院照看沈佳宜妈妈的铁虾给接上车,这才去见周冰清。

经过这么长时间,这么多事情,我已经没那么容易相信别人,就算是周冰清,我也觉得带上铁虾,才会安全。

在周冰清的那家会所里面,我们见到了周冰清和江文柄,因为下午一起打过球,所以互相之间关系好了很多。

周冰清一边招呼我们坐下,一边开口说道:“听说你们都在3班,还一起组了个篮球队?”

我点了点头说是的,周冰清摇了摇头说道:“唐山你这就是浪费时间了,进英豪,你不会真的是想要老老实实挣学分吧?我上次就和你说了,把车换掉,然后融进我们这个圈子,才是正经事情。”

“你们的圈子?”我问道。

周冰清点了点头:“在英豪,实际上是分圈子的,这没办法,不管是世界上哪个地方,都是这样。”

“英豪的圈子,第一的当然是我和张晨这些人,大E哥算是我们这个圈子最顶尖的人物。”

“剩下的就是那种家里一般有钱,一般有权的,这种人通常喜欢抱团,因为他们不抱团的话,就对抗不了我们。”

“再然后,就是家里没钱也没权,但是自己有特长,或者学习成绩特别好的,这些人也都会向我们靠拢,或者被那些小团体吸纳,因为每一个来英豪的人都很清楚,来这里上学不是目的,认识和结交更多有前途,有背景,有潜力的朋友才是真的,以后人生路上,随便那个朋友帮你一把,你就赚大发了。”

周冰清这一番话,算是肺腑之言了吧。

他说的很对,但是我这个人,别的可以违心,交朋友还真的就不能,必须得是自己看对眼的,也许是因为我还没有真正踏入社会,没有意识到社会的残酷性吧。

也许以后我也会变,但至少现在,我不会那么做。

我也没反对周冰清的这些话,只是这么听着。

周冰清说完之后就开口说道:“哦对了唐山,你来找我是为了张晨和征仔联手的事情吧?”

我点了点头。

“征仔不是有个手下叫做徐东的吗?那家伙顶的罪,他自己主动找到张晨认罪,现在已经好几天没见到他了。”周冰清说道。

我听着心里一惊,好几天没有见到徐东?难道被张晨给....“你想多了,就算徐东真的已经死了,那也不可能是张晨做的,至于程少东他们几个狠人,现在都还在医院躺着呢。”

周冰清说着用耐人寻味的语气说道:“倒是那个征仔,果然是个人物,怪不得能上青云榜。”

我点了点头:“以前确实是小看他了,别的不说,不拿兄弟的命当回事,这一点我就做不到。”

周冰清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换做是你,是怎么也不可能让自己小弟去顶这桩事情的,虽然说是徐东自己去的,但征仔不知道不可能,他没拦下徐东,就已经说明问题了,而且我发现他手下的人,都非常听他的话,都觉得他很讲义气,平时讲义气,关键时刻,分分钟让自己小弟顶包,这种人,可怕的狠啊...”

“最关键的是他小弟还都很感动,觉得没跟错大哥。”我叹了口气,虽然心里也不愿意承认,但作为局外人来看,征仔做事情,就是这样。

毫不夸张的说,他手底下那些人,可比兄弟社的兄弟对我忠心太多了。

但是我没有觉得兄弟社的兄弟有什么不好,因为我觉得不管是什么团体,首先每个个体都得是个体,就好像我们每个人,你首先是人,是自己,然后才是其他身份。

我所做的一切,也都是第一考虑兄弟们,我不能让大家跟着我,回头还把大家给坑了。

但我这种想法太理想化,混社会讲仁义道德,早晚会吃大亏,栽大跟头,我正是认识到这一点,知道自己做不到那种真正意义上的大佬心态,所以才有意慢慢放手兄弟社。

在我的想法里,以后的话,我和兄弟社之间,将会是最紧密的战友,他们有事,我会帮,我有事,也会让他们帮,但我不会一直领到他们。

知道了征仔和张晨联手的前因后果,我就准备带着人离开,周冰清把我们送出会所,在我上车的时候,他忽然站在台阶上面开口问道:“唐山,你知道明天谁会第一个挑战你们国术社团吗?”

我耸了耸肩:“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事到如今,只有拼搏一把。”

周冰清笑了笑没说话。

上了车之后,铁虾忽然开口问道:“国术社团?”

“是的,你有兴趣来当我们教练吗?”我忽然想起来,说好的要带铁虾去国术社团练拳的,那里设备很齐全,既然小玲老师可以去英豪带跆拳道社团,那铁虾为什么不能去英豪?有铁虾这个国术高手坐镇对我们进行指导,说不定能够多赢几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