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仔一开口,张晨忽然在那边嗤笑了一声,站在张晨身后的程少东抱着双臂,往前走了一步,异常嚣张地说道:“还没打,就想着分,到时候要是有人光说不练,尽捡便宜怎么办?”

张晨骨子里是把自己当大少爷,根本就不把我和征仔这种没有背景的人放在眼里。

这就是当初为什么张晨在追求江小燕的时候,被我和李杰打了都能忍的原因,因为他压根就看不起我们,觉得我们没资格让他出手。

后来我慢慢崛起,他虽然表现得重视我,但实际上也还是这种态度,直到后来我哥忽然回来,大出风头之后,张晨对我的态度才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现在征仔开口,张晨自己都不想和他说话,而是让手下的程少东出来说,这意思很明显,那就是征仔在张晨眼里,不过是和程少东一样的角色。

征仔听到程少东这么说,也不生气,而是微微笑了笑,继续开口说道:“既然这么说,那就先分人,哪些地盘哪些人,归谁打,能吃下多少,各凭本事。”

征仔这个建议非常公平,但是也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这相当于各干各的。

如果是各干各的,那今天我们在这里会谈就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市中心这股人,加起来有好几百口子,我手底下的兄弟现在能用上的,最多也就六十多个人,张晨和周冰清究竟能够有多少人,我不清楚,但征仔我清楚,今天早上我已经见过他的兄弟,和我差不多人数。

至于征仔为什么能够以和我差不多人数的兄弟,手底下没什么地盘,就能够进入青云榜,并且排名比我还要高,我就不清楚了。

征仔这么一开口,周冰清果然开口反对:“那样的话,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周冰清说着扭头看向我,我也不能不开口,于是说道:“这里我们几个人,晨少实力最强,我觉得我们还是要听听晨少的话。”

张晨听到我这么说,脸色平静如常,我这句话虽然看起来是在捧张晨,但是再坐的都是聪明人,都知道我这是把皮球往张晨那边踢。

张晨没办法不接,因为他的实力和背景确实是最强的。

“我的想法很简单,你们出人,我让程少东挑头,带着你们的手下,借着我干爹的名义,一把将市中心推了。”张晨轻描淡写地说道。

这句话说的霸气,非常霸气!

这句话还说得非常有道理,让人不能不服,光是一个干爹的名义,就足够让我们省事很多很多,毕竟张晨领头,打的是张志强的名义的话,估计都不用打,就会有很多混混投靠过来。

坦白说虽然我和周冰清都猜到这次张志强有这个意向,但是也没想到张晨竟然会来明刀明枪的这么干。

我和周冰清对看了一眼,互相读懂对方眼神当中的想法,这样做的话,虽然省力,但是最后功劳全是张晨的,我们其他人全都变成帮忙的而已,能分到多少好处?

周冰清闭口不说话,这次他是打算让我当出头鸟和张晨抗衡了。

我心里很清楚,周冰清和张晨的关系还没完全撕破脸,但是我和张晨,就没什么顾虑,所以于情于理,也确实应该我来说。

我正想开口,忽然坐在一边的征仔开口说道:“我不同意。”

四个字,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屋内所有人都看向征仔。

征仔看着我们,一字一句地开口说道:“男儿活一世,为的就是名,这么好的机会,不给我机会出名,那我还不如自己干!”

我第一时间明白了征仔的意图,相对于我们三个人来说,征仔的实力现在是最弱的,所以他急需要打出自己的名气,有了名气,手下小弟才容易收,有了小弟,才能罩更多的场子和地盘。

这一点,在我身上就体现的很突出,当初做掉小青花之后,我名动济南,酒吧一条街上,整条街几百号混混天天就等我,一个是要做掉我,另一个就是拜我做老大。

后来如果不是我控制的话,我手下的小弟人数,早就达到几百人。

但是酒吧一条街实在养不下那么多人,加上那时候我自己根基未稳,所以也只能收百来号人。

“那难道就只有你要名?我的手下也要啊。”张晨第一个开口,他指了指程少东。

显然是将程少东比作和征仔一个级数的。

征仔和程少东在蓝翔的时候,本来就是死对头,这没有多长时间,现在程少东寄人篱下,变成别人手下一员猛将,而征仔则已经自立山头,两人表面上看,还确实实力不相上下。

但我心里清楚,现在的程少东,已经比征仔弱了不止一点半点,光一个青云榜,就能够说明太多的问题。

张晨这么一开口,周冰清立即开口:“不要争,不要吵,我们今天是要商量出一个解决方案来的,大家这样争夺没意思,唐山,你说说你的看法。”

周冰清再次主动点我,我不能不开口,我看了一眼周冰清,然后看了一眼张晨,又看了一眼征仔,开口说道:“现在我们知道对方有几百人,正在内讧,几位大哥,你们都要打,可是我们现在连自己人的底子都不清楚,不如大家都说说这次准备投入多大的代价?”

周冰清点了点头说道:“我手底下的兄弟人数并不是很多,但是如果召集的话,喊上个百多号人没问题,不过大部分都没怎么见过真章。”

周冰清这句话已经是说的很清楚了,他就是钱多,喊人撑场子可以,但是真刀真枪的干,就不行了。

周冰清话音刚落,站在张晨边上的程少东就开口说道:“人多有毛用?我喊上十来个兄弟,就可以把他们全都草到阴沟里去!”

征仔笑眯眯地看着程少东不说话,站在我身后的李杰冷笑了两声说道:“好大的口气啊,程少东,就算是你,都没真的砍过人,也干吹大气?老子弄死小青花,都没你这么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