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个电话把月锋和王进喊回来。

月锋不用多说,在兄弟社,现在基本上他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脑子不差,够能打,够义气,是兄弟社综合实力最强的一个人。

至于王进,这家伙够狠够凶悍,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是个回民。

而他手底下一班兄弟,也全都是回民。

少数民族有很大的优势,比如他们允许佩刀,比如一般他们打架的话,警察发现是少数民族之后,基本上都不会抓,为什么?因为民族问题很严峻,谁也承担不起引发民族矛盾这么大的罪名。

所以现在我手底下的兄弟当中,王进带领的少数民族兄弟组成的这班联合军,实力最强,最能打也最敢打!

赵元华那家伙既然是蒙家外系,这次让阿虎过来搞我,想都不用想,肯定只是一次试探。

但就算是试探,我也要用我最强的手段去对付!

眼看着我直接把月锋和王进都喊回来,而且还让王进带着他那帮子少数民族兄弟帮着阿虎出手,李杰在一旁不明白了。

“三哥,这有点小题大做了吧?我刚刚已经调查过了,那个赵元华家里是开连锁烟酒店的,在市区好几条街上的烟酒店都是他家的,算是有点小势力,手底下兄弟加起来也就三四十人,这么点人,至于这么大动干戈吗?”李杰问道。

逸风也问道:“阿虎他本来就有四五十号兄弟,再加上王进月锋他们二十来号人,三哥,这人确实太多了一点,这样去市区闹事,会不会把事情搞大?”

我看着他们两个笑了笑,本来不想讲,但是月锋和王进还没到,我于是开口说道:“你们觉得没必要?但我告诉你们,很有必要,为什么?”

“因为我们现在实力不过强,所以我们才要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把我们最强的实力暴露出来,这样对方就会有所顾忌,不敢轻举妄动,给我们创造条件和机会。”

“如果我们实力很强的话,那么我们在一开始的时候,应该暴露缺点,引得对方误以为我们很弱,让他们轻敌,这一招就叫做弱者实之,强者虚之。”

“好像有点不对...”李杰说道。

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最后一句话说的到底对不对,反正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三哥,你怎么会知道这些的?听起来很有道理。”逸风问道。

他这么一问,我还真的被他问住了,我几乎是本能的就这么思考,我好像是很小的时候就听到过这些话,所以自然而然的就用上了,想了想,我说道:“可能是我能姐姐小时候给我讲过太多遍三国演义的原因吧...”

我正作回忆往事装X状,忽然外面月锋和王进就带着兄弟进来了。

他们一到,我就立即给他们下命令,让他们带着阿虎一起去市区,和阿虎的兄弟汇合,然后把那个赵元华给收拾了!

阿虎换了衣服,被王进和月锋带着兄弟们围在中间,送上面包车,然后一起出去搞赵元华。

他们离开之后,逸风还是不放心,问我:“三哥,难道你就不担心阿虎那家伙是骗我们的吗?”

“骗我们的我们也划算。”我笑了笑,然后一挥手,让李杰带着剩下的兄弟直接过去西街接收赌坊。

王进和月锋,带去的是一班少数民族兄弟,就算阿虎想要算计他们,在清楚他们的身份之后也要掂量掂量,所以我根本不担心他们被阿虎坑掉。

相反的是我要趁着这个机会坑掉阿虎的西街!

那家伙现在嘴上说的漂亮,承认张晨西街已经要交给我,但其实只是嘴上说说,在等形势变化,回头我一旦被蒙家搞趴,他的西街才不会给我。

而我,东西就是要握到手上,才会觉得有安全感。

现在已经很晚了,我姐还在张志强家里坐等,她身体不好,又是一个女孩子,为了我,付出这么多,我要是不狠狠的把可以赚到的赚到,不在这里撑住蒙家带给我越来越大的压力,那我就辜负了我姐的一片心意。

李杰带着兄弟们出门之后,我直接交代逸风有什么情况上二楼练功房来找我,然后自己上楼去打拳。

一个多小时之后,我已经筋疲力尽,从二楼练功房下来,冲凉完毕,走到大厅,看到李杰和王进还有月锋以及阿虎都已经回来。

我走到吧台,伸手接过沈佳宜递来的一瓶啤酒,举起来灌下一口,然后看向李杰。

“三哥!西街已经收下!”李杰说道。

我点了点头,然后看向月锋王进。

“三哥,那个叫做赵元华的,被我捅了两刀,手筋砍断,反正他家有钱,去医院住个半年,出来之后不用干活也活得下去。”王进坐在一张酒桌上,翘着脚,点着一根烟抱着膝盖对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问道:“受伤了?”

王进无所谓地说道:“妈了个巴子!膝盖上被砍了一刀,幸好这地方没什么神经,不是很疼。”

我扭头看向逸风:“拿两万给王进,医药费。”

王进也不推迟,直接说了声谢三哥。

这时候我才看向阿虎,不等我发问,阿虎就开口说道:“三哥,赵元华和他那帮人被我们砍了,但是赵元华的那几个把兄弟肯定不会放过我了,现在我已经走投无路,希望三哥能够收下我和我的兄弟们。”

“收下你们可以,但我话说在前面,你他妈的和我有那么多过节,而且还算计我好几次,我也不要你把吞进去的吐出来,我就一个要求,你要真想我把你当自己人,那你就得给我纳投名状!”我说道。

阿虎抬起头来苦着脸:“赵元华难道还不算吗?”

我看着他笑了起来:“那本来就是你自己的麻烦,又怎么能算是你给我的投名状?你先呆着,这几天,我肯定有事给你做。”

和阿虎谈完,我又把月锋独自喊到包间里面详细询问了一下。

月锋告诉我,阿虎带着他们把正在外面吃宵夜的赵元华堵了一个正着,然后和赵元华的小弟对砍,最终把赵元华活捉,王进捅了赵元华两刀,阿虎也砍了赵元华一刀,另外赵元华的双手手筋被挑断,就算接好,以后也干不了重活。

“听阿虎的口气,那个赵元华,还有很多把兄弟?”我问道。

“都是市区的年轻混混头子,这下我们算是捅了马蜂窝了。”月锋沉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