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上次你哥来过之后,晨少就对我说了,让我跟着你混,我私下里没有服从...”阿虎说着低下头,又抬起眼睛看了我一眼。

我明白了过来,难怪张晨这次会主动提出帮我,原来在上次我哥来过之后,张晨就已经开始向我示好了,让阿虎跟着我,意思是把西街送给我。

但谁知道阿虎这家伙自己占着西街没给我,这会儿被蒙家的外系逼得没办法,也不能去找张晨,只能来找我了。

知道了这一点,我也就可以明白张晨为什么会主动提出要和我结拜的事情了。

因为在张晨的眼里,我已经收下了西街,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缓和,那么变得更好一点也无所谓。

但是我并没有收到西街,不知道,所以张晨通过周冰清忽然向我提出结拜的事情,我多想了,没答应。

这一没答应,机会就错过,张晨他不管怎么样,也还是张志强的义子,三番四次主动向我示好,我没接受,肯定心里有火气。

那么为什么我姐今天去见张志强,张晨却不帮忙的原因也找到了,合着都在阿虎这家伙身上啊。

阿虎这时候两只眼珠子滴溜溜的转,注意着我的表情,看到我脸色不善,立即开口说道:“那个赵元华,他不讲究,直接找人绑了我爹,然后比我来和你干,三哥,这事我干不来啊,就算是我爹被绑了,那我也不能真的来和你作对啊...”

听到阿虎说这话,我本来还觉得西街赌坊利润那么大,阿虎沾上之后眼红,想要多捞几天,所以虽然张晨下令,他没有给我也算是情有可原。

但是这混蛋连自己老子都不在乎这种话都说的出来,这人不能用。

虽然不能用,但是现在情况特殊,能够利用还是要利用的。

“那个赵元华,年纪应该不比我大多少,怎么就这么牛X?能把你逼得来砍我?”我问道。

阿虎听我这么问,一副悔不该当初的表情:“当初在市区混的时候,他和我也算是拜把子的交情,我这根本不知道他一沾上蒙家就翻脸不留情啊,也不知道蒙家究竟给他许下什么好处...”

阿虎说到这里,忽然住嘴。

我笑了笑,心里已经明白阿虎这个家伙为什么要来“投靠”我。

根本原因是这家伙吃不准现在的形势,在他眼里,我是有张晨和我哥那样的猛人撑腰的地头蛇,而那个赵元华背后是蒙家那个庞然大物,赵元华和他熟悉,肯定是请他出手来对付我,他又不好不出手,干脆就来了这么一出。

至于他嘴里说的什么他老子被赵元华控制着这种事情,我才不会相信。

这个阿虎,狡猾的很啊。

我深深地看了阿虎一眼,心里已经有了办法。

阿虎既然想要当墙头草,不肯出力,那我就逼他出力!

想想本来张晨已经说了西街给我,就是因为这家伙自己不给,害的我不知道,昨天我还让逸风他们安排人手过去举报了一下,到头来这举报的是自己的场子,我想想就气不打一处来。

“阿虎,都是大老爷们,咱们就敞开了说话吧。”我对阿虎说道:“你和赵元华之间究竟有什么仇,我不管,我现在就问你一句,你来这,是想要什么?”

“三哥,我就是想要留在这,您对外说我被您砍了,拿下了就行。”阿虎说道。

我一听心里冷笑起来,这家伙还把我这当成避难所了?当我是白痴吗?

“阿虎,不如我们这样,那个赵元华不是逼你吗?我帮你!你要多少人,我就给你多少人,去砍他丫的!”我说着让沈佳宜倒了两杯酒,端过一杯来递给阿虎。

阿虎一下呆住了。

我碰了一下他手里的杯子,自己把酒喝了。

“三哥...这...这我真的不行...”阿虎呆了呆之后开口说道。

我笑了笑,忽然直接把杯子往地上一摔,发出“砰!”的一声爆裂声,顿时四周刚刚砍完人,手里家伙还都拿在手上的兄弟们就都围了过来。

“阿虎,你真的当我是白痴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算盘?张晨让你把西街给我,你没给我这件事我还没给你算账,要是给你算的话,你今天就走不出这道门!”

我指着阿虎的鼻子说道:“现在就给你一条路走,自己回去召集人手,然后加上我的人,去把那个什么给蒙家当狗腿的赵元华给打趴!你不想站队没关系,现在我就逼着你站队!”

阿虎脸色一阵铁青,最终他把桌上的啤酒端起来一口气全部喝干,然后重重放下,一抹嘴巴:“三哥,这件事完了之后,希望你可以摒弃前嫌!”

“那得看你事情干的漂亮不漂亮了,去吧,回头就说你是我手下,蒙家要算账,让他们找我算账!”我对阿虎说道。

说完之后向后面看了一眼,让兄弟们让开一条路来。

谁知道阿虎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摸出电话来,对我说道:“我打电话喊人就可以,现在外面有赵元华的人在盯着,我好好的出去,他们会起疑心。”

我点了点头,就随他去了,阿虎自己拿着手机走到一旁去开始调兵遣将。

这时候逸风从边上过来,低声问道:“三哥,你就这么放心他?”

我笑了笑:“蒙家有人在外面盯着,他如果好好的出去,那就证明他根本就没帮着蒙家做事,所以现在其实他已经没得选了,只能选择跟我博一把,要怪,就怪他自己太狡猾。”

“那你准备让谁跟着他一起去对付赵元华?”逸风问道。

我想了想:“让月锋去。”

本来我是打算把月锋他们留在外面保存实力的,但是今天蒙家的军师已经来过,然后却是动用蒙家外系的赵元华找阿虎来对付我,这说明蒙家这次动用的实力并不多,那我就该全力以赴,以小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