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一直不让我问。”我听到爸妈的消息,忍不住伸出手抓着我姐的胳膊问道。

我姐开口说道:“山子,我不让你问,是因为我一想起我是被抛弃的,心里就难受。”

我姐说着咬了咬牙齿,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开口对我说道:“山子,现在姐能依靠的就是你了,所以也无所谓了。只要能帮到你,姐..”

“姐,你什么意思啊?我被你说糊涂了,是不是见爸妈会让你为难?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我问道。

我姐这时候忽然一下子哭了起来,看起来很伤心的样子,我心又软了。

“姐你要是实在不想说,那就算了吧。”我开口说道、“不,山子,我今天要说,一定要说。”我姐擦了一下眼泪,开口对我说道:“上次在医院的时候我告诉过你,我不是我们爸妈亲生的。”

我点了点头:“你还说了我也不是他们亲生的,但他们就是我们的爸妈。”

“嗯。”我姐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山子,我其实不姓唐,而应该姓龚,我的父母以前都是很厉害的人,我的太爷爷,曾经是军区司令,但是现在我的家族已经倒掉了,我爸妈也都被人害死,而害死他们的人,就是张志强。”

我听我姐说出张志强这个名字的时候,整个人都忍不住一震,我姐的父母都是被张志强给害死的?

可是那天晚上,我明明看到我姐和张晨进的同一间包间,那我姐和张晨应该是认识的,如果说张志强是我姐的仇人,那张晨怎么会和我姐进同一个包间?

“山子,那个张志强,是个虚伪的家伙,就是他逼得我们爸妈不得不带着我们隐居到那个小山村的。”我姐说道。

我呆了呆,开口问道:“姐,我记得上次你和我说,你爸是混蛋,抛弃你妈妈,所以我们爹才会去找你爸爸算账,然后带着你去的老家啊。”

“那时候我还不了解实情...”我姐说道:“最近我见过我们爸妈一次...他们说之前没有告诉我实话。”

我是彻底被我姐给绕晕了,开口问道:“你见过爸妈?你还说他们没和你说实话?姐,这一切究竟都是怎么回事啊?”

“和你三句话两句话也说不清,我现在这么和你说吧。”我姐抽泣了一下,抹干眼泪:“我的父亲叫做龚武帝,和张志强是拜把子的兄弟,后来龚家落难,那时候我才刚出生,我爸龚武帝就把我和我妈托付给张志强,他当时答应下来,为了保护我和我妈,他对外宣称我妈是他的女人,而我也是他的私生子。”

“后来龚家彻底倒了,我爸也死了,张志强就立刻翻脸了,把我和我妈从他家里赶了出去,这时候我妈无奈,只能找到我们的爸妈,然后我们的爸爸去找张志强算账,但是张志强却丝毫不念旧情,反而羞辱了我们的爸爸,没过多久,我亲妈也死了,爸爸就只能带着我和我们的妈妈一起去了山沟里面隐居。”

我姐说完之后,我终于明白了这其中的关系。

“那我们的爸爸妈妈呢?他们现在都在哪里?”我又问道。

“在张志强那里。”我姐说道。

“张志强那里?张志强不是你的仇人吗?”我惊讶的问道。

我姐点了点头:“爸爸和妈妈想要帮我们谋个好前程,上次我们闯祸,爸爸去求张志强了,张志强后来出手帮了我们,但是却要求爸妈要留在他家里当下人,弥补当年对他的不尊敬。”

我听着觉得这简直是在讲故事,而且还是台湾的那种乱七八糟的肥皂剧一样的故事。

“张志强,他绝对不允许有人对他不尊敬,我们的爸爸以前也是一个很牛的人,要不然当年也不会冲撞张志强,但是为了我们,他先是离开这个圈子,隐居到山里,现在我们大了,他为了给我们一个好的前程,又卑躬屈膝地去求张志强,山子...”我姐说着抓住我的肩膀:“我们一定要努力,让我们爸爸的苦心没有白费!”

听到我姐说这些,我拼命点头,我姐说的没错,绝对不能让我们爸爸妈妈的苦心白费。

“所以姐现在想通了,只要能够让你更快的成长起来,那么姐就算是受一点委屈,也无所谓了。”我姐对我说道。

“姐,你为什么要受委屈啊?”我忍不住开口问道:“张志强以前没帮你们母女,还害的你妈妈死了,现在他就又肯帮忙了?”

“嗯.”我姐点了点头说道:“当年可能因为龚家刚倒台的缘故,所以张志强有顾虑,会那样做,但是现在已经过去这么多年,我想我们的爸爸再次找上门,他实在没什么能够推脱的,同时也可能有一点点愧疚吧,所以前几天他的人接我去见了爸爸妈妈一次,他还邀请我和你参加他们家今年的年夜饭。”

我姐说到这里,我终于明白了过来,原来是这样!

“山子,今年我们要去,虽然我恨张志强,因为如果他当年不是那么狠心决意的话,我妈妈也就不会走投无路自杀了,如果当年他出手帮我们龚家一把,我们龚家也不会家破人亡。”

“但是现在,张志强又确确实实是华中地区黑白通吃,真正的土皇帝,我想通了,这个世界上,只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力量才是真的,所以我们要借着张志强来强大自己。”我姐说道。

“姐,你说的这些,我已经有点乱了,不是很懂,但只要你说的,我就去做。”我对我姐说道。

我姐听到我这么说,伸手摸了摸我的脑袋:“山子,听姐的话,姐不会害你,到时候我们去张志强那里,有什么事的话,你都忍着一点,只要能在他的年夜饭上面露个脸,那以后很多想要搞你的人,就都得先掂量掂量了。”

我终于明白我姐的意思,原来我姐和我说了这么多,都是在做我的思想工作,就是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带我去参加一下那个所谓的华中王张志强的家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