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以防万一,我在离开之前,又让大黄和王进带着老许转移地方。

转移的时候,老许那个家伙吓的半死,还以为我要把他送去给王辉,一个劲的求我,要把东西给我,但是我现在已经有了那份录音,他给不给我,我根本无所谓,所以我漠不关心,这样一来,老许更加着急。

我直接让王进和大黄把他送回原来的乡下之后,这才回酒吧一条街。

回到黑玫瑰,刚一进酒吧,我就看到一个熟悉无比的身影,是张晨!

张晨坐在吧台的高脚凳上面,王辉在一旁陪着他,另外还有几个张晨手下兄弟,程龙也在。

我一看到他们,就明白过来,他们这是准备和我摊牌了。

王辉现在虽然是已经身价过亿的大老板,但在张晨身边,却仍然像是一个下人一样,小心的陪着,一见到我进门,王辉小声对张晨说了句什么。

张晨扭头朝着这边看来,对我笑了笑,等我走近,他开口说道:“唐山,听说你明年准备来英豪?”

我没有理他,而是直接走到吧台,向沈佳宜要了一杯啤酒,然后对沈佳宜交代:“晨少和王老板的酒钱,算在我头上。”说完之后我端着酒杯对张晨和王辉致意,喝了一小口,就不再理他们,而是转身去找坐在卡座里喝酒的那些兄弟。

“唐山!”张晨在后面低声吼了一下。

我理都未理,无视,才是真正的嚣张!

张晨亲自跑来见我,但我却理都不理他,从头到尾,都是他朝我说话,我一句话都没和他说,这时候他气急了。

站在那里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然后转身就朝着酒吧外面走去,王辉匆忙跟上。

等到张晨离开之后,我这才从卡座里面站起来,然后端着酒杯走到吧台,一口喝干:“他们付钱了吗?”

沈佳宜白了我一眼:“没有,你不是说算在你头上吗?”

“我挑!我只不过顺口说一句而已,那么有钱也真好意思让我请,我打电话追债。”我说道。

说着我就拿出电话来,打给王辉,王辉一接我就说道:“王老板,怎么刚才没付钱啊?”

沈佳宜在那边满头黑线,一把按住自己的脸:“你真是够了...”

王辉在那边吃了一惊,然后说道:“唐...唐山,你是在玩我们?”

“玩你们?是你们在玩我吧?王老板,你们那么有钱,尤其是晨少,何必和我过不去呢?我说我请,你们还真的好意思就不付钱?你们那么有钱...”

我话还没说完,王辉的手机就已经被张晨抢过去,张晨在那边对着手机狂吼道:“唐山!你现在真是厉害,一点面子都不给我是吗?来英豪?好啊,看到时候我怎么玩死你!”

“张晨。”我开口说道:“我从未想过主动惹你,每次都是你主动招惹我,是男人就光棍一点,输就是输,别人忌惮你的身份,我不怕,别他妈靠着一个义父,就觉得自己多牛逼!抛开你的背景,你就是一个垃圾!他妈的把钱还给老子再来和老子说名字!你他妈一个阴险小人,用阴招阴不到老子,就准备当老赖?”

“哇!你信不信我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张志强的义子呀!居然会为了几十万的工程款当老赖,会不会成为本年度年末道上最大的笑话呀?”

“唐山...你...你无耻...”张晨在那边憋出这几个字。

“都是一般大,谁也不怕谁,你真有手段,尽管用出来,但是输你就要认!否则的话,就算你可以把我踩到泥水里,我都看不起你!”

“好好好...”张晨一连说了三个好字,然后对身边的王辉说道:“那笔钱,不管怎么样都别给他知道吗?”

我在电话这边一愣。

还没说话,张晨就在那边说道:“唐山,你以为你这样就能激将我?你当我白痴?那笔钱,你别想要了!除非你向我道歉,服软!要怪,就怪你自己没本事让我把这笔钱给你!”

张晨在那边说完之后直接挂了电话。

“玩砸了吧?你真把人都当白痴啊?你就讲几句软话会死啊?那可是几十万啊。”沈佳宜在一边托着下巴说道。

我叹了口气,真的是失算了,原以为这样大骂张晨一顿,那家伙肯定上当,但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不上当,看来能在青云榜上排名那么靠前,果然是有几把刷子的。

“拜托,我是男人,还是你的男人,你怎么能怂恿我去做服软这种事情?男人就得钢,就要硬,千万不能软。”我说着伸手摸了一下沈佳宜的脸。

刚要收手,沈佳宜一把抓住我的手,按在她的脸上,小声说道:“你倒是硬给我看看呀...”

“怕你受不了。”我收回手来。

“就只会嘴硬!”沈佳宜嘟着嘴说道。

我一听这还得了,他娘的真是不鞭策你不行了,于是绕过吧台,正准备从后面袭击一下沈佳宜,结果刚绕过吧台进入里面,就看到我姐从外面进来了。

见到我姐我先是一愣神,然后才反应过来,我姐现在已经是常驻酒吧一条街了。

“姐,喝什么?”我笑嘻嘻地问道。

我姐走过来看了我一眼:“心情这么好?工程的事情搞定了?”

“还没,不过没问题了。”我说道。

我刚说完,沈佳宜就开口说道:“姐,你别听他吹牛,刚才他才和别人吵翻的。”

我伸手在下面对着沈佳宜的屁股狠狠抓了一下,让你瞎说!

“山子,怎么回事?”我姐问道。

我笑了笑说真的没事,我是故意的,只不过没有成功,不过我还有别的准备。

我姐点了点头:“你也不小了,过了年都十七了,你说没事姐也就不问了。”

我姐说完之后,又对我说道:“山子你跟我过来,姐有话要对你说。”

我绕出吧台,跟着我姐到了外面,我姐带我走到一边,开口对我说道:“山子,你想爸妈吗?”

“当然想!”我立马说道。

我姐点了点头:“今年过年,我们就去见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