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屋子里的这些工人,气得浑身发抖,他们却一个个好像没事人一样,就坐在那里闷头抽烟,我不开口,也没人说话。

“你们头呢?”我稍微冷静下来之后开口问道。

这时候我已经发现有点不对劲的苗头了,毕竟这些都是工人,人家过来就是赚点过年零花钱的,工程早点结束也可以早点拿钱回家过年,完全没必要这样做。

也就是说,这背后肯定有人在搞我!

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上次那个包工头,不过那个包工头手底下也就三十多号人,根本就不够看。

这些工人都是从四周郊区到处找上来的,他们之间互相应该没什么联系才是,一般人根本不可能让他们拧成一绳来对付我。

“我们头不在,你要找他就打他电话。”一个人开口说道。

我狠狠地看了他们一眼,退出来之后,点了一根烟。

这时候大狗在一旁小声开口说道:“三哥...这事...我不知道...”

“人都是你和王进找来的,现在变成这样,你说你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扭头盯着大狗。

大狗被我这么一问,一身肥肉都晃了几下,他一边擦汗一边说道:“三哥我真的不知道,人虽然都是我在我们那片找的,但我也只是问了问邻居有没有做小工泥瓦匠的人,然后找到他们,让他们再喊人,这样才拉到这么多人...”

大狗这么一说,我心里更加奇怪了,按照大狗的说法,这人根本就是临时胡乱组织起来的,怎么会现在忽然就全都团结一致的和我对着干?

“三哥,还是先让他们开工比较好吧?”月锋这时候站在边上冷冷说道。

我扭头看了一眼工棚,虽然我已经离开了,但那些工人依然都不怎么发出声音,有几个还缩头缩脑的朝着这边看。

看到他们这个样子,我心里已经有数,显然这些工人还是怕我的,但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们敢或者愿意这样的罪我?

“拖了这么多天,不在乎这一时半会儿。”我想了想之后又对月锋说道:“你先回去,把没有事情做的兄弟全都集中一下。”

然后我又对大狗说道:“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把那些包工头给我尽快找来。”

大头也点头去了,我带着铁虾在楼盘里面转了转,仔细看了看进度,掐指一算,距离过年大概还有十来天的样子,抓紧时间动起手来,应该还是来得及的。

只不过我现在要是不把问题的根本原因找出来解决了,别说是十天,就是一个月也完成不了,工人出工不出力,我怎么办?

回到车内,我想了想之后摸出电话来,一个电话打给那个工程监督员。

那家伙接起来之后开口问道:“怎么?唐老板?你都看到啦?”

“出了点状况,不过这离过年还有段时间,应该来得及。”我说道。

“应该?我可不和你讲什么应该不应该,到时间没完成,或者检测不达标,那你就准备付违约金吧!”那家伙在电话那头说道。

“兄弟,没必要这么玩吧?”这家伙之前一直和我客客气气,现在忽然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我早就觉得不对劲,一直压着火气,现在有点忍不住了。

“玩?什么玩啊?要说这事儿吧,你也真是的,自己接的活,怎么就一点都不上心呢?没事多去转转,会这样吗?”那家伙比比歪歪地说道。

我皱了皱眉头,这家伙究竟什么意思?

“我出钱,他们干活,天经地义,反倒是你,工程监督啊,你发现问题不告诉我?等到大祸再说?”我没好气地说道。

“哇!唐老板你这话说的,我这不是告诉你了嘛,要不是我,你可现在还不知道,要说呢,我也不是帮不上忙,哈哈...那个我还有事,先挂了。”那家伙说完之后直接就挂了电话。

我一把按住自己的脑袋,这事情可真是蛋疼,当初签合同的时候,我感觉这事情百分百可以完成,合同说实话都没仔细看。

但是现在我却忽然觉得这很可能根本就是一个圈套。

如果真的是一个圈套的话,那我现在已经一只脚踩进去了。

想了想之后我拿出电话打给逸风:“喂?逸风,你现在帮我看看之前那份合同,如果违约的话,会怎样?”

和逸风说了这句话之后,我不愿意等,所以提前挂了电话。

坐在车里面抽了一根烟,这时候大狗在外面敲门。

我打开车门下车,大狗尴尬无比地对我说道:“三哥...对不起...我找不到那些工头。”

“什么?”我还真的是奇了怪了,怎么会找不到工头?

“他们都不在工地,所以我找不到...”大狗说着上前一步,小声说道:“不过一个工人偷偷告诉我,这事是有人在搞你。”

“什么人?”虽然我已经猜到是有人搞我,但是我却还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在搞我,所以开口问道。

“具体不知道,那个工人告诉我说,工头交代他们,这次不用干活,工钱照样发,三十夜的时候直接拿了钱就回家。”大狗说着小声说道:“我们这是被坑了...”

我皱了皱眉头,被人阴已经是很明显的了,而且看来阴我的人,肯定有那个王老板,只不过这究竟是为什么?

那个姓王的老板,是肥仔陈介绍的,不应该会出问题啊。

“三哥,要不要我带人,去他们家里,把他们刮出来?”这时候大狗开口问道。

我点了点头:“我已经让月锋准备好人手了,你这就回去,给我把带头的人刮出来,然后带到这里来,我今天就在这里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