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铁虾这么说,我又忍不住好奇问他:“你家都没有,赚那么多钱干什么?”

铁虾头都不抬:“秘密。”

我一下被噎住,铁虾这家伙平时生活就好像苦行僧一样,经过上次水哥胡吹一顿之后,现在还迷上了看小说,之前可是任何娱乐都没有。

整天除了跟着我之外,就是练功夫了。

这家伙居然说秘密!

不过仔细一想,我对他还真的不是很了解,不过可能武林高手就是这样吧,我在心里想着。

大狗开车把我送到医院,我让他在外面等,然后带着铁虾一起进去找我姐。

到了病房里面,我姐和吴嫂已经收拾好东西在等了。

我和铁虾进去帮忙拎着东西,然后带着我姐出院。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之后,我姐身体里面的转氨酶基本上平稳下来,接下来只需要注意锻炼身体和作息,另外就是饮食清淡,加上一些药物治疗,基本上身体就和正常人差不多。

出院之后因为暂时没有地方住,所以还是让我姐先住在吴嫂那里,而且这段时间吴嫂和我姐的关系也变得越来越好,都好像姐妹一样了。

因为之前吴嫂就回家收拾过,所以现在回到家相当于是拎包直接就可以入住。

安顿下来之后我们一起去外面吃了一顿饭,吃饭的时候我姐一直在和大狗说话。

我姐长得很漂亮,大狗那家伙激动得筷子都拿不稳,磕磕巴巴的,我姐问什么他就说什么。

把我混社会的底子抖得一点不剩,我在一旁简直就好像是坐在火坑上一样,几次想要叫大狗闭嘴,但那家伙只顾着盯着我姐看,我姐也一直用眼神警告我不要开口。

这一顿饭吃下来,结束之后吴嫂听到我现在是在外面混社会,吓得都不敢和我说话了。

结了账出门,一直回到家里,我姐都没说一句话。

进了屋子之后,我姐才开口说道:“山子,我早就知道你现在是在外面做这些事情,不过姐也不怪你,现在姐就问你一句,你老实说。”

我毕恭毕敬的站着,吴嫂站在我姐身边,也是一脸紧张,几次想要开口,但最后都没有说出话来。

“姐,你说...”我讲到。

“你有没有害过好人?”我姐问道。

听到我姐问这个,我放心下来,抬起头说道:“没有!”

“嗯,姐相信你,答应姐,以后也别害好人。”我姐说道。

我点了点头。

“回头带姐去你的那个什么酒吧一条街,姐要看着你。”我姐又说道。

我见我姐并不是很反对,彻底放心,上去拉着我姐告诉她我明年准备去英豪上学。

我姐听到我这么说,奇怪的问我为什么。

我就说我不想一直混社会,我还是想要走正道。

我姐点头说这样很好,吴嫂在一边听到我没有害过好人,又听我讲想要走正道,也舒了一口气,没那么害怕了。

下午我出门的时候,吴嫂又偷偷拉住我问道:“唐山,谢东军是不是知道你是混社会的之后就怕了?”

“是啊,他知道我是混社会的之后,就再也不敢来找你麻烦了,我已经警告过他了。”我对吴嫂说道。

吴嫂点了点头说道:“这就好,这就好...”

告别了吴嫂之后,我重新回到酒吧,开始和李杰还有逸风他们张罗给兄弟们过年发福利。

弄了半天,基本弄出一个大概,然后接下来两天李杰陪着赵莉莉逛街,我让他带上沈佳宜和我姐,还有吴嫂,一起去买过年穿的衣服什么的。

沈佳宜还喊上了江小燕,他们几个人在外面玩了三天,我就自己忙了三天。

这三天主要是一直在和周冰清接触,了解进英豪的程序和找人托关系去英豪。

三天之后,基本上这件事搞定,等到明年一开学,我和李杰,还有张越良乐天,四个人就可以去英豪上学了,四个人的择校费是十万块一个人,找关系又花了十多万,总共用掉将近六十万。

虽然数字挺大,但对于我们来说,这就是一次新的人生机会,我觉得挺值得的,至于进了英豪之后怎么混,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

这天晚上我正在酒吧和月锋大黄他们聊天,大黄的那条大狼狗救了回来,刚出院,我们正在开玩笑说要给大狼狗找个马子的时候,忽然我的电话响了起来。

我拿起来一看,是王老板派的那个工程监督员打来的,接起来一听,那人在那边说道:“唐老板?工程还能按期交付吗?”

“能啊?这快结束了吧?一个礼拜前我就看到完成一半了。”我说道。

“你多久没去工地了?”那个工程监督员忽然开口问道。

“这几天有事比较忙就没去,怎么了?”我开口问道。

“呵呵...你还是去看看再说这个话吧!”那个工程监督员说完之后就挂了电话。

我拿着电话觉得事情不妙,直接找到大狗,让他带我去工地,月锋在一旁也听出有问题,也跟了过来。

到了工地我一看,工程进度居然还是只完成二分之一多一点,而且工地上居然都没有人干活。

我走近了看了看,发现自从那天我离开之后,工程基本上就可以说是停了,这时候我远远看到临时搭建的工棚里面灯都亮着,还很吵闹。

我一声不响,带着铁虾月锋和大狗走了过去。

打开门一看,屋子里面乌烟瘴气,工人全都聚在一起,喝酒的喝酒,打牌的打牌。

我没说话,又推开另一个工棚,还是这样!

“工程结束了?”我终于忍不住爆发,开口吼道。

那些人看了看我之后,一个都没说话。

“这几天都没干活,你们搞什么!”我真的火了,这距离过年还有一个礼拜不到,工程才完成二分之一。

“我生病了。”忽然一个人开口说道,理直气壮。

我愣了愣。

“我也生病了。”又有一个人说道。

“你们...都生病了?”我咬着牙齿问道。

“生病了还怎么干活啊?我感冒发烧嗓子疼呢。”一个人说。

“抽烟喝酒打牌,这他妈叫生病?”我真的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