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包工头是谁?怎么生病还叫你出来上夜班干活?”我立即就火了,这都是体力活,怎么能叫生病的人来干?

“这...这不关俺...”那个男人低着头,发着抖,有气无力地在说。

我打断他:“老伯你不要怕,我倒要看看什么人这么黑心!”

这时候大狗已经过去把这一段的包工头给喊了过来。

这一个工程,我是大包工头,下面还有很多小的包工头,有的带几个人,有的带十几个,最多的一个带了三十来个人。

这时候大狗找来的恰好就是那个带人最多的包工头。

那家伙夹着一根香烟,迈着腿走了过来,到这边一看,开口问道:“唐老板,什么事啊?”

“是不是你让他来上工的?你不知道他生病?都成这样了,肯定发烧,你怎么还让他来上工?”我厉声问道。

这个包工头一开始过来的时候还和和气气的,听我这么一说,立即脸色就放了下来,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对我说道:“唐老板,你给活干,我就带人干,说白了就是你出钱,我干活,你现在在这指手画脚什么意思?”

“你还知道是我给你活干?”我反问道。

“呵...”这个包工头嗤笑一声:“有钱就是大爷!这世道就这样,我懂!不过我手底下人怎么干活,还真用不着你来管,我只是带他们出来赚钱,不是他们老子老娘,生病不生病,那是他自己的事!你问问他我有逼他来上工?”

我扭头看向那个工人。

那个工人这时候好像害怕急了一样:“俺...俺自己要上工的...”

“怎么可能?你都病成这样了,没人逼你你自己会上工?”我不信了。

刚说完,那个包工头就冷笑一声:“我算是看出来了,唐老板你这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他不来上工,就没有钱,你晚班一个给三百,你问问他舍不舍得这个钱?我还以为你是看到他偷懒想要叫我罚钱呢,原来你是善心大发啊。”

我被这个包工头一下说愣了,是啊,这干活才给钱,不来干活就没钱,如果换做是我的话,真的缺钱的时候,就算是生病,也会扛着的,缺钱的那种滋味,我很了解。

“先去看病!”我说道:“身体要紧,不能因为这点钱就耽误了。”

尽管我很理解缺钱的苦,但我更知道身体才是第一,像这个工人,估计全家都巴望着他,这要是身体垮了,一个家庭就毁了。

“看病?你叫他去看病,工钱你照样给啊?你问问他自己要不要去的?真是吃饱了撑的!”那个包工头这时候得意了。

“我...我不去...明儿早上再去...”那个工人一边发抖一边说道。

都抖成这样了,干活也干不了什么,于是我就开口说道:“先去看病,工钱照样算!”

那个工人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这时候那个包工头又开口阴阳怪气地说道:“工钱照样算?真是大方呢,不过我不同意,否则他这次看病工钱照样算,以后我手下的人都这样要求我,我喝西北风去?”

我一听也有道理,于是就说道:“你做别的工程我管不了,但是我的工程,如果有工人生病不能干活,就让他们看病,工钱照样给,都是穷人家,不容易,身体垮了一家子都完蛋。”那个包工头彻底没话讲了。

说完之后我直接对大狗说道:“大狗,送他去医院。”

大狗点了点头,直接带着那个工人走了。

我又在工地上转了转,然后就和逸风自己打车回去了,到了酒吧之后十一点多钟,我上去打了一会儿拳,然后下来。

下来之后大狗回来了,我问了一下,大狗说那个工人是受了寒,身体差,重感冒。

我一听是重感冒,心里也放心下来。

接下来的三天,我去医院转了转,毕竟还有好多兄弟受伤在医院。

大大部分都是轻伤,基本上最近就都可以出院,唯一要住在医院过年的,就是表弟了。

这几天月锋也很忙,一直忙里忙外的安排医院里面出院的兄弟。

我都没有怎么见到他,终于在医院里面见了一面,月锋正在逗表弟的那只鹰。

“三哥。”月锋看到我之后站起来开口对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带他到吸烟区去抽烟。

到了吸烟区,点了香烟之后我开口对月锋说道:“明年我就去英豪了,中街这边就彻底交给你和逸风还有水哥了。”

“三哥,一定帮你看好。”月锋开口说道。

“恩,你注意一点水哥,那家伙深藏不露,不过应该也不会坑我们,还有就是贾正京,我听说你最近和他走得有点近?”我开口问道。

月锋愣了愣:“是啊?怎么了?有问题吗?”

“问题倒不是有什么,就是贾正京这个人...”我沉默了几秒钟之后说道:“你还是不要和他走得太近。”

“恩,我知道了三哥。”月锋说道。

“过年回家吗?”我又问道。

月锋挠了挠头说道:“本来打算回去的,但是表弟现在伤成这样,我们三个干脆就都不回去了,免得让家里人知道。”

“寄点钱回去吧。”我说道。

月锋点头。

从医院出来之后,大狗开车来接我,是一辆新车,三面盾牌。

“三哥,车拿到了。”大狗有些兴奋地从驾驶室里面冒出头来。

我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还比较满意,这辆车是我花钱刚买的,听说三面盾牌虽然油老虎,但皮很厚。

其实我个人还是喜欢那种长得很高大的车,只不过现在我还不会开,所以就没买。

上了车之后我让大狗送我去医院,今天还要接我姐出院,在车上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不知道铁虾要不要回家,于是开口问一直跟着我的铁虾。

铁虾上车之后就拿着手机看小说,听到我问他,他想了想之后开口说道:“回家?我没有家,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