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你们老大唐山出来!自己斩掉一只手,跪下认错,然后滚出酒吧一条街!”凤一玮嘴里不断喷出白烟,雪花一片片从空中降落,在他身前乱舞。

面对掏出一把枪来的凤一玮,包括李杰在内,王磊和赵小鑫也全都倒吸一口凉气。

凤一玮这个家伙真的是疯了,难道他还真的敢开枪?

这年头,就算是在美国,枪击事件绝对都算是大事件,更别说是在中国了,尤其是这种街头动枪。

见到李杰他们全都停下不动,凤一玮冷笑了几声,指着李杰他们的枪口不动,然后一挥手:“都给我上!斩死他们!”

清水湾内,我听到对讲机当中传来的话,那是我安排在东街和中街接口地方的兄弟传来的情报。

之前那帮子砸我场子砍人的家伙,在砍完人之后,就全都朝着东街跑了过去。

我知道赵则安那家伙一直在三元镇里面混,加上那帮砸场子的家伙下手够狠,林胜华脸上被砍一刀,表弟更是直接被捅了刀子,这种出手就是想要叫人送命的手法,西街那些赌坊打手还做不出来。

所以我猜测砸我场子的是赵则安从三元镇找的人手。

既然这么猜,我怎么可能没有准备?

“正京哥,走,下去看戏。”我说着站起身来,带着在包间里面打牌的兄弟们往下走。

“你搞什么鬼呀!”贾正京在后面喊道,但还是跟了下来。

一边往下走,对讲机当中不断传来讯息、“两辆面包车,估计人数在十几人到二十人之间。”

“快到了,还有半分钟。”

“没有减速,看样子是朝着西街去的。”

当我走出清水湾,前面远处两辆面包车的车灯大亮,正朝着这边狂冲而来。

我直接向前走出两步,站在马路中间,面对狂冲而来的面包车。

“山仔你找死啊?”贾正京在后面惊呼道。

我叼着香烟笑了笑,抬起手来,从口袋里摸出铁虾昨天缴获的那把枪,指着迎面冲来的面包车。

我手里的枪一拿出来,前面的车子立刻开始刹车,车轮和地面摩擦,发出兹兹的响声,在雪地上留下两道黑色车印。

最后车子在我面前停下,我伸出一只手,按在车前盖上,用枪指着司机,摆了摆,示意他们下车。

司机打开门,停下的面包车后门也被拉开,从上面鱼贯而下七八人,后面的那辆面包车也停了下来,从车上同样下来七八人。

一共十六个人,一个个全都和当初的河南道狂徒看起来气质相近,一看就知道凶恶的很。

“出来就是混口饭吃,不值得丢了命,今天晚上谁往前一步,我就开枪打死谁。”我开口说道。

对面的十几个人站着不动,忽然人群一阵骚乱,从里面走出一个光头来,赵则安!

“用我的枪指着我?”赵则安开口。

“是啊,要不要把你的子弹也还给你呢?”看到赵则安,我还是感到有点意外的,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想到赵则安会出现。

“好手段,有胆量!够种!”赵则安一边拍手一边说道:“算准了今天谁也想不到你会动手是吗?算准了这么晚警察刚忙完,要来管也要好久是吗?”

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只是看着赵则安。

赵则安说着忽然笑了起来:“那你又知不知道,你算的这么准,对于我来说,同样也是这样?”

赵则安说着一抬手,也拿出一把枪,在他抬手的同时,他身后的两个小弟也拿出了枪指着我。

经过昨天晚上被他们用枪指着之后,我现在已经淡定了很多,但要说不害怕和不紧张,那就是骗人。

“赵则安,或者我不应该叫你赵则安,但我肯定,你根本不敢开枪。”我说着垂下手,放下手里的枪:“警察早就在注意你,随时随刻都想要抓到你,我不相信你不知道,如果你再搞出枪击事件,那你也就真的完蛋了。”

“我就算是要完蛋,那也是被警察搞掉,而不是你,不过你说得对,我确实不敢开枪,至少在大街上不敢开枪,但是我可以让我的人废掉你!”赵则安说着一挥手,他身后的那十几个人顿时全都朝着我冲来。

我看着他们冲上来,忽然笑了笑,抬起手里的枪直接扣动扳机!

“砰!”的一声枪响,我的手震了一下,要不是提前有准备的话,这一下手里的枪就会崩出去。

“啊!”的一声惨嚎响起,一名赵则安的手下忽然到底,捂着自己的大腿。

我看了一眼,心里偷偷的松了口气,幸好只是打中腿,没开过枪,很容易打偏的。

“你居然敢开枪!”赵则安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这一次他站在他的小弟身后,不再出来。

而我慢慢将枪口对准了赵则安,虽然就算扣动扳机也不一定能够射中他,但至少这样可以威慑他,我看着赵则安,笑了起来:“为什么不敢?”

“你不敢是因为你是毒枭,你有太多的前科,在公安那里的宗卷加起来估计都有一人高,但是我就不一样,我还这么年轻,就算打死你们被公安抓到,我也可以说自己这是自卫,最多给我一个非法持有枪支罪和防卫过当,加起来判几年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种小罪,只要有钱,我几个月,甚至半年不要就可以出来,我怕什么?”

“赵则安,今天你不退,我就要了你的命,也许政府还会颁给我一个灭毒英雄奖。”我说着抬步向前走,枪口直指赵则安。

见我一人一把枪,将赵则安十几个人加上三把枪彻底压住,贾正京和那些跟着我出来的兄弟顿时纷纷走向我身边,和我肩并肩站在一起!

“赵则安!出来混都是求财,既然已经破财,就没有必要在伤人了,我要是你,现在拍拍屁股就走,从此之后都不踏入酒吧一条街半步呀!”贾正京在一旁开口。

赵则安看了贾正京一眼,冷哼一声,然后又恨恨的看了一眼西街方向,一咬牙:“我们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