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车离开之后,我又在地上躺了一会儿,这才慢慢爬起来,一手捂着腹部,一边从口袋里掏出电话,打给贾正京,让贾正京来接我。

十几分钟之后贾正京到了,他一看到我就跳下车:“山仔,你怎么搞成这样?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那个洪志兵干的,妈了个巴子,我一定要搞死他!”我一边捂着腹部一边开口骂道。

贾正京一听,脸色就变了。

“洪志兵?那家伙外号叫做红老虎啊,别说是你了,就算是原来的小青花或者宝石猫这个级别的人物,他都不给面子的,要不然酒吧一条街一直以来都是宝石猫一色清?”贾正京说道。

我上了他的皮卡之后点了一根烟,捂着腹部深深吸了一口气:“我不管那家伙什么来头,我只知道那家伙把我搞的很惨,不但抓了我兄弟,还对我用私刑。”

“山仔,我劝你一句,不是每一个警察都是谢东军,这个洪志兵,你搞不定的,对了,他怎么放了你了?”贾正京开口问道。

我知道贾正京会问,早就想好了应付的话,开口说道:“估计是因为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不在场吧,他也知道拿我没办法,所以就揍了我一顿,简直是混蛋...”

贾正京一边发动车子,一边很是同情的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山仔,被洪志兵那个家伙盯上可不是什么好兆头,那家伙参加过战争来的,这些年济南的重大案件,基本上都是他一手侦破的,道上人都讲,宁惹阎王,不惹洪志兵呀、”

我没想到洪志兵这个家伙的名头居然这么发,让贾正京都这么忌惮,而且按照我对洪志兵的了解,还有贾正京的说法,我现在基本可以初步判断这个洪志兵,绝对是一个非常正直的家伙。

“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让洪志兵不要找我麻烦?”我开口问道。

贾正京摇了摇头:“难啊,被他盯上,你只要做出稍微出格一点的举动,被他抓到痛脚的话,那就完蛋了。”

“而且这个洪志兵没有老婆,根本就没结婚过,父母早年就都没了,孤身一人,无牵无挂,自己又是刑警大队队长,这样的人,你怎么搞他他都不怕,而且你也不敢真的把他怎么样是不是?毕竟他是刑警大队队长来的。”贾正京说道。

我听到贾正京这么说,对洪志兵的了解更加深刻,在车上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等到车子到了酒吧一条街,我又问了一下贾正京那些肉场现在什么情况。

贾正京告诉我那些肉场老板虽然现在还都没讲,但是凤一玮已经放出话来,这次事情搞这么大,就是我唐山不识趣,而他凤一玮是要教我做人。

所以那些老板这次的损失,就只能怪我唐山太嚣张,不能怪他凤一玮欺负人。

“那按照你这么说,那些肉场和酒吧的老板现在对我心里肯定有怨言咯?”我问道。

贾正京将车在黑玫瑰酒吧外停下,双手紧紧握住方向盘,开口说道:“山仔,你说的没有错,现在他们虽然嘴里不讲,但心里肯定是有怨言了,他们还没讲出来是因为还在观望,如果接下来我们不做点什么事情的话,他们肯定就坐不住了,毕竟他们都是做生意,求财而已。”

我点了点头,贾正京说的很有道理,我一边朝着酒吧里面走去,一边问贾正京:“那你觉得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做?”

“两条路,一条就是打,另外一条就是谈和。”贾正京说道。

“谈和?你知不知道我住昨晚已经和他们谈过?”我停下脚步,看着贾正京问道。

贾正京站在那里看着我,过了一会儿之后才点头说道:“我知道。”

“那你还会觉得有什么好谈的?当然是打了!”我一边说着一边向着酒吧里面走去:“鬼哥说过,打是手段,不是目的,打是为了更好的谈,现在他们刚打过我们,我就和他们谈,那不是他们得逞?”

贾正京跟在我身后,有些着急地说道:“可是山仔,现在我们的人手很不够的,而且要是比凶的话,你这班小兄弟和凤一玮那班放高利贷的家伙比起来要差很多,他们动不动就斩人家手臂呀!”

“正京哥,你不用再讲,鬼哥说了,现在兄弟社是我说了算,还有,你这么要我去和凤一玮谈,难道对你有什么好处?”我在吧台那里停下,扭头看着贾正京。

贾正京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我笑了笑:“开玩笑和你,正京哥,麻烦告诉鬼哥一声,叫他不用担心,这件事,我自己搞定,不出三天,我绝对会让凤一玮暴尸街头!”

贾正京叹了口气,没有再多说什么。

我让沈佳宜给我一杯酒,靠着吧台慢慢喝,一直等到贾正京离开,这才转过身来,坐在高脚凳上看着酒吧里面。

李杰和月锋等几个我手下的大将全都坐在那里,低头喝酒,一句话也不讲,看到我进来也没和我打招呼,全都垂头丧气的。

显然我之前让他们回来,不让他们去找凤一玮,这件事让他们心里不爽了。

至于其他的兄弟,这时候一个个也都神色紧张,虽然之前跟着我一起斩过张小龙他们那班人,但是这些兄弟从根本上来讲的话,还都是乡下小流氓,和凤一玮他们那班放高利贷,几乎天天拿着刀斩人手臂的狠人自然比不了。

“怎么?被偷袭了一次就都蔫头耷脑的了?就这样还说要撑我撑到英豪毕业?”我端着酒杯,看着他们开口说道。

“三哥...这口气我绝对咽不下!”李杰抬起头来,一口喝掉桌上的酒。

“谁说我们要咽下这口气了?我之前拦着你们不让你们去,是因为我不能让你们白白送死,这个仇,我们就一定要报,而且要玩就玩大的。”

“凤一玮那家伙,根本就是一条疯狗,他以为这样搞我们就会怕?他错了,我们兄弟社的兄弟,谁他妈的怕过?”

“怕死就不要出来混江湖,凤一玮这条狗,我们就来斗一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