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病房,吴嫂和我姐姐正在吃晚饭,依然是鱼汤面。

一看到我进来,吴嫂立即站起身来:“唐山,你还没吃过吧?我去给你打一份饭来。”

我点了点头,吴嫂出门的时候,我又对她说道:“多打一份,门外的那个人是我朋友,他也没吃。”

吴嫂看了一眼铁虾,目光在铁虾身上停留了一下,铁虾被吴嫂看得不好意思,低下了头,吴嫂浅浅一笑,快步走了。

我把病房门关上,站在那里停顿了几秒钟,鼓起所有勇气,决定向我姐问一个究竟。

“姐。”我转过身来看着我姐。

“咳咳...”我姐一抬头看着我,忽然脸色一变,露出痛苦的神情:“我...我被鱼刺卡到了...”

我一下就把想要说的话给吞进了肚子,快步走到我姐面前,伸手去拍她背,我姐伸长脖子,做出努力吞咽的动作,我又让她咽下两口饭,这才彻底好过来。

“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我开口问道。

“好多了...”我姐眼泪都出来了,我在她床边坐着,心里想着是不是要问。

“山子,姐马上就要出院了,有些事情也该告诉你了。”我姐忽然开口说道。

我的手在她背上停留下来,我姐这是...这是要主动告诉我?

“山子,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去找爸妈吗?”我姐问道。

我摇了摇头,心跳越来越快,我姐这是真的要告诉我了。

“首先因为爸妈没事,其次是因为你找到他们,只会害了他们。”我姐叹了口气:“山子,其实你不是我亲弟弟。”

我一听到这句话,心里好像闪过一道闪电一样,整个人大脑一片空白。

“姐...你说什么?”我忍不住问道。

“我说你不是我亲弟弟,这件事我从小就知道,但爸妈不让说,我也没想骗你。”我姐说道。

“可是...可是...那我究竟是...”我喃喃问道,我虽然心里感到奇怪,但我根本就没想到过我和我姐姐不是亲生的,虽然有时候我会对我姐姐有一些非分的想法,但我一直认为那是我从小和姐姐一起长大,太依赖她了而已。

“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过,我们一家子,根本没有什么亲戚?”我姐又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

“山子,我接下来说的话,可能会让你受不了,但你一定要接受。”我姐扭头看了我一眼,伸出手慢慢抱住我,好像怕我会逃掉一样。

她现在还没开口,我就已经想要逃了。

我却感到心跳越来越快,人也越来越紧张。

“山子,你不是我的亲弟弟,你是一个过路疯女人生下来的,虽然那时候我还很小,但我多少还有点印象,那是一个大雪天,村里来了一个肚子挺大的疯女人,生下你之后没多久她就失踪了,爹妈收养了你。”我姐喃喃说道。

“可是...可是那为什么爸妈会失踪?”我听到我姐这么说,心里除了震惊还是震惊,但同时也觉得很奇怪。

“爸妈失踪并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我...”我姐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哽咽:“因为我也不是爹亲生的...”

“什么!”我真的是有点晕了。

“你没听错,山子,我...我真正的父亲,是个禽兽,他辜负了我的母亲,而我们的爸爸,是他当年的战友,那个混蛋他为了自己能够有更好的前程,抛弃了我的妈妈,我妈妈在和他离婚后才发现自己怀孕,但舍不得打掉我,只能去找我们的爸爸,我们的爸爸为了这件事和那个禽兽闹翻了,但一直以来我们的爸爸还是希望我能和他相认,所以爸爸让我来济南上学...”

我姐说着说着就哭了,我看她这么伤心,抱着她说别说了,什么都别说了。

“山子,你放心,再怎么姐也不会离开你的。”我姐说着忽然抬起头来看着我,勉强挤出一个微笑。

“山子,姐出院之后,就去帮你好吗?”我姐又说道。

“帮我?”我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昨天晚上看到我姐的事情,既然她都去看我打擂了,那她现在也应该什么都知道了。

我有点犹豫了,虽然我知道我姐知道我的事情,昨天我也看到她了,可是她今天为什么没有和我说呢?

“姐...你昨天晚上上哪去了?”我深吸一口气开口问道。

“我...我...”我姐支支吾吾的。

我一看就知道她肯定不知道我昨天晚上已经看到她,而且她肯定还有事情瞒着我,或者是不想让我知道?

这时候我忽然想起杨明说的那句话,于是我就没有再问,算了吧,虽然我姐和我不是亲生的,但不管怎么样,她就是我姐,我应该相信她。

“好吧,你可以帮我管钱。”我说道。

“你是答应了吗?”我姐一下子破涕为笑,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嗯。”我点了点头:“不过你要是知道我现在做的事情...”

“山子你别说了,姐都明白,你不是坏人,你也不会变成坏人,姐相信你...”我姐伸出手挡住我的嘴巴,没让我继续说下去。

这时候门忽然开了,吴嫂从外面走进来:“来,吃饭,糖糖你怎么哭了啊?唐山这不是好好的吗?天天都来看你呢。”

吴嫂进来看到我姐脸上都是眼泪,开口说道。

我姐从我怀里离开,抽了一张面纸擦了起来。

和她一分开之后,我这时候觉得有点怪异,因为刚刚我已经知道她不是我亲姐了。

吴嫂把饭盒送到我手里,我坐在一边吃。

还没吃完,电话忽然就响了起来,我拿起来一看,是逸风打来的,心里直接就一惊。

因为逸风一般不会打电话给我,正常情况下,酒吧那边有事的话,今天李杰在那,肯定是李杰打给我才是,或者水哥或者贾正京,逸风的话,除非我有事情吩咐给他做他才会打给我。

“喂?”我放下饭盒,走向门外。

“三哥!不好了!场子被砸了!李杰和月锋现在去西街了,我怎么拦都拦不住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