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午第二节课之后,学校里面就有专门的人下来到每一个班发选票,同时在每个班向同学们大概介绍了一下三位候选人的情况。

其中除了贾副校长和张校监之外,还有一个校长办公室主任,年纪已经挺大,估计就是拉上来凑数的,主要还是贾副校长和张校监。

在官方的介绍当中,这两人可以说是不分上下,一个是蓝翔的老功臣,在蓝翔许多年,另一个是从市一中调过来的“优秀教师”,如果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都没找我的话,我估计就他们这样讲一下的话,最后的结果也还是两个人差不多。

但现在因为我的存在,所以他们两个都不得不对我许下很多好处。

等到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大选的投票已经统计出来,和我之前的安排一模一样,张校监以微弱的优势领先于贾副校长。

而我也在大选结果出来的第一时间同时受到贾副校长和张校监的短信,贾副校长和张校监都砸短信里面说我做的好。

我笑了笑,没有回复他们,剩下的事情,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至于他们最后究竟是谁当选,和我的关系都已经不大。

不过相对来说,还是贾副校长最有机会当选,毕竟张校监的那些不雅照,就都被贾副校长抓在手上。

到了下午放晚学,班上的同学陆续回家和回宿舍,我坐在那里拿着手机,心里想着要不要去医院找我姐姐,今天白天的时候我已经问过吴嫂,吴嫂说我姐姐在医院,但是昨天晚上,吴嫂从酒吧被李杰送回来的时候我姐姐就不在医院了,早上的时候才回的医院。

这我就已经能够确定昨天我看到的那个确实是我姐。

根据鬼哥的说法,昨天晚上六层8号包间里面,除了我姐之外,张晨和那个什么大E哥也在。

“三哥,你怎么还不走?”忽然身后响起一道声音。

我扭头一看,原来是杨明,杨明这家伙现在还是跟着赵磊,虽然以前有过矛盾,但是如今赵磊都已经跟了我,杨明也就相当于是我小弟。

我站起身来:“这就走了。”

“三哥你有什么心事?”杨明拿着书包和我一起出教室门。

我一边向外走,一边问道:“杨明,我问你,如果你发现自己亲人很有可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你会怎么做?”

“亲人?那当然是不问了,毕竟亲人不会害你是不是?瞒着你肯定是有原因的咯。”杨明说道。

我摸香烟,递给杨明一根,然后自己点上,一边抽着一边走出校门,杨明说的对,既然是亲人,那就肯定不会害自己,那就肯定有他不告诉我的理由。

只不过,我是真的想要知道啊...。

我又想起我回家拿到的那个地址,当时我姐出院之后,我就和我姐说了,我姐那时候不让我去找那个地方,当时因为我姐的身体很差,我怕她担心,所以就答应了下来,后来事情又太多,虽然经常性的也会想起来,也会担心我爸妈,但我姐一直和我说他们没事。

现在想起来,我姐肯定是知道一些事情的。

还有我一开始进医院,那个律师,还有那个说自己叫做小黑的家伙,他们又究竟都是什么人?

这些谜团全都浮上我的心头。

“三哥我回家了啊。”杨明和我打了一个招呼,在校门外和我分开。

远处铁虾慢慢跟了过来,因为学校距离我姐住的医院并不是很远,所以我就决定走过去。

一边走我一边在心里想那些事情,想了一会儿我忽然发现我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那个地址给忘了,而且那张写着地址的纸也被我姐拿去了。

想了想,我就拿出电话来打给李杰。

“李杰,你还记得我那时候回家,拿到一个地址,你说是都是有钱人住的,后来我们没去的吗?”我隔着电话问道。

“记得啊,三哥怎么了?”李杰在那边问道。

“你记得那个地址在哪里吗?”我问道。

李杰在那头沉默了一阵之后开口说道:“三哥,难道你不记得?那地方我们去过啊,就是那天晚上我们做掉小青花的那个地方...”

“什么?”我一下抓紧手机,不敢相信!

我不是本地人,对济南并不是很熟悉,当时李杰告诉我那地方是有名的富人区,我没有多想。

后来长毛红带着我们去杀小青花的时候,也讲过那个地方住的都是济南最有钱和最有权的人,黑道白道都有,当时我根本就没把这两件事联系起来。

“我当时不是告诉过你吗?我跟踪过张晨,张晨家就住在那里的啊,那天在山上的时候我们不是遇到张晨的吗?我能还以为你记得呢。”李杰说道。

李杰这么一说,我心里好像一下子明白了很多东西,但却又不明白,仿佛好像还隔着一层纸。

张晨家住在那个地方,而我那次回家,从我们镇上的派出所查到我爸妈的户口都被搬走,而来源就是那个富人区,另外昨天晚上我姐和张晨他们也都在一个包间看我打拳...。

“喂,三哥?你怎么了?忽然问这个干什么?”李杰在那边问道。

“没事,我就是一下子想起来,怕自己忘掉,呵呵,对了李杰,你能不能帮我查个事情?”我问道。

“哇!什么时候你变得这样客气?直接讲啦。”李杰说道。

“你帮我查查那个山上,究竟都住着什么人,哦对了,还有就是张晨家究竟是干什么的,还有那个什么大E哥,是不是也住在那个山上,另外上次周冰清说的是十大新秀,看看有几个人住在那里。”

“好的,是不是要偷偷的查?”李杰问道。

我点了点头:“偷偷查,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尽快告诉我,好了,我先去医院看我姐,晚上酒吧见。”

放下电话,已经快到医院,我站在医院门口看了一眼住院部,忽然有点不敢去看我姐姐,我怕我会忍不住问我姐姐,更怕会知道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