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九点。

醒来之后我到了外面才发现李杰他们全都没起来,只有铁虾月锋等几个人已经起床,月锋虽然昨天挂了彩,但今天看起来精神还不错的样子,正在向铁虾讨教。

我喊了几声李杰,找到他,然后把他弄醒,这家伙和我说今天不想去学校了,我没办法只能自己去,毕竟今天学校还是有很重要的事情,今天学校里面就会让学生对校董选举进行投票。

我到了酒吧大厅里面,找到月锋和逸风,把他们两个喊到一边,叫他们今天注意点,西街那边的赌坊有可能会过来闹事,遇到事情先问过水哥和贾正京再做决定。

虽然说水哥那个家伙经常性的表现出不靠谱,但仔细想想那混蛋其实在关键时刻还真的没掉过链子,并且水哥那家伙狡猾的一塌糊涂,否则的话,就他那种胆量也不可能在酒吧一条街混这么久。

月锋和逸风一个就够大能冲,另一个心思缜密,有点和林锐彬类似,但他们毕竟还都太年轻,要让他们对付赵则安那种危险的家伙,暂时还有点困难。

交代完毕之后我就带着铁虾往学校赶,月锋喊了几个小兄弟将我一路送出酒吧一条街。

我上了出租车之后铁虾又在讲最好自己要弄一辆车,否则的话实在不方便,我没吭声,这货开车的技术,我这辈子也不想再坐第二次了,实在不行的话,回头问问那帮子新收的兄弟,什么大狗浪涛他们,看看有没有人会开车的。

在车上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我现在的地盘是在中街,西边是赌坊,虽然凤一玮那个家伙还没有完全将赌坊全部吃下,但已经慢慢坐大,西街赌坊,他已经是最大的一股势力。

而东街这边的高档会所,我目前是根本就没法插足,并且距离中街最近的一家会所,现在是被张晨那家伙拿在手里,那天晚上我赶绝张小龙手下的时候,张晨就已经明确表态,不会让我进东街一步。

而三元镇是在东街的东边,赵则安那家伙搞毒品的,虽然不露面,但却根本没有什么人敢得罪他,毕竟搞毒品的都是真正的亡命之徒,三元镇肯定有赵则安的人,而且不会少,从昨天晚上的情况来看的话,那些家伙都他娘的有枪。

想到这里,我不禁感到有点头疼,倒不是我后悔昨天晚上和赵则安顶着干,毕竟赵则安那种人,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毒枭,我当时要是退一步,和他合作的话,相信不用多久就会和凤一玮一样被他控制。

而且一旦我让毒品进入中街,我手底下的那些兄弟,肯定有人会玩那东西,一旦玩了的话,那在我身边就相当于多了一颗定时炸弹。

想想还真是头疼,当然最重要的是现在我身边可以用来帮我出谋划策的人太少。

林锐彬那个家伙要是在的话,那该有多好?

车子到了学校门口,下车之后我直接从小门进入学校,到教室的时候正好是小玲老师在上课,我在门口喊了一声报告,进去坐下之后,我就拿出手机来问赵磊现在情况怎么样。

赵磊很快就回复我说已经全都按计划弄好。

我上课也没事干,就仔细问了问究竟是怎么安排的,赵磊告诉我说现在高一高二已经基本全都是我们兄弟社的人,高三那边因为景旭的努力,虽然才短短几天,但已经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人加入兄弟社,并且人数还在不断的增加当中。

虽然没有完全掌控高三,但却已经足够让高三的人按照我们的意愿来投票。

而赵磊他们的方法非常简单,就是一级级的往下推。

现在兄弟社蓝翔堂口已经建立了一套完整的体系,在这套体系的顶端,是赵磊,陈腾鑫,景旭,老虫董膘这五个人,往下就是他们各自的心腹小弟,而这些心腹小弟再往下,就都是来自不同班级的“小老大”。

这些小老大都是每个班级的龙头,只要他们一级级向下安排,最后每个班级的龙头来完成这个命令,那大局上面就不会有问题。

这套体系,是我早就想要建立的,只不过之前一直没有机会,也缺乏基础。

现在这套体系建立之后,那么整个大蓝翔,就将被我完全掌控。

有人想要出头当老大?没问题,那首先就得加入兄弟社,不加入兄弟社就想要当老大的话,那根本已经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就好像现在的高三一样,为什么景旭可以发展的那么快?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每个班其实都有想要出头的人,现在景旭回归,绝对是出头最好的机会,只要加入兄弟社,并且在本班有一定的威望,那兄弟社就力顶你成为班级龙头,相反你不加入兄弟社就想当龙头的话,就得看看你们班有没有人是兄弟社的,随便一个人只要是兄弟社的,背靠这么庞大的组织,虐翻竞争者就是分分秒,这是从高三组织内部瓦解他们。

不久之后新高一,这个方法也肯定可以。

赵磊甚至还提出要把我们兄弟社发展到周边学校去,在周边学校也开堂口。

好比距离我们最近的二十九中,兄弟社可以过去发展一些社员,然后支持他们,让他们在学校里面形成一股势力,足够正常应付学校里面其他势力,当出现大战的时候,蓝翔兄弟社内门人马就出动过去帮忙,这么多人团结在一起,吓都吓死他们。

我觉得赵磊这想法不错,就让他先找个小一点的学校,容易搞定的试试看。

说实话赵磊这个家伙虽然打不是很能打,脑子的大局观也不够好,但做这种战术级别的小事,执行能力和细节处理还真的很不错。

“好好搞,希望一两年之后,在你到高三的时候,我们兄弟社的大旗可以插到更多的学校,到时候你以毕业,我保证交给你更多更重要的产业来打理。”我一边鼓励赵磊,心里却还是在担心赵则安那个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