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东军故技重施,一边朝着右边躲去,一边抬左手想要荡开我的拳,但是这一次,我打出的拳却并不是打他胸口,而是抓住了他的左手,用力猛然一拉,将他往右躲开的身体拉回,然后狠狠一肩膀撞在他胸口,八极拳威力最大一招,贴山靠!

“砰!”的一声,谢东军洞开的胸口被我的肩膀狠狠撞到,双脚离开地面,整个人飞起的瞬间,身上的汗水一下子震散,好像一阵水雾一般,嘴巴张得好像能塞下一颗鹅蛋那么大。

“山仔漂亮!”贾正京在场下握紧拳头,激动得喊出声来,四周的观众席上,好多人忍不住站起身来,想要看个清楚。

虽然这些人全都见惯了高手过招,但其实高手过招往往不具观赏性,毕竟大家都是高手,谁也不敢轻易出重招,下死手,那样的话一击不中就会被别人抓住破绽。

所以高手过招往往会变成互相试探和拉扯,好像小孩打架一样难看。

只有实力悬殊,才会出现极具观赏性的擂台赛。

这种一记重招将人打飞的场面,除了电影里面,现实擂台上发生的几率很少发生,所以这一下整个拳场瞬间就好像沸腾起来,一班有钱佬全都激动得站起身来,握紧双拳,两颗眼珠恨不得瞪出去看个清楚!

“砰”的一声,谢东军重重摔砸在地上,整个人身体身子在擂台上弹跳了一下。

“这才是拳打南拳,脚踢北腿呀!过瘾!”台下有人呼出声来。

我正要上前继续追打,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彻底废了谢东军,送他上西天,忽然下面有人喊道:“都兵刃啊!我出五十万!叫他们斗兵刃!”

现在我占据巨大优势,这是生死斗来的,我会听你讲斗兵刃就放过干掉谢东军的机会?

我理都未理那个有钱佬,直接向前冲出,准备干掉谢东军,忽然擂台下从下台之后就一直站在那里未出声的主持人伸手抓住垂挂在擂台下的格子尼龙网,用力一拉,整个人好像一只鸟一样就飞上了擂台,在我一拳朝着谢东军脖子轰下的时候,他两步好像一支箭一样冲到我身后,伸手抓住我的肩膀,轻易将我拉回。

我的拳头最终停止在谢东军脖子前,没能轰下,谢东军睁大了眼睛,剧烈喘息,双眼当中满是恐惧。

“收手啦!没听到客人说斗兵刃吗?上了台,命就不是自己的!该搏命的时候搏命,该听话的时候就听话,不然我废掉你双手双脚,丢你去喂狗!”擂台主持人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说完,他一用力,我就被他拉得往后连退好几步,他用手指着我,眼中警告意味明显。

“山仔,回来!”贾正京在那边喊我,我回头走到那边,弯下腰的同时回头看了下,那边谢东军已经被主持人给扶了起来,主持人兼裁判正在问他想要用什么武器。

“山仔,打的漂亮,没有丢肥仔的威名!拳套接着!”贾正京从下面将两只铁拳套丢上来,我伸手接住,慢慢套,开口问道:“8号包间里面究竟是什么人,鬼哥查到了吗?”

“你现在就不用多想和分心,你已经赢定了,但是要防止阴沟翻船,马上用兵刃,多加小心,那家伙右手被你废掉,只剩下左手,哇!你的一口吐痰神技简直霸道呀!直接翻盘打到他呕吐得根本停不下来,再接再厉!回头我将这个好消息打电话讲给肥仔听,他一定会为你骄傲!”贾正京这时候很激动,话比较多,语速还很快。

我慢慢将拳套戴好,喝了一口贾正京丢上来的水,含在嘴里转身。

那边谢东军也已经准备好,他身上的警服被脱掉,只穿了背心,一把薄刀被绑在了他已经被我一脚踩废的右手上,左手还提了一把宽背砍刀。

“我挑!一只手废掉还玩双刀!够阴险!山仔你回来!换装备呀!他玩双刀你戴拳套太危险...随便被刮到一下就受伤,战斗力大打折扣,说不定会被他翻盘的呀!”贾正京砍刀谢东军绑了双刀之后在下面叫。

这时候拳场的观众都已经站起身来,拼命的瞪着台上看。

今晚他们之所以会来捧场,不过是听闻有生死斗,另外两个都不是拳手,一个未成年,一个是警察,这样的身份足够引起他们的猎奇心。

所以一开始他们只是来看人被活活打死,根本就未想到还会这么精彩。

现在开始斗兵刃,拳场都弥漫着一种疯狂嗜血的氛围。

“今晚真是超值呀!没想到这么精彩,虽然我买了黑暗警长,但接下来还有斗兵刃,那个人渣警察右手受伤,绑了双刀,反而有更大的胜算,说不定还能赢钱!”

“我看那个什么小霸王也悬,虽然用的武器有个性,一双拳套,指虎和拳套是最短的兵刃,虽然说一寸短一寸险,但那是对高手而言,这小子只有半年八极拳底子,加上三脚猫北腿功力,用拳套对双刀?简直是找死呀!换做是我肯定是拳套加双刀呀!”

“就是,又没讲只能用一种武器,这个唐山是自信爆棚还是白痴?”

贾正京扭头听到场边观众对话,赶紧回头朝着上面喊:“山仔!回来!套着拳套一样可以用双刀啊!”

我听到贾正京的呼喊,但是却根本不回头,而是继续朝着前面走去,那边谢东军也开始朝我走来。

我们两人越走越快,场边的观众议论声渐渐停止,贾正京也不再呼喊。

当我进入到谢东军的攻击范围,他直接双刀两个方向朝着我斩来,我却不退反进,忽然向前冲出,同时张开嘴,将含在嘴里的水喷在他脸上。

谢东军下意识反应往后退,双手刀慢了一拍,清醒过来继续发力砍我的时候,我已经一拳轰在他脸上,铁拳套指骨处的突刺一下将他的脸打烂,重拳叫他面骨裂开。

继续向前一步,又是一拳打在他另一侧的脸上。

一步一拳,接连不断,落在他左右脸颊,谢东军双手刀还未斩到我,就已经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