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东军从地上慢慢爬起来,扭了扭胳膊和身体,看着我狞笑一声:“半年八极拳,在我面前就是吃屎的命,这次让你侥幸躲过,我看你还能躲几次?”

他说着转身看向下面:“你们不是要看虐杀吗?现在就给你们看我怎么虐杀他!我要把他的手脚一只只坳断,然后撕开他的嘴...”

“这家伙真的是警察吗?怎么比上次那个制造灭门惨案的家伙还要凶恶?”台下一个观众忍不住问身边的同伴。

“恶就足够恶,可惜用错道了,否则肯定是个优秀警察...”另一个男人说道。

谢东军还在叫嚣,我已经喘息回过神来,双脚交错向前快速几步弹走,到了谢东军身后,趁着他还未回头,直接一脚朝着他腰眼弹踢。

“砸钱给我,我给你们看虐...”谢东军一句话还没说完,被我一脚踢中腰眼,后半句话被我踢得缩进了肚子。

一脚踢中谢东军,可惜这一脚我因为担心被谢东军抓住继续对我用锁技,并没有用全力,只踢得他侧退几步。

谢东军转过身来面对我,摆出军体拳架势:“这点力量也想打死人?要不要我来教你人体要害在哪?”

他说着拧身朝着我扑上来,我往后小推一步,双手连续排开他打来的两拳,左腿忽然在地上一撑,右脚一脚朝着他小腿骨正面踢出,将谢东军踢得身体失去平衡。

谢东军冷不防被我用戳脚招式踢得失去平衡身体往下摔倒,还想伸出双手抓住我的身体,我脚下一动,不等他砸落在地上,已经到了他身侧,又是一脚谭腿,狠狠踢在他肋下。

这下终于将谢东军踢得发出一声痛呼。

“砰”的一下,谢东军砸在地上,他并没有像我一样迅速打滚远离我,只是翻过身来,躺在地上面对我。

我现在知道军警格斗术当中包括擒拿锁技,当然不敢轻易靠近谢东军,否则的话被他一招擒拿拿住,我就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我看到谢东军这样,往后退了两步。

“来啊!有种上来打我啊!”谢东军躺在地上,对我用激将。

台下的观众见我忽然一脚将谢东军踢翻,这时候也来了热情,有人已经认出我刚才用的是戳脚和谭腿,顿时议论纷纷。

“那小子不是只有半年八极底子吗?怎么忽然用戳脚和谭腿?”

“八级是南拳,戳脚谭腿都是北腿,拳打八极,脚踢北腿,教这小子功夫的人不是大师就是白痴啊,只有宗师级别的国术高手才可以做到南拳北腿融合...”

“我看也是,不过想想如果只是对付一般人或者进行过简单格斗训练的人,南拳加北腿,就算没有融合也没有关系,实用就好啊。”

谢东军躺在地上,见我一直不上去,又听到下面的人议论说什么南拳加北腿的,脸色渐渐没那么嚣张。

“唐山,上来打我啊!有种你...”

“阿噗!”我看到谢东军这狗逼张口说话,还很嚣张,我又不敢真的上去,干脆张嘴一口痰就吐了出去,这一口痰正好落进谢东军嘴巴,谢东军一下闭了嘴,脸色好像吃了大便一样难看。

下面原本议论纷纷的观众也一下子全都倒吸一口凉气。

“呕...”谢东军一下爬起来,一边死死的看着我,一边拼命的干呕,但却只吐出几口口水,看样子这货还把我的痰给吞进去了!

我就草!这么好的机会,不上白不上!

我两步向前冲出,假装挥拳,谢东军慌忙抬手来挡,但我拳头挥出一半忽然止住,一脚弹踢,踢中他的胃部:“帮你催吐!”

谢东军本来就恶心的想要吐,被我一脚踢中胃部,这下张嘴“哇”的一下真的吐了出来。

我一看他吐了,怎么可能放过这个好机会?上去直接双拳齐出,一左一右打在他两侧脸上。

“砰”的一下,谢东军吐了一半被我双拳忽然轰到,整个人身体一顿,然后嘴巴里面的胃液好像爆浆一样,直接喷了出来,好似一道直线。

我侧身躲过的同时,脚下戳脚踢出,踢得谢东军摔倒在自己得呕吐物上,然后又是一脚狠狠踩在他得右手上。

“啊!”的一声惨叫,谢东军右手手掌指骨起码骨折三四根。

我这一脚踩出,甚至都听到了“咔擦”声。

“好恶心...看了这么多比赛还从来没看到把人打吐的...”

“这真是...今晚这钱花的值,虽然很恶心,但真的好刺激...”

台下的观众再次开口。

我游走在谢东军身边,时不时的给他来一下,谢东军呕吐完毕之后,右手已经被我废掉,整个人身体发虚,缩成一团,我渐渐不好下手了。

这时候我已经听到下面有人在说要上兵器,让我们用兵器斗,于是往后退开一点。

谁知道谢东军却忽然从地上一下爬起,好像发了疯一样朝着我冲过来。

估计他也知道现在这种情况如果是斗兵器的话,他必死无疑。

面对发了疯一心只想着抱我冲下擂台的谢东军,我往后退了两步之后故技重施,一拳轰出的同时大喊一声:“看拳!”但脚下右腿却狠狠踢在他胸口。

谢东军这时候已经有点不支,加上被我喊的“看拳”误导,没能防住我的腿,被我一腿踢得身体停下,脸上露出痛苦神色,我右腿还没落地,左腿已经再次踢在谢东军胸口,这一次直接将谢东军踢得往后退了一步。

“三十六路谭腿连环踢!”下面识货的人立即喊道。

但最终我却双腿落地之后稍稍停下,并没有踢出连环弹踢,我的腿功,只不过是跟着铁虾学到一点点皮毛,我真正强的,还是八级拳!

双腿落地,稍稍停顿,然后一起发力,追着向后退的谢东军而去,两步之后已经到他面前,右腿狠狠踩在擂台地板,发出“砰”的一声闷响,整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