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我一脚重重踏在擂台地板上,谢东军双眼微微眯起,左脚用力向外侧踩,同时抬起左臂,向上打来。

我一记八极冲拳轰出,打出完美整劲,谢东军如果吃我这一拳,至少也会一段时间内缓不过劲来,但我这一拳却不仅落空,甚至右拳也被谢东军左手缠上。

谢东军早在我用力踏地的时候,就已经左脚发力做出侧身躲避动作,同时向上抬起的左手将我这记冲拳抬高,使得我整个人因为惯性而失去平衡。

我一拳打空,失去平衡,心里知道不好,赶紧翻身想要暂时远离谢东军,但被他抬高的右拳却被他左手一个翻腕缠上。

谢东军翻腕抓住我的右手手臂,嘴里发出一声低吼,用力拧住我胳膊。

肩膀部位一下传来撕裂疼痛,我整个人不由自主的随着谢东军拧胳膊的动作而放低腰段,转身背对谢东军,还未反应过来,就已经被谢东军从后面探过来的右手勒住了脖子。

“很不错嘛,还会八极拳...”谢东军左手拧住我右手,将我右手折住,右手勒住我脖子,在我耳边低声说道。

我这时候右手肩膀好像撕裂一样疼,整只手臂都像是要被拧断一样,脖子也被谢东军死死勒住,气都喘不过来,左手想要攻击谢东军,但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法发力。

“八极拳讲究整劲,其中又对地面借力尤为倚重,半年的八极拳,我把你拎起来,看你打什么整劲!”谢东军说着右手发力,已经将我整个人都拎得双脚离地。

“八极拳很厉害,但很遗憾,看来你不知道我们警校学的军警格斗术本来就是脱胎于八极拳,同时还吸收传统武术,散打,擒拿格斗,截拳道,气功,点穴等等功夫结合而成,你这半年八极拳,在我面前就是个笑话!”谢东军咬着牙齿,勒住我脖子,在我身后说道。

我这时候被他勒住脖子,双脚离地,左手虽然空着,但却因为贴得谢东军太近,没法发力。

只要两分钟,我肯定会被谢东军这一记擒拿锁喉直接给弄死!我必须要想办法!

“搞什么!这样就被锁喉啊?看样子还不会拆锁,还看个蛋!喂!学生仔,拆锁啊!用你的左手拆锁啊!”场下一个观众站起来喊道。

我就草了,这家伙说的简单,换你被锁住喉咙试试?他娘的老子练的是八极拳,又不是摔跤擒拿,我是万万没想到谢东军这个家伙居然会锁技,否则的话,绝对不会和他贴身打的。

这次真的是大意了。

“山仔!掐他呀!”贾正京在下面喊道,这家伙现在也已经慌了,估计他和鬼哥对功夫都不是很了解,居然都没告诉我警校教的军警格斗术是脱胎于八极拳。

如果我早知道,肯定就知道谢东军对八极拳很了解,当然就不会这么傻乎乎的冲上来就对他放一拳八级冲拳了。

“怎么样?是不是已经感到胸口快憋炸了?再过半分钟,你就会彻底失去意识...半年八极拳就以为天下无敌?这次,是你自己找死呀!”谢东军说着勒住我的脖子,用力把我顶高,不顾我挣扎,带着我往擂台边边上走去。

“喂!放下那小子,重新打过,这样就被干死太不精彩啦,要看血浆爆流的虐杀呀!我出二十万!”下面又有一个有钱佬站起身来。

谢东军的经纪人小秃赶紧冲上去,正想接钱,谢东军冷冷开口:“我不会放过他的,还有半分钟,就能叫他死,你们想看血腥残暴,我可以虐尸给你们看。”

他这话一出口,顿时那个站起来喊着要看虐杀的家伙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山子!”在我已经被谢东军勒得脸色发白,满脸都是汗,视线都好像有点模糊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一声喊,似乎,是我姐?

我好想回头去看一看,但是我做不到,我拼命扭头,只想要回头看一眼,看一眼究竟是不是我姐,但谢东军却以为我想要挣脱,勒得更紧了。

被勒住脖子,颈椎不断的话,三分钟就会死去,我不知道已经被勒了多久,只知道自己的力气正在不断流失,每一秒都过得很漫长。

难道就这样死在擂台上,死在我姐姐的面前?那样我姐姐会多伤心啊。

不行,我绝对不能死!

我开始拼命回想肥仔陈教我打拳的细节,我只会八极拳,我没有学过锁技,根本就不可能解开谢东军的锁喉,那我就只能从八极拳当中找破解现在情况的方法。

“八极拳,最重要的是整劲,但整劲的诀窍在于腰部,你的腰部够强大而不僵硬,才能整合全身的力量,两仪式站桩练的就是腰部...”肥仔陈的话。

“老板,从你的步伐来看,你的基本功练错了路子呀,你确定你站桩站的都是两仪式?”这是那天晚上我让铁虾教我戳脚的时候铁虾看过我步法之后说的话。

为了能够锻炼腰力,在遇到铁虾之前,我一直都是上课的时候屁股不坐板凳,凌空好似蹲马步一样来锻炼,但却没想到因为姿势不对,造成腰部僵硬。

想到铁虾,我忽然想起那天铁虾和狂人涛对打的时候,铁虾一脚抬高好像一字马一样,然后下踏踩在狂人涛胸口,将狂人涛从楼梯上踢飞的画面。

一下子,铁虾踢给我看过的三十六路谭腿在我脑海当中出现。

“死吧!”谢东军再次再次发力,用胸口顶住我后背,腹部顶着我的腰,将我整个人拎得更高,好叫我双脚不能着地,不能借力。

我一咬牙,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腰部,腰部肌肉猛然崩紧,同时右腿向上猛踢,身体一下猛然荡起,整个人弯成弓形,右腿小腿骨正面撞上谢东军抵在我肩膀上的脑袋。

“砰!”的一下,谢东军带着我倒向地面。

两个人的力量叠加,砸得谢东军发出一声痛哼,右手松开,我直接一滚,从他身上滚开,喘息一口之后立即跳起,退出两步,远远避开,双脚再次站定之后,摆出戳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