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大哥,你看我年纪已经五十多了,家里是湖南的,多少年没回家了,今年房租到期了,这店我明年不准备开了,所以...我这真的是要准备带着店里的伙计回家过年了,明年就不过来了,”老板听到水哥的话,冷汗直下,赶紧开口。

“不开了?”水哥骂道:“我挑!不会吃穷你的啦!你这人怎么一点胆气都没有?”

“水哥,记得把钱给干净,然后去找房东,这店我们拿下。”我听了之后一锤定音。

水哥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我已经走开,留给他一个背影,正愁着没有多余的路子有收入,这不正好?这店也挺大的,平时生意还不错,我手头上有点闲钱,不拿出来做生意干什么?

吃过饭之后,我就将乱七八糟的事情都交给水哥和逸风还有月锋去做,自己则回到酒吧休息了一下,然后就去打拳。

打拳结束下来,问了一下,贾正京那家伙不在,不过已经帮我把兄弟社规矩都弄好了,我看了下还挺完善的样子。(自行百度洪门诗,否则我复制过来那就是一片汪洋之水啊)

到了吧台那里,看到沈佳宜已经过来了,我走了过去让沈佳宜给我倒了一杯啤酒。

沈佳宜给我倒了酒之后,就托着下巴撑着柜台看着我,我喝了一口放下杯子,沈佳宜伸手拿过去也喝了一口。

喝完之后继续看着我。

“我很好看吗?”

“不好看。”

“那你看什么?”

“看不腻。”沈佳宜笑了。

我也笑了起来,看到她这样看着我,我就知道,就算周冰清对她有过追求或者其他,也根本都未打动她。

“我们都好久没有在一起很长时间过了。”沈佳宜说着微微低头,看着木质吧台上的纹理,伸出手在纹理上画来画去。

我又喝了一口酒,然后问道:“那你想要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啊,我就只是想要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多一点。”沈佳宜说着抬起头来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伸过头去,隔着一排在昏暗灯光下好像璀璨墨玉一样的酒瓶亲了她一下。

沈佳宜的脸一下就红了。

“你脸红的样子还真好看。”我看着沈佳宜,说道。

沈佳宜的脸更红了,我正想再说点什么逗逗她,忽然边上就有一道声音传来:“哇!三哥被我抓拍到了!你亲沈佳宜的样子好猥琐啊!”

我扭头一看,李杰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搂着赵莉莉,正笑吟吟的看着我们。

“莉莉你来了?”我转过身来,直接无视李杰,沈佳宜红着脸问赵莉莉要喝什么。

赵莉莉走过来要了一杯果汁:“这不是放假吗?我好久没看到李杰了,我哥今天过来了,我也就过来看看。”

“我和你说了的嘛,我和三哥现在都很忙的,刚才你也看到了,我带着你在街上走一圈,哇!那么多人喊我大佬杰,我现在正在事业的上升期,我不能懈怠的,还有啊,告诉你,明年我就要去英豪上学了!够屌吧?”李杰抢过我的啤酒,一口喝干。

“去英豪?你?”赵莉莉显然是不敢相信。

“怎么?你不相信就问三哥啦!”李杰一边随着酒吧里的音乐打摆子抖腿,端着啤酒说道。

我对赵莉莉点了点头。

赵莉莉一下子神色黯然,没有说话,回过头去捧着沈佳宜送上来的果汁喝。

“怎么了?”我问道。

“没什么。”赵莉莉咬着吸管,用余光看着正随着音乐抖来抖去的李杰。

我叹了口气,李杰这家伙说实话有点不正经,做兄弟的,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希望他不要太对不起赵莉莉吧,毕竟赵莉莉跟他的时候,他那时候可比我还要惨。

“安啦,男人都是鸟,就是要飞的,飞的越高才越强,我们女人就当树好了,他们累了总会下来歇脚的。”沈佳宜明白赵莉莉的情绪,安慰赵莉莉。

“可是又不止一棵树。”赵莉莉说道。

沈佳宜没话讲了,她瞪了我一眼,我耸了耸肩膀,表示自己很无辜,这特么关我什么事?

“喂!李杰!你不许对不起莉莉啊!”沈佳宜从后面打了一下李杰脑袋。

李杰回过头来:“大姐,你这话是怎么说啊?我大佬杰另一个外号就叫做情圣,用情最专一,我家莉莉知道的哦?来亲一个么么扎。”

“真尼玛肉麻!滚啦!”我一脚把嘟起嘴要亲赵莉莉的李杰踹到地上,然后拎了一支酒,过去和几个坐在下面看节目的兄弟喝了一点酒。

到十二点的时候,逸风和水哥回来了。

“三哥,肉场全部搞定,这是今天收到的数。”逸风说着把一个黑色的皮包放在我面前。

我没有伸手去拿,问道:“兄弟们全都安顿下来了吗?”

“全都安顿下来了。”逸风微微喘气,看来今天这一个晚上,他够忙的。

“现在红棍加上大黄和表弟也只有七个人,我们光是肉场就有八间,酒吧那边也已经有三家交了清洁费,所以我让大头也罩一个场子了。”逸风有点担心地对我说道。

我拿过装着钱的那个包,隔空丢给乐天,然后对逸风说道:“大头不是我针对他,他办事能力实在太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每次都给我捅娄子,这次我就看在你的面子上,再给他一次机会,要是再给我捅娄子,就按家法办。”

“谢三哥。”逸风说道。

“喝点酒啦。”我站起来,拍了拍逸风的肩膀,逸风这个家伙办事能力确实不差。

“三哥,什么时候动其他地方?”水哥问道。

我回过头来看着他:“先把肉场和酒吧稳住,叫他们收小弟,人手要多,但有一点要注意,不许把这条街的商户逼得没饭吃,尽量减少影响,另一方面,谁收的小弟谁负责,我会让月锋盯着,谁的小弟犯家法,自己交出人来,绝对不许包庇,这话先和他们都说在前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