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哥打了个哈哈,避开我的目光说道:“我就知道三哥够义气,要不然我阿水天纵奇才,也不会在三哥你还未发迹的时候就跟着你。”

“够了够了,别扯淡了,肉场现在就已经全都拿下,但是酒吧那些老板还没归拢,上次我和逸风商量过了,准备找点外面的人去酒吧搞事,搞到他们求我们去罩场子,你们看着行不行得通?”我问道。

我这一说出口,月锋就开口说道:“这样是不是不好?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那些酒吧老板肯定会知道,他们知道之后会很难看的。”

“难看?哇!我水哥亲自出面,他们都给我打马虎眼,他们没想到这会让我水哥面子难看,那为什么要让他们好看?就是要叫他们明明知道,但却无能为力,只能来求我们!”水哥说道。

“好,这件事就这样定下来,刚才那个大狗不是说他可以招呼几十个兄弟进城吗?其他人应该也都有留在郊区的小兄弟,就让他们的人做,每个人出十个人,召集过来就就那些酒吧搞事,我们的人也要在里面,但不要动,如果他们吃亏,我们的人就上,月锋和逸风,这件事你们带头,一定做漂亮!”我说道。

“知道了三哥。”月锋和逸风点头说道。

说完这件事之后,我又向水哥了解了一下谢东军的事情,基本和水哥在电话里面和我说的差不多。

商量完毕之后,我们就准备出去吃饭,出门之前,又遇到回来的贾正京,贾正京听到我说已经开了堂口之后,脸色有点难看,他把我一个人留下。

“山仔,你开堂口太急了。”贾正京说道。

“是急啊,不急我也不会开啊,现在这么多人跟着等饭吃,要是不早点定下来,出了乱子怎么办?”我问道。

“你讲的也有道理,可是你知道这些地方究竟怎么搵水吗?”贾正京问道。

我摇了摇头:“知道一些,但肯定没正京哥你知道的多,所以我本来就打算找你说啊。”

贾正京听到我这么说,脸色好看了一点,他开口说道:“那好,山仔,这事回头我们慢慢讲,不管是肉场还是酒吧,水都很深的,现在我还有事去找鬼哥,回头我们再聊,不过我先讲一句,想要赚大钱,首先要有胆量,另外心就一定要狠。”贾正京说着拍了拍心口。

“我知。”我说道。

贾正京急匆匆的去找鬼哥之后,我一个人往外走,到了门口的时候我停了下来,递给木头一根香烟:“木头哥,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说。”木头点着香烟之后抽了一口。

“鬼哥手头上有做白小姐生意吗?”我问道。

木头转头看向我,严肃地说道:“鬼哥如果在大陆做白小姐生意的话,我们连这里也会呆不下去,政府是严禁白小姐生意的,做那种生意,不但危险高,而且伤天害理,就算是混江湖,也是会有原则和底线的。”

我点了点头:“那就好,我也觉得那玩意不能碰,一碰就彻底洗不干净了。”

“知道就好,不过山仔我得提醒你,你自己不碰,但总会有人碰,这种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好。”木头说道。

我点了点头,和木头打了一个招呼,朝着外面走去。

到了火锅店一进门,我就看到水哥正在和老板扯皮。

“呐!这才是我们老大,三哥,你还是和他讲吧,我决定不了的啦。”水哥对那个老板指着刚进门的我说道。

我走过去,那个老板赶紧上来给我打招呼,还掏出香烟来发给我:“三哥好三哥好。”

“什么事?”我接过香烟点上。

“三哥,是这样的,这马上过年了,我这店最近就准备要给员工放假过年...”这老板听口音好像是个湖南人。

“过年?现在学生才刚准备放假,这都过年了?”我问道。

“啊...这个...”那个老板额头冒出了汗水。

这时候水哥把我拉到一边小声说道:“三哥你是不明白,以前我罩着酒吧一条街的时候,手底下平时跟着我吃饭玩乐的小弟也就二三十个,现在你搞这么大,哇!一百多号人!吃饭就算是吃自助火锅,那一顿一个人也要五十多,哇,就是五千块。”

我皱起眉头:“是这么说,所以才要赶紧分场子,让他们自己开工。”

“三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以前带小弟吃饭玩乐都是不花钱的,今天在这家吃那家玩,明天就换个地方,最近我们连续在这家店吃了好几顿,老板撑不住了...”水哥说道。

我明白了过来,原来是他娘的前几次吃饭都没给钱啊。

“老板不好意思,前面的钱我都会算给你,今天的也会给,我没注意到这一块。”我转过身对那老板客气地说道。

谁知道我这么一说,把他给吓到了,他连连摆手:“我怎么能要三哥你的钱呢?三哥你的兄弟来我这里吃,那是看得起我...”

我皱了皱眉头,这时候水哥在后面拉了我一下:“三哥,你不能给钱知道吗?你要给钱,以后兄弟们就都得给钱,我们混社会的,在自己地盘耍还给钱,那还叫混社会吗?”

“别人那样干,但是我就不能,你也说了,我现在手头上兄弟一百多,以后更多,这都不给钱,这条街的店都别开了,不能那么整。”我说道。

水哥急了:“你怎么就不明白?我们这种人,就是吸血虫你知道吗?吸血虫就得有吸血虫的觉悟,你放心啦,他们不会开不下去的,开不下去就走人咯,换个人来开,我以前虽然手底下兄弟二三十号,但这条街的混混可也不少啊,你现在只不过是所有人都到了你手下而已,没有游勇散兵而已,你放心,他们撑得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