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头出门之后,我看了看屋子里面,留下的人有水哥,赵磊,陈腾鑫,月锋,大黄,表弟,月锋,剩下的还有五个人站在这里,都是新跟我的混混。

其中我竟然看到一个眼熟的人,林胜华,这家伙那天晚上我们扫肉场的时候,曾今带着他的兄弟把李杰他们都给赶出店外,最后是被水哥忽悠住,自己直接放弃那家肉场的。

“林胜华,我记得你。”我朝着林胜华笑了笑。

林胜华看到我看着他,有点激动,对我说道:“三哥!”

我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另外四个人:“你们都叫什么?”

“我外号叫大狗。”一个长得又胖又高的家伙开口说道:“以前是在城西混的,手下兄弟这次跟我进城的十五人,有需要的话,郊区那边可以喊上个五六十号人。”

听到他这么说,我笑着问道:“这么大的能量,在我这里只当一个红棍,你不委屈?”

“不委屈!郊区没什么油水,这里毕竟是城里,想出头,就得人往高处走。”大狗说道。

我点了点头,心里默默记下,又看向另外一人。

“三哥好,我叫刘涛,别人都喊我浪涛。”一个头发烫染过,长得挺帅,有点像谢霆锋的家伙开口说道。

我一看这家伙就觉得似曾相识,仔细看了看他的眼睛,发现这家伙眼睛里面带着邪光,好像当初我看到酒吧一条街专门做女人生意的姑爷仔双飞一样的眼神。

“泡妞很行?”我问道。

“一般般,一般都是妞泡我。”浪涛说着微微一甩头发,习惯性动作。

“在这里就不是妞泡你,而是妞上你,外面肉场酒吧女人多到数不清,年轻,悠着点,小身板别整垮了。”我笑着说道。

这一下大家全都笑了起来,还有人拍浪涛的肩膀,浪涛也贱兮兮地笑开,看来他们几个这两天已经有点熟悉了。

“三哥,我叫王进,是回民,兄弟也都是回民,我不想看肉场,也不吃猪肉。”一个有点黑瘦的人开口说道。

“回民?那要不然就看酒吧吧。”我说道。

王进笑了起来:“行!我最喜欢就是喝酒了!我听他们说这间酒吧以前有个酒神,什么时候能见上一面?”

“酒神?”我皱了皱眉头。

“就是我师父。”李杰在一旁小声说道。

李杰一开口,我反应了过来,这时候水哥忽然在一旁开口:“哇!大佬杰你怎么在?你草鞋都不算呀,要不要我收你做小弟?”

“滚!”李杰站在一旁,气呼呼地说道:“老子就算什么都不是,照样敢揍你这个二路元帅你信不信?”

水哥赶紧讪笑摆手:“开玩笑,开玩笑的嘛。”

李杰和乐天还有张越良我都没有给他们安排,一方面是因为我决定要带着他们一起进英豪,另一方面我这样做的话,也可以让别人没话说,毕竟要算跟我最久的,那当然是李杰和张越良还有乐天,他们三个人我都没给任何权利,那别人还有什么话好说?但是谁也不会轻视他们三个人,因为谁都知道,他们三个是我真正的兄弟。

被水哥这么一打断,剩下的两个人简单的自我介绍了下,一个叫做王磊,另一个叫做赵小鑫。

“大家可能对红棍白纸扇还有不了解,总而言之,红棍就是武的,白纸扇就是文的,双花红棍就是红棍当中的红棍。”我说着看了一眼月锋。

月锋倒是神色坦然,表弟和大黄比较激动,表弟开口说道:“哥!你还是哥啊!”

“大哥,永远是大哥。”月锋嘴角微微上扬,异常牛逼的说了一句。

大家全都会心一笑。

“在我手下,红棍呢,就负责看场子,现在我们手头上可以看的场子肉场就有八间,酒吧有七间,你们每个人都会有场子看,肉场就是妞多轻松,酒吧事多但油水就够好,手下小弟也可以泊车做少爷有工开,回头你们愿意去肉场或者酒吧,自己选,但究竟看哪个,需要我和水哥还有逸风和月锋来决定。大家有没有意见?”我问道。

“没有!”所有人都说道。

这几个人前段时间来这里之前,还都只是郊区的小混混头子,现在马上就可以变成在市区有场子可以罩的小老大,有面子有女人还有钱捞,当然愿意。

“以后酒吧一条街,凡事我们的地盘,武事就归月锋管,文的呢,比如清洁费或者其他收入,就归逸风管,水哥负责调度协调,月锋和逸风,你们有事多交流,多问问水哥。”我说道。

水哥这时候挺起胸口,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

“最后,我想说的是以后大家就是兄弟,回头我会弄出规矩来,谁要是犯了规矩,就按规矩来,所有人,一视同仁!”我扫了他们一眼。

“三哥,那我们几个...”这时候赵磊开口问道。

“你们就管好蓝翔就行。”我说道。

赵磊点了点头,他松了一口气,但脸上也有一些失落。

我能理解他想要来混酒吧一条街,但又怕危险的心情,毕竟赵磊陈腾鑫老虫他们和月锋他们不一样,他们还是学生。

而且年纪也太小了点,我现在重用月锋以及大狗他们这班人,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年纪相对我蓝翔这批兄弟来说,要大上许多,平均基本上都有二十岁,但是赵磊他们就小好几岁,一眼看上去就是学生党,这样就让他们来罩酒吧肉场,很难罩住。

接下来我就让他们也先离开,剩下的就只有我和水哥还有逸风月锋四个人,李杰张越良乐天在一边喝酒。

“水哥,等你小弟刘鑫锋出院,也给他一个场子看,红棍。”我说道。

水哥一听赶紧说道:“哇!三哥本来我还想求你来的,没想到你没忘记。”

“什么人做了什么事,我心里当然都有数。”我盯着水哥的眼睛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