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入门外,冷空气一下就从四面八方压来,将我整个人全都环住,紧了紧衣领,从这家正对着黑玫瑰所在的弄堂到黑玫瑰门口,只有三分钟的路。

我走到门口的时候看到黑玫瑰门口的雪地上已经覆上了浅浅的一层白雪,这时间是晚上九点左右,看这样子是有一段时间没人来酒吧了,那么调戏沈佳宜的人究竟是谁?

“木头哥。”我对门口木头打了一个招呼。

木头和我点了点头。

我见木头并没有什么太多的表示,知道就算有事也不会是什么大事。

走进酒吧之后,我一眼就看到沈佳宜一个人站在吧台那里,长毛红不在,她临时客串调酒师了。

我看到有两个人正背对着我坐在吧台上喝酒,看背影有点眼熟。

“三哥,就是那个家伙刚才碰嫂子。”边上一个兄弟忽然从黑暗当中走过来小声对我说道。

我看了他一眼,不认识,但是眼熟。

“我是跟着逸风大哥的。”这人开口说道。

我点了点头,原来是跟着逸风混的小子。

“好,我知道了,你继续看着去。”我对他说道,逸风这小子看来办事还真的是非常周到,就算是之前全体出动出去晒马,他也没忘了要留人在酒吧看着。

“喂!晚上跟我走啊!多少钱你说个数啊。”我刚回头,坐在吧台那里背对着我喝酒的那个人就又开口对沈佳宜说道。

这时候沈佳宜看到了我,她抿着嘴对我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过去。

那人看到沈佳宜对着我这边摇头,也转过头来看向这边,我们一下子对视,全都愣住。

坐在那里的那个家伙不是别人,居然是谢东军!那个差点把我打废的警察!

“妈了个巴子!”我还没开口,跟着后面进来的李杰冲上去对着谢东军就挥拳头,李杰这家伙是真的喝大了!

“尼玛!”谢东军一下从凳子上站起来,对着李杰就是一脚踹出,直接把李杰给踹倒地了,这一下顿时酒吧里面逸风留下来的三个小兄弟,加上乐天和月锋还有表弟和大黄等人,全都冲了上去,要围殴谢东军。

谢东军一看这么多人围上来,张口就喊:“我是警察!你们想造反吗?”

月锋他们根本就不管,好像没听到这句话一样,直接朝着他们冲了上去。

“都住手!”就在月锋他们要围殴谢东军的时候,我开口说道。

月锋他们全都停下手来,谢东军已经脸色发白,他当警察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着过这么凶的小年轻,以前的时候,就算是遇上真的社会大哥,他只要亮出自己的警察身份,别人都是客客气气的。

“唐山!”谢东军一眼认出了我来,开口喊道。

我甩了甩双手,慢慢走上前去。

李杰这时候从地上爬起来,这家伙是真喝多了,一把从边上搭住我的肩膀,指着谢东军说道:“三哥...他...他妈的打我!揍他!”

我推开李杰的手,继续往前走去,月锋他们见我走近,都低声喊道:“三哥。”

谢东军终于看出我是他们老大,左右看了看,见我不断朝着他走近,他有点怕了,往后退了两步,贴到吧台上,扭头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地方可以逃,又转头看向我:“唐山,你告诉他们,我真的是警察,你们要是碰了我,绝对没好下场...”

“是吗?”我已经走到谢东军面前,忽然抬起双手,朝着谢东军伸出。

“啊!”谢东军吓得发出一声叫,伸手就想推开我。

“别他妈动!三哥就是要打你你也得站直了伸长脖子!”表弟在边上一声吼,把谢东军吓得一哆嗦。

这家伙也就他妈一个欺软怕硬,穿着一声警皮作威作福的软蛋,表弟这一吼,谢东军不敢动了。

我伸出的双手落在他的双肩上,轻轻拍了拍:“我现在动你啦,是不是回头得跟你去喝茶啊?”

谢东军一句话也不说,身体死死的倚住吧台。

“你...你别碰我...”谢东军说道。

我笑了笑,伸手捏了捏他的脸,又在他脸上轻轻拍了拍,然后帮他整理了一下衣领,接着一转身面对手里拿着酒杯紧张无比的沈佳宜,不再看谢东军。

“今天晚上陪我过夜?”我对沈佳宜开口说道。

沈佳宜一下瞪大了眼睛“啊?”了一下。

我又笑着重复了一遍:“晚上陪我睡觉,好不好啊?小美女?”

沈佳宜愣了愣之后终于反应过来,她微微低头:“好啊三哥。”

谢东军在一旁渐渐反应过来。

我伸出手隔着吧台捏了捏沈佳宜的脸蛋:“真听话。”

“唐山!你这算是强奸!”谢东军那货见我没动他,以为我不敢动他,这时候壮起胆子在边上说道。

“强奸?你他妈眼瞎?没看到我问她了吗?”我一拍吧台,转过脸来对着谢东军吼道。

谢东军吓了一跳,但依旧硬撑着说道:“你这是威胁她!上次在局子里还没被收拾够嘛?”

谢东军说着扭头看向沈佳宜:“小妹妹你别怕,我是警察,有我在他不敢对你怎么样的,他今天要是再敢威胁你,我把他铐走!”

谢东军这货自认为吃准了我不敢动他,这会儿开始装逼,打算英雄救美了。

我在一旁冷笑着看着他装逼。

“这种小混混就会恐吓你们这种刚刚踏上社会的小姑娘...”

“你真的是警察?”沈佳宜眨着大眼睛一脸求助地看向谢东军。

谢东军一看她可怜兮兮的模样,色胆大了起来一拍胸口:“当然是!要不然他们怎么不敢动我?你放心,今天只要有我在...”

“那你刚才说什么让我跟你去开房,要多少钱我自己说?警察都这样吗?”沈佳宜继续眨着“天真”的大眼睛问道。

谢东军一下说不出话来:“我...”

“警察很了不起吗?还不是败类!”沈佳宜说着从吧台抽屉里拿出一沓钱拍在吧台上:“你钱很多?我告诉你,你给再多钱我都不要,我就只让三哥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