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月生指着铁虾说要和他单挑,这一下我们这边几乎所有人全都震惊了,瞪大了眼睛和嘴巴。

只有刚刚跟着月锋杀回来的大黄和表弟咋咋呼呼。

“咋地啦!欺负人家个头矮啊?我也挺瘦,你咋不和我打腻?”大黄拍着胸口说道。

“会不会打架,当没当过老大啊?打架就要一个打好多个,单挑就要揍老大啊!要不然咋混出头腻?”表弟抱着鹰憨笑着。

这哥两确实有意思,但他娘的一个打好多个,有几个人可以做到?大部分混混还不是人多欺负人少?单挑就找老大,今天街上所有混混都是打着这个心思,但他娘的看到你们这群浑人猛汉,还有谁敢说要找我单挑?

赵月生其实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毕竟他带着人围了我的人,他又带着这么多人,三十多号,和其他三三两两的混混不一样,人数和我们差不多的,这要是没打就跑,那也太丢分了,以后估计都没法混,所以这家伙灵机一动,找铁虾单挑。

这时候大黄表弟一人一句发自肺腑的劝告,说的赵月生脸都红了,但赵月生就是不松口,依然指着铁虾说道:“我就要和他打!”

我一把按住了自己的脸,作死啊这孩子。

“铁虾,人家一定要和你打,你就打吧。”

“老板,他还是个孩子。”

“嗯,我知道。”

“老板,我打架也有瘾。”

“嗯,我也知道。”

“老板,我打架的瘾和这哥两不一样,我打架的瘾是喜欢把人打残。”

“这我也知道...没办法,他作死啊...”我对铁虾说完之后,一挥手,留下铁虾,带着其他人朝着前面走去。

没走开几步,我就听到后面传来了赵月生的惨呼,就一声。

“我了个大槽萝卜白菜!哥!那矮子会功夫!真会功夫!一脚把人踢出五米远!”表弟惊呼道。

“别瞎说!找死啊你!你骂谁矮子呢!”月锋紧张地说道。

我回头看了一眼,铁虾不止一脚把赵月生踢出去五米远,还一脚把赵月生踢得撞在他们那群混混里面,撞翻了七八个人,只是一脚,就让那些家伙全都吓得屁滚尿流,开始互相拉拽着跑路了。

铁虾站在那里站了一会儿嘴里嘀咕了几下,不知道说了什么,朝着我这边跟了过来。

十分钟不到,这时候原来满大街的混混基本全都消失,雪还在下,风还在吹,人一少,街上好像都变冷了。

“一家一家的打过去吧。”我开口说了句,李杰张越良乐天立即带着人朝着清水湾边上那家,找了街上混混看场子的洗浴中心走了过去。

可以被这几间肉场老板看中拉来看场子的混混,当然实力要强一些,至少得镇得住在街上晃荡的那些混混,李杰他们一进去,免不了一场恶战。

李杰他们几个刚进门,里面就冲出拿着砍刀和铁棍的混混,发了疯一样的朝着李杰他们打,硬是把李杰他们逼出了门。

“谁他妈进来我今天砍死谁!”带头的那个混混身上被砍了几刀,还在流血,手里拿着一把砍刀,一边狂舞一边站在门口咆哮道。

我皱了皱眉头,遇到狠角色了?

“三哥,让我来。”这时候水哥从边上冒出来,开口对我说道。

我看了他一眼,有点不可置信。

水哥朝着我一抖眉毛,挽起嘴角微微一笑,那眼神仿佛在说看我的!然后整理了一下衣服,抬步朝着前面走去,他走到前面停下,整理了一下衣服,对着那个死死抓住门框,显得有些疯狂的混混一抱拳:“这位兄弟!这间场子本来就是我们三哥罩的,这几天三哥不在,去办了大事!有劳兄弟照看了!现在三哥回来了,三哥说了,回头请你喝酒,谢谢你这几天的关照,以后都是朋友!”

我们一下子全都呆住了,水哥这个扑街他娘的说的都是什么啊?

贾正京站在一边饶有趣味的看着水哥,点了一颗烟说道:“阿水这个扑街还是有点用的。”

贾正京话音刚落,那个死死守住门口好像发了疯一样的混混放下了手里的刀,好像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但是嘴上却说道:“那刚才你们的人...”

“不打不相识,三哥是做大事的人!只喜欢和能做大事的人打交道,三哥刚才以为你们和街上那些小毛孩一样,现在看到你们够猛,打心眼里欣赏你们。”水哥直接打断那个混子的话。

那混子显然非常受用水哥的这顿吹捧,回头朝着里面一挥手:“兄弟们我们走!”

完了之后他又看向这边:“好!三哥果然够义气!既然你看得起我林胜华,那以后就是兄弟!有事喊一声!城西工业园能找到我!”

林胜华说完之后带着他七八个小弟直接就撤了。

“这就叫做上兵伐谋啊...”水哥得意洋洋地转过头来看着我们:“昔日有诸葛亮舌战群儒,今日就有我水哥一张口说服群雄,替三哥你开道!”

接着下一间肉场,水哥直接走了进去,一进门就是一抱拳:“各位兄弟!这间场子原来就是三哥看的!前段时间三哥去做大事了,有劳各位帮忙罩着了,现在三哥会来了,过几天会备酒感谢你们,到时候大家还请赏脸...”

我带着其他人站在门外,不一会儿,那家肉场里面的混混也全都走了出来,水哥还和其中一个大块头勾肩搭背,出门之后给我介绍了一下,我也笑着点头微笑应付。

他们撤出之后,我直接让李杰带着人进去把里面的老板敲打了一下,好叫他知道这条街,是我唐山的!

“我们这么多人,刚才街上那一架打的那么生猛,这些小混混早就吓到腿软啊,直接进去砍他们狗急跳墙以为我们要做了他们,会拼命的,我给他们点面子,他们立马滚蛋!”水哥等那些人走了之后,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面子?值钱咩?”

下一间,就是小青花手下占据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