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唐山,顿时更多的人看向我,我再往前一步,走到了路灯之下,然后微微抬起头,让他们看清楚我的脸。

整条街上这时候一眼看过去至少能看见一百多人,有风卷起地上的浮雪,忽然有人动了,然后所有人都动了。

没有人开口说话,他们都只是沉默着拿出了刀或者铁棍,朝着我这边冲来,我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路灯,咧嘴一笑,然后双拳在胸前对轰一记,铁和铁碰撞,爆出几颗火星,发出“砰”的一声,然后抬腿朝着前面一步跨出,伸出左手,一下抓住第一个冲到我面前的混混手里砍下的砍刀,右拳跟上,狠狠砸在他的脸上。

铁拳套将他的脸砸得变形,把他的头打得往一边偏,不等拳势尽了,我抬腿一脚踏出,狠狠踩在他胸口上,将他整个人踏得往后跌飞。

“趴”的一声,在他摔趴在地上的同时,四周的人好像海水一样涌到我身边,至少同时有两把刀,四根铁棍朝着我砸来。

我继续向前一步踏出,避开两根棍子,伸出双手,左右各拿住一把刀锋,刀锋和拳套铁片碰撞爆出铿锵声,还有两根棍子在落到我头顶之前,被从我身后黑暗当中走出来的大黄和表弟一人一根合金球棒架住。

“找死呀!”月锋从大黄和表弟中间猛然冲出,手中合金球棒舞起一阵风,呼的一下就砸被我抓住刀的一个混混腿上。

“咔擦!”一声,腿断!

一棍之后,月锋转身一记后旋腿踹在另一个被我拿住刀的家伙胸口,直接将那家伙踹飞!

“草!”表弟和大黄同时发力,将他们架住的两根铁棍向着上方一抬,狠狠一抡,直接砸在那两人脑门上。

那两个人被一下砸得呆住,脑门上有鲜血流下,然后双膝一软,一起倒在了地上。

顿时四周冲向我的混混一下子全都停下了脚步,依然没有人说话,刚才没人说是因为他们觉得没必要说,现在没人说是因为他们不敢开口。

“老子操死你们这群小逼崽子!”刘鑫锋带着他的小弟从黑暗的巷口当中一涌而出,手里的砍刀铁棒直接朝着我左边的混混招呼过去。

“干你妈的王守仁!”李杰忽然一声爆喝,带着张越良和乐天还有兄弟社的兄弟从我身后右侧冲出,朝着右边混混群当中的王守仁冲了过去。

我微微侧目,一眼看到王守仁那家伙果然站在右边的混混当中,刚才那一声“是唐山”应该就是他喊的,这家伙上次设局害林锐彬,后来让他爸带着几个赌棍差点没把我和李杰打死,后来被彪哥出手教训了,这次居然又来!

李杰手里提着一柄消防斧,当头冲出,左边乐天,右边张越良,乐天手里拿着开刃宽背砍刀,他一只手被程少东刺伤还没好透,这时候只是一只手持刀,虽然跟在李杰身后,但却第一个出手,一刀斩在一个呆立在那里的混混肩上,又是一脚踹出,骂了一声我草!

我身后漆黑的弄堂,一下子涌出三十多号人,直接就把冲向我的这群混混冲散。

混混们开始跑路,被刘鑫锋和李杰他们带着人追砍得满大街的跑,棍子砍刀丢了一地,不断有人被打倒在地上。

我站在那里摸出一根烟,放进嘴里,水哥从边上冒出来给我点上,我看了他一眼,余光看到贾正京和铁虾还没动,于是抬步朝着前面被围住的陈腾鑫他们方向走去。

这边刚才混混们一拥而上,好像涨潮,这时候又全部溃败,好像退潮一样,自然引起了那边围着陈腾鑫他们的混混注意。

那群人有三十多号,这时候已经全都扭头看着这边,很快当中一个头发有点长,遮住眼睛的发梢染成黄色,大约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就将目光投向了我。

我也看着他,一步步向前走去,不断接近。

这个家伙,绝对是这一批混子当中领头的。

“唐山?”当我走到他们十步开外的时候,这个年轻人开口问道。

我点了点头,这时候目光已经投过他们的人群,看到了被围在中间的陈腾鑫他们,赵磊从边上跑了过来,他带着的三个兄弟也全都从地上捡了家伙。

“三哥,他是职中的赵月生。”赵磊在我耳边小声说道:“职中扛把子,马上毕业,准备混社会了这是。”

我点了点头,济南是个大城市,各种学校多如牛毛,要说出名,当然是蓝翔,但蓝翔的出名不是因为足够好也不是足够坏,而是噱头,宣传。

但职中就不一样,全国各地的职中,只有人数够多的,基本就是混混摇篮,这不是说职中都是混混,而是说职中最容易出混混。

赵月生是哪个职中的我不知道也不关心,我只知道他今天围了我的人,那就是和我做对,平时可能我不一定和他打,但今天我要收场子,那就没得谈,只有打,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放人!然后走。”我说道。

“单挑还是群殴?”赵月生没有搭理我的话,而是问了我一句。

我一下笑了起来:“随便你挑。”

这时候李杰刘鑫锋他们已经把那群三五成群汇聚在一起的混混打散,全都往这边来了,四面八方加起来四十来号人,看起来规模很大。

赵月生肯定是没想到我居然有这么多人,而且个个都猛的一塌糊涂,他虽然是某个职校的老大,但手底下毕竟也都只是学生而已。

我这边刘鑫锋和他手下都是职业混子不说,月锋和表弟大黄三人组加上一条大狼狗和一只鹰的非主流组合,战斗力更是爆表,另外李杰他们几个,也都是身经百战,李杰更是前几天刚杀了人,现在胆气完全不一样,提刀都有杀气。

赵月生很聪明,不然不可能当老大,但这时候他却干了一件蠢事,他看着四周聚拢过来的人,抬手指着我身边个子最矮,最不起眼的铁虾说道:“我要和他单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