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实在没想到贾正京话锋一转,竟然会说出回头找我算账这种事,感情这家伙他娘的根本就是在给我下套啊!

“好啦!山仔!我尊敬你,够给你面子吧?而且我也会鼎力支持你!撑你到底!年轻人,拿出点干劲来!”贾正京说着拍了我两下。

我尼玛真想揍他一顿!

事到如今贾正京这货摆明了是不肯出头,怕事,让我挑头,我他娘的现在可算是明白他为毛只能当鸡头了,这货没胆子啊!

“好!正京哥,既然你这么看得起我,那就我来扛!”我沉声说道,小青花都干过,还怕酒吧一条街的那些混混了?

“山仔!是我撑你呀!不是你自己扛,你明白吗?”贾正京又说道。

我看了看他,这混蛋,我终于明白他的想法了,这意思是要是打赢了那就是他撑我的功劳,要是出问题打输了,那就是我负责。

虽然很不爽,但毕竟这次鬼哥为了我和李杰付出了那么多,我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反正左右都是欠鬼哥,怎样还也是还。

“正京哥我懂。”我说道。

贾正京满意的点了点头:“那你去和你小兄弟们聊聊去吧。”

我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然后就走向了大头他们。

这时候已经是下午,外面又开始下雪了,门口的冷风因为进进出出的人一下一下的往里面吹。

大头他们在贾正京的指挥下布置酒吧都是满头大汗,我走过去之后想了想,把赵磊和陈腾鑫喊到了身边。

“今晚我们要去把中街的肉场吃下来,但是现在不知道那边究竟是什么情况,你们两个带几个兄弟社的小兄弟进去探探情况,尤其是要注意那些场子现在究竟是什么人在看,这事儿,能办下来吗?”我问道。

陈腾鑫和赵磊两个人同时吞了一口口水。

“三哥...你说的中街肉场,是不是就是老虫老猪他们说的妓院啊?”赵磊问道。

我愣了愣,没想到赵磊连这个也不清楚,于是点了点头说道:“算是吧...你这么理解也没错。”

赵磊一下子脸都红了,这时候陈腾鑫说道:“那三哥我们去了可以消费吗?”

“爱怎么玩怎么玩,记得别暴露身份,打探到消息就行,还有,别得病!”我说着大手一挥。

给了他们钱之后,让他们各自带着几个小弟去那几家肉场打探消息,他们没怎么来过这里,脸生,别人也不会在意。

他们去了之后,我又把水哥喊到一边,水哥这家伙在酒吧一条街现在虽然已经混的不行了,但他毕竟地头熟。

“水哥,最近都有什么风声啊?”我说着递了一根烟给水哥。

水哥趁着点烟的时候,鬼鬼祟祟的四周看了一眼,然后压低声音对我说道:“三哥!你现在很危险啊!我建议你躲起来一个月,避避风头。”

“什么意思?”我问道。

“你难道不知道吗?道上疯传你和红哥还有李杰那个扑街做了小青花,红哥跑路了,你们既然回来了,虽然我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但我猜的出来肯定有人出手保你和李杰了,但那只能拦住大佬,拦不住烂仔混混啊。”

“今天中午那事你也看到了,满大街都是刚出道的混混想要斩了你,然后好一战成名呀!这几天我在街上,看到那种混混,那是一波一波的,刚才是吃饭的时候,赶巧了,要是到了晚上,那大街上到处都是拎着刀片子找你的人,哪来的都有,这两天晚上街上天天干架,全是那些家伙搞出来的。”水哥说道。

我他娘的还以为中午那两波混混只是个例,没想到他娘的那两波混混只是开胃菜来的!

我有点头疼了这下,鬼哥对我说过,混社会,打是为了谈,为了打而打,早晚送命。

这个道理我以前不知道,但我也从来没有为了打而打,不过现在看水哥说的这些,那些个混混就都是为了打而打啊,这怎么玩?

“都几把小孩,不用担心,那战斗力你也不是没看到,我问你,现在有大佬要进酒吧一条街吗?”我问道。

“有啊!怎么没有!乔祖本放话要吞掉小青花所有的场子,我听道上说他的人会来酒吧一条街,所以我才怕啊,我还以为那些小屁孩都是乔祖本的人呢。”水哥说道。

“那上次你那个小弟,叫什么刘鑫锋的,现在能拉来干架吗?”我问道。

上次我回黑玫瑰的时候,在清水湾外面遇到狂人涛,当时要不是水哥和那个刘鑫锋在的话,当街就要打起来。

“你说阿峰啊?他现在倒是没事做,不过他也正准备开搞呢,现在每天街上这么多混混,他想收小弟。”水哥说道。

我笑了笑:“打电话给他,叫他不要收小弟了,过来当我小弟!”

水哥张了张嘴,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怎么?你觉得我没实力?你现在就打电话给刘鑫锋,要么带着人过来跟我,要么就像以前一样,回三元镇的麻将馆混去!”我说道。

“三哥,那帮子河南仔回来了?”水哥问道。

我看了水哥一眼,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说道:“你就和刘鑫锋说,现在过来跟我,回头打下这条街,少不了他的好处,其余的我也就不多说了。”

水哥连连点头说好,直接拿出电话来就打:“喂!阿峰?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啊!绝对惊喜!哇!我老大三哥你知道吗?就是做掉青花娘炮的那个拉!他和我说看中你,觉得你很有潜力,叫你过来帮手,我给你三秒钟考虑,321,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啦!赶紧带着兄弟们过来吧,回头请你去华清池,那里新来的金毛妞波那叫一个大!磨几把超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