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群混混真是倒了血霉了,来的时候兴致勃勃,满脑子都是一战之后江湖闻名,但他娘的谁知道不但被踹被砍被狗咬被鹰抓,还一个个的都被敲出了满头包。

水哥一边骂一边打,没几分钟就累得直喘气。

我和李杰这时候也听明白了,水哥这货之所以躲着不敢回黑玫瑰,是因为他发现街上多了很多不是酒吧一条街的混混,还以为这些家伙都是什么镇南王石疯子乔祖本他们派来的,所以吓得要和我撇清关系。

这会儿一听说这些家伙全是济南郊区的土混混,直接就暴走了,欺软怕硬,是水哥的熟练工种。

水哥一顿打完,一扬手丢掉棍子:“都他娘的哪来的滚哪去!就你们这逼样也想混社会?还想出头?回家刨你们村姑马子的地去吧!”

说完了水哥还朝着他们吐口水,看来水哥怨念是真的很重。

对于这些家伙,我也实在不知道怎么处理,干脆就这样了,反正被揍得已经够惨。

回头掐住水哥的脖子,拎着他就回了黑玫瑰。

到了酒吧之后,逸风他们已经开始打扫卫生,贾正京一看我把水哥给拎回来了,上去抓住水哥就是一顿胖揍。

水哥刚才大腿上还挨了一刀正在流血呢,被贾正京一顿胖揍打得惨呼连连,高声说再也不敢了。

贾正京揍完水哥之后,又把水哥拉一边去说话。

“三哥,这次...这次我肯定会拼命的!”大头那个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我身边对我说道。

我看了他一眼:“大头啊,我一直也没亏待你,以前你跟着程龙那会儿甚至离开蓝翔之后,你还带人找过我麻烦,但我后来有记恨吗?我没有。”

“三哥这些我都知道...”大头低着头说道。

“那你知不知道你后来都干了些什么事呢?”我问道。

大头听到我这话,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站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看来这货也知道他自己究竟都干了什么鸟事。

“你要跟着我呢,就好好跟,不过从今之后,你想要获得的一切,都要靠你自己去争,以后如果再犯错,那我就不再对你客气了。”我说道。

大头听了之后重重点头。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去了,其实我根本就不想用大头这家伙,这鸟人典型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没脑子还爱嘚瑟,打架又不行,但现在实在缺人,我必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山仔!打电话订外卖!中午都吃饱一点,晚上干活!”贾正京这时候在那边已经和水哥说完话了。

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贾正京要带着我们去抢什么地盘,于是就问了下,贾正京夹了一个包,正准备出门,听到我问他,他开口说道:“当然是酒吧一条街啦,要不然难道出去抢?那样抢了也没用的啦,都是飞地,抢到手也守不住,我们的目标,就是这条街!”

贾正京说完之后就出门去了。

我看了看酒吧里面,月锋大头逸风他们,还个个都带着伤,加上张越良乐天他们,一共十几个人二十个不到。

如果酒吧一条街没有别的大人物手下小弟插进来的话,加上我和贾正京,应该是可以打一打了。

趁着让李杰叫外卖的空挡,我自己随便去厨房冰箱里面拿了一块面包喝了一包奶,一边吃一边往二楼走去,我要去练练拳,活动活动筋骨。

但当我走到二楼门口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来打桩的声音,走进去一看,是铁虾。

“老板。”铁虾看到我,喊了一声。

那天晚上在医院里,长毛红带着我和李杰离开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坦白说也没指望过他,毕竟他只是拿工资保护我的,跟我去杀人这就太难为人家了。

“我还以为你跑路了呢。”我笑着说道。

“跑路?这里有钱赚,我为什么要跑路?”铁虾说着又去打桩。

我站在边上一边吃面包,一边看着铁虾,吃完之后问道:“今天晚上我去抢地盘,你去吗?”

“你要我去就去。”铁虾回答得很干脆。

“那天晚上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我又问道。

铁虾停止打桩,也没有看我,他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说道:“你们做的,是坏人。”

“如果有一天,我也变成坏人了呢?”我问道。

“那你也是我老板。我只负责保护你,不负责帮你做坏事。”铁虾说道。

铁虾的这个回答让我很满意,我吃下最后一口面包,走上前去:“虾哥,教我戳脚吧!”

李杰把我和铁虾的盒饭送了上来,吃完之后沈佳宜来了,她看到我就哭了起来,声音也已经完全哑了,我好说歹说才劝住她,下午好好洗了个澡,睡了一觉。

起来之后到了大厅里面,月锋他们正在忙活,贾正京已经买来了新的酒水和桌椅,正在重新布置。

看到我醒来,贾正京把我喊到一边对我说道:“山仔,晚上呢,你觉得我们应该先打哪里?”

“什么意思?”我问道。

“我是说西街中街还有东街,你觉得先对哪块下手比较好?”贾正京问道。

听到贾正京这么说,我这才知道原来鬼哥的意思竟然是吞下整条街!

我一下就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贾正京。

“我觉得呢,最好一起动手,好叫他们知道我们的威风!”贾正京说道。

我就草了,这家伙想要一起动手?直接吞掉整条街?一晚上?就我们这些人?

“山仔你说话呀!你觉得我的战术如何?”贾正京问道。

“正京哥...会不会搞太大了?我觉得最好还是先吃中街比较好,毕竟中街没什么混混,场子也有七八个,虽然都是肉场,但收入也不错,最关键的是难度小...”我说道。

“我挑!当年就没有我出头耍威风的时候!到了这里,木头都捅伤过好多人,肥仔在地下拳场要多威风就有几多威风,阿红那个扑街不动手则以,一动手就插了小青花呀!现在我带头抢地盘,你就叫我去抢肉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