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那两帮混混正互相盯着看。

其中被我和大黄冲散的那帮混混当中领头的忽然对着另一帮混混喝道:“狗二条!你他妈的来搞什么!唐山是我的!”

“梅毒涛!你怎么和我家狗哥说话呢?信不信我削你啊?”用刀架在水哥脖子上的那个混混更加嚣张。

“我去你妈的!老子叫刘涛!谁再喊我梅毒涛我和谁急!”

我和李杰面面相觑,这他娘的搞什么?这不都是来找我的吗?怎么就互相掐起来了?

那两帮人互相越骂越激烈,眼看就要互相砍起来,这时候梅毒涛忽然对狗二条说道:“狗二条你有种!走!咱们上外边公园砍去!砍死了直接丢河里!”

他说完之后又伸手指着我:“唐山你别嚣张!你他妈的给老子等着!老子砍完狗二条回来就收拾你!”

“你妈了个巴子的!梅毒涛别废话!去就去!谁怕谁!不过唐山你记住,你的小命,老子回头就来收!”狗二条说完之后指着我说道。

然后这两帮人互相瞪着,一边伸手指着对骂,一边朝着远处走去,水哥也被他们丢下了。

“三哥,看出来没?”李杰问道。

我点了点头:“嗯,他们这是被你吓到了,给自己找台阶下,好跑路呢。”

“三哥,交给我吧。”忽然后面月锋说道。

我看向他,又看了看那哥两,微微点头。

见到我点头,月锋直接一挥手,带着大黄和表弟,还有那条大狼狗就朝着前面冲去。

前面那两群混子听到后面脚步声,撒开脚丫子就跑。

“这尼玛怂逼一群也上街砍人?”李杰拿着电话,他已经准备打电话喊黑玫瑰的人出来了,看到那两群混子居然看都不敢看直接就跑,忍不住说道。

这时候月锋冲在最中间,也是最前头,左边是表弟,右边是大黄,前面是那条大狼狗。

往前跑出去两步之后,表弟忽然一撒手,“哗”的一下,被他抱在怀里的那只鹰一下子就飞了出去,翅膀张开之后竟然将近一米!刚才缩在表弟怀里的时候,我只看到一个脑袋,还以为是一只不大的鸟,现在一看吓了一跳!

几乎是在那条大狼狗扑倒跑在最后那个混子的同时,那只鹰已经飞到跑在最前面的那个混混头上,两只爪子一下抓住那个混混肩膀,一嘴对着他脑门就下去了!

两声惨叫几乎在同时响起,当头的那个混混都没搞清楚怎么回事,直接就摔倒在地上,弄得后面得混混也摔倒,顿时萝卜一样滚了一地。

月锋和大黄还有表弟冲上去就是一顿狂踹,捡起他们掉在地上的砍刀就砍。

这些混混的砍刀都他娘的中看不中用,薄片的,冬天穿的衣服又多,月锋他们三个人加上一条大狼狗和一只鹰,直接把这九个混混全给放倒,连砍带踹,打的他们鬼哭狼嚎,最后一个个都抱头蹲在街角动都不敢动。

被月锋他们砍杀了半天,这些家伙受伤最重的竟然是那个被鹰抓咬的家伙,这时候血流满面的抱着头蹲在那里。

“什么破刀?砍不死人?”李杰捡起一把刀抓在手里看了看,发现刀看上去倒是很亮,但轻的一塌糊涂,而且就这几下只把他们衣服砍破,刀刃都卷起来了。

“为什么砍我?”我点了一根香烟,抬脚踢了一下那个叫做梅毒涛的家伙。

梅毒涛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竟然他娘的哭了已经!

“三...三哥饶命。”梅毒涛说道。

“我就草!”我忍不住骂了一句,他娘的这种打不能打,还软成这样的货色也来找我麻烦?

我抬腿一脚就踹了上去,我一动手,表弟和大黄直接又冲上来对着他们一顿狂踹,打得他们又是一阵鬼哭狼嚎。

这时候已经有很多人注意这边了,但酒吧一条街这边白天会出现的,基本上都是在里面讨生活的人,要不然就是混迹大小娱乐场所的混混,对于这种街头斗殴都已经司空见惯,也没什么人上来围观。

“别打了我草!“我看到梅毒涛那家伙被大黄和表弟踹得都开始吐血了,赶紧拉住他们两,这两家伙真和月锋说的一样,打架有瘾。

我又问了一遍,终于有个混混说出了真相,原来他们来砍我,纯粹就是为了出名!

原因很简单,道上都在传小青花被酒吧一条街一个小混混唐山给做了,我出名了,这些混混也想出名,怎么办?他们肯定是不敢去找石疯子宝石猫那种江湖大佬的,就跑来砍我了,指望着砍翻我,他们也就出名了。

听到原来是这个原因,我他娘的哭笑不得,宝石猫石疯子镇南王乔祖本他们那些大佬肯定不可能亲自来搞我,而且鬼哥已经摆平了更到的大佬,现在那些大混子来搞我还不如去抢小青花的地盘来得划算。

中不溜的混子都处在事业上升期,谁他妈没事找事来搞我?

只有这些刚出道投靠老大无门路,又没地方搵水,整天晃荡就琢磨着怎样才能一战成名的小混混对我有兴趣,这他娘的一下就来了两拨,还都是郊区的,问了问竟然他娘的都是坐了好几个小时的公交车转了好几辆找到这里来砍我的。

听完他们的话之后,李杰拍了拍我的肩膀之后,长叹一声:“三哥,无冤无仇,坐好几个小时的公交车来砍你,他们也是蛮拼的...”

我尼玛哭笑不得啊,正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时候水哥出场了,水哥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根棍子,上来对着他们就是一顿猛敲。

“我去你妈了个巴子!吓死爹了!还以为你们这群小兔崽子都是大佬手下!我去你妈了个巴子!吓死爹了!”水哥一边猛打,一边咆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