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猛然一跳,鬼哥在我眼里,已经是神仙一样的人物,他手下的肥仔陈长毛红赌王彪,刀王木,再加上一个贾正京,在我看来,随便哪一个都是吊炸天的家伙。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到现在也蜗居在黑玫瑰这一个小小的酒吧里面,而且根据之前的情况来看,鬼哥应该是在香港那边吃了大亏才到这边来发展的。

由此可以想象,鬼哥刚才说的那些人,都是什么样的人物,也可以想象,小青花究竟是什么级别的大佛。

而这尊大佛,已经在前天晚上,被我和李杰还有长毛红给做了。

我们这次闯下的祸,绝对不小,再看黑玫瑰现在的局面,加上鬼哥那一句“乔祖本知道谁杀的小青花”,基本已经可以肯定现在江湖上面都知道是我们做的了。

而且黑玫瑰显然也发生过冲突,但究竟是什么原因让鬼哥还可以带我们回来?

“三哥!一定是张晨那家伙告的密!”李杰这时候激动地说道。

“张晨?”鬼哥看着我们问道。

“那天在山上,红哥带着我们做掉小青花之后,有人看到了我们,而且还认识我和李杰。”我说道。

鬼哥听到这话,忽然露出一丝苦笑:“那就全都明了了。”

这时候贾正京开口说道:“你们刚才说那小子姓张?”他说这话的时候看向鬼哥。

鬼哥抽了一大口雪茄,喷出一口青色烟雾,皱起了眉头:“你们说的那个张晨,是什么来路?”

我和李杰对张晨其实知道的也并不多,就直说张晨是在英豪高中上学,家里很有势力,把之前和张晨发生的一些纠葛也说了下。

鬼哥听完之后眉头皱得更加深了,他开口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张晨,应该就是张志强的独子了...”

张志强,这个名字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我一下子想起那天晚上张晨所在的那辆车内的声音,那个人就是张志强?当时他让张晨不要下车,难道他那时候就已经看穿了一切?

“小青花和镇南王,以前跟的大佬叫做陈半江,陈半江退隐之后,这一区后来起来一个大佬,就是张志强,小青花个镇南王从某种意义上来看,也可以说是张志强的手下,只不过过了这么多年,关系已经淡了,但如果你们遇到的真是张志强的话,我实在想不明白张志强为什么会留下你们。”鬼哥说道。

鬼哥都不明白,我当然就更不明白了,只不过我没有想到的是,张晨的老子居然是那么大的一个大佬,比之前鬼哥说的那些大佬都要大。

接下来鬼哥和我们说了很多,也终于让我明白现在的情况究竟是怎么样。

原来在那天晚上小青花被我们做了之后,乔祖本当时就收到了风声,直接让手下扫了小青花的不少场子,当时小青花死掉的消息还没有散开,江湖上所有人都以为乔祖本疯了。

但是第二天白天,小青花死亡的消息传开之后,原本准备等待小青花命令反击的那些小青花手下,先是一阵慌乱,然后就是互相倾轧,开始争夺小青花留下的地盘和场子。

这时候镇南王出手了,他打着为小青花报仇的名义,直接去占乔祖本的场子,镇南王本来是打的如意算盘,他觉得自己占着为小青花报仇的大义,登高一呼,必然可以让小青花手下全都聚拢到自己手下,两方人马一加,足够让乔祖本吃大亏。

所以他直接就去占乔祖本的场子,而不是去收复小青花的场子,因为他很明白,小青花的那些场子现在收回来只是回本,但趁着这个机会打乔祖本,却可以多占几个场子,到时候乔祖本顶不住,就只能把吃进去的都吐出来,这样一来,自己凭着和小青花当年同出一门的关系,不但可以收下小青花的那些场子和人马,还可以咬下乔祖本一大块肉。

但他没有想到乔祖本早有防备,在当天冲掉小青花的场子之后,第二天镇南王去冲他的场子的时候,乔祖本的手下马仔已经严阵以待。

好几个场子都发生恶战,结果是双方谁也没占到便宜,这时候乔祖本又把杀死小青花真正的凶手说了出来。

这一下镇南王连大义的名分也不占了,眼看打下去也占不到任何便宜,于是转身就准备借着帮小青花报仇的名义,去收小青花的人和场子。

但这时候小青花手下的小弟各个都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没谈拢,当天夜里,爆发第二次大规模混战。

小青花原本的手下和镇南王的人马以及乔祖本的人马大打出手,据说搞出七八条人命,最后惊动市局,让人唏嘘的是,小青花的死引起的这一天两夜的大混战,参战势力三方,人数千人,动刀动枪,流血送命,但却没有一个人是真正为了小青花报仇而上阵的。

本来这些道上混混的命在市局眼里,都是死不足惜,只要混混不影响正常的社会秩序,你们之间爱怎么砍怎么砍去,但这一下搞出人命,还不止一条,加上小青花和他那几个保镖的死,事情大了。

市局动手了,这边道上的小青花手下小弟也被镇南王和乔祖本打的差不多了,这事情接下来很快就趋于平静。

镇南王找到宝石猫,乔祖本找到石疯子,于是宝石猫和石疯子各自代表镇南王和乔祖本谈判,这一下这一区所有的大佬都牵连了进来,连市局也惊动了。

在谈判进行的同时,小青花手下的一些残余忠心手下,对黑玫瑰动手了,毕竟乔祖本已经放出风声小青花是被黑玫瑰酒吧的人做掉的。

于是黑玫瑰里面自然也发生了一场恶战,结果就是黑玫瑰被砸了个稀巴烂,但我刚才进门的时候,看到木头好像没事人一样,加上现在鬼哥这么淡定,我还是有很多疑问。

“这个江湖,早就已经变味,义气不再值钱,为了利益,才会搏命。”鬼哥说到这里的时候端起酒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