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哥说完那些话之后,就不再开口。

我和李杰坐在车上,看着窗外的阳光和白茫茫的一片雪,恍若隔世。

车子回到了济南,接着往酒吧一条街开去。

我和李杰两个人都开始紧张。

鬼哥到现在也没告诉我们事情究竟怎么样了,但我和李杰都知道,这事情肯定是不会小了,现在才只过了一天一夜,没理由已经风平浪静。

鬼哥能量再大,也应该没那么容易摆平,毕竟鬼哥是外来人,而且鬼哥的实力要是真的可以随便摆平小青花,那长毛红也用不着跑路了,而且当初提到小青花的时候,不管是贾正京还是长毛红,都说小青花的势力很大。

但长毛红就是那样一个人,在他眼里,势力再大,名气再狠,也只是一条命,长毛红平时没个正形,但真惹火了他,他是真的敢杀人,一怒之下带着我和李杰夜半上雪山,收了这个区黑道上最大鸡头小青花的命。

长毛红那么做的时候肯定是考虑过后果的,要不然也不会在杀完人之后那么镇定自若的指挥我们毁尸灭迹,但他肯定没考虑得太多,考虑太多的话,那也动不了手了。

所以长毛红只是长毛红,而鬼哥是鬼哥。

“鬼哥,事情到底怎么样了?”在车子进入酒吧一条街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鬼哥听到我开口问,笑了笑:“终于耐不住了?不过你的耐心已经比我想象的要好太多。”

鬼哥说着捂住嘴咳嗽了两声,脸色变得有些发白。

“现在的情况很复杂,你们那天晚上干的事儿,把这一片的江湖给捅出了一个窟窿,乱了。”鬼哥放下手之后开口说道:“这一区的几个大佬,小青花,宝石猫,镇南王,还有石疯子,以及乔祖本。”

我注意到,鬼哥说这些人的时候,说的大多都是外号,只有最后一个乔祖本,鬼哥说的是全名,而且这人的名字很奇怪。

“这几个人当中,小青花掌握的是这一区的色情产业,宝石猫你们接触过,掌握的是赌坊,镇南王是什么生意都做,做的最多的是建筑行业,石疯子就是靠开饭店赚钱,这一区不管是谁要开餐馆,必须要是石疯子点头,否则肯定开不起来。”

“开饭店?”我和李杰都感到有点奇怪。

鬼哥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就是开饭店,石疯子原来是干厨师的,以前时候饭店吃饭社会上有混混找茬,石疯子到哪个饭店都会和那些混混打,打的多了也就出名了,后来干脆开始帮饭店老板收死账,再后来他把全市的厨子都拉在自己手下,搞了一个什么美食工会,这下哪个饭店老板不给生意他做,不孝敬他,就没有厨子开工,慢慢就做大了。”

我和李杰面面相觑,完全没想到原来江湖还可以这样混。

“剩下的就是乔祖本了,前面我说的这几个人,在各自的行业都是龙头老大,但唯一一个可以通吃所有行业的,就是乔祖本,这人能量很大,隐藏很深,黑白两道真正通吃。”鬼哥说道。

鬼哥说了这么多,还是没说现在究竟怎么样了,我和李杰有点着急,这时候贾正京已经开着车子转过街角,进入了小巷。

我一眼看到小巷门口,木头还站在那里,心里安定了些,我刚才一直在想既然长毛红跑路了,那也就是说现在是长毛红扛下了那件事,长毛红是鬼哥的人,肯定会受到牵连,一定没那么容易摆平,但是现在黑玫瑰似乎根本就没受到什么太大的威胁。

车子在黑玫瑰门口停下,木头上来帮忙把鬼哥从车上抬下去。

贾正京推着鬼哥走在里面,而木头又重新站在了门口,我和李杰跟在贾正京身后往里面走去。

走进里面的时候,我和李杰吓了一跳,因为酒吧虽然从外面看不出什么,但是里面已经完全被砸烂了,我注意到,地板上还有血迹,甚至还在地上看到几个弹孔。

“山仔,去拿一支酒过来。”鬼哥开口说道。

我走到吧台那里,找了好几分钟才找到一支没有被打烂的酒,开了之后又找了一个杯子。

“多拿几个杯子,一起喝一点。”鬼哥缩在轮椅上,补充了一句:“今天是元旦。”

我这才想起来,今天是元旦,也就是新年。

拿了好几个杯子,李杰已经清理出一个卡座来了,鬼哥让我和李杰还有贾正京都坐下。

我给每个人杯子里都倒上酒之后,鬼哥举起杯子,我们大家碰了一下,一口喝下之后我和李杰都忍不住伸脖子,这一天一夜,只吃馒头了,胃里面一点东西也没有。

鬼哥又把雪茄点了起来,他开口说道:“刚才我和你们说了小青花他们几个人主要从事的行业,现在小青花死了,当天晚上,乔祖本就收到了风声,因为乔祖本几乎涉足所有行业,所以乔祖本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直接让手下人去扫小青花的场子。”

“而镇南王和小青花这些年虽然并不怎么来往,甚至有时候也会有点小矛盾,但镇南王和小青花其实以前都是同一个大哥手下的小弟,他们那个大哥现在已经归隐,小青花莫名其妙被人搞死,镇南王当然要帮他报仇。”

这时候我开口说道:“小青花刚死,乔祖本就带着人去扫他的场子,那这里怎么会...”我的意思是既然小青花一死,乔祖本就带着人抢小青花的场子,那么镇南王应该怀疑是乔祖本杀的小青花才对。

鬼哥摇了摇头:“你错了山仔,能混到这个地步,怎么可能那么简单?乔祖本之所以敢那么做,那是因为他知道究竟是谁杀的小青花,而镇南王虽然莽撞,但却不会蠢到认为乔祖本为了抢小青花场子就暗杀小青花。”

“能成为这一片的五巨头,他们任何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鬼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