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走进去,就看到水哥那个扑街坐在吧台边上的高脚凳上吹牛逼,伤还没完全好的月锋和几个人站在那里听。

  他们看到我,立刻喊了一声三哥。

  水哥正端着一杯从长毛红那里磨来的酒喝,一听到我来了,赶紧放下杯子转过身喊了声三哥!

  我走上前去,拍拍水哥的肩膀,水哥朝着我讪笑。

  “三哥...那个...我就不站起来了哈,身体不舒服。”水哥说道。

  “怎么了?”我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水哥说道。

  我看了月锋他们一眼,他们立即就散了,我拉过一张凳子坐下,伸腿踢了一下水哥的凳子,这家伙立即龇牙咧嘴:“肛裂!肛裂!三哥你别整我!”

  我就草...长毛红递来一杯酒,我拿在手里喝了一小口,放下,对水哥问道:“凤一玮那家伙实力怎么样?”

  “你说鸡毛凤?不是我吹牛,他见到我立即变成杂毛鸡呀!”水哥说道。

  我抬起脚做出要踢他凳子的样子,水哥立即老实了:“鸡毛凤那家伙以前不入流,但是现在估计应该需要注意了,毕竟黄毛被我们做了,这一片,也就他手底下人多一点了,哦,对了,还有双飞那两个色情佬。”

  “双飞已经搞定了。”我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口:“刚才来这里的路上我遇到凤一玮了,他堵的我,警告我不要去碰西街。”

  “我挑!干他啊!找人砍死他!丢去喂狗!红哥对不对?”水哥一拍桌子,对着长毛红说道,摆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喂喂喂!别扯上我哈,我出场费很贵的,你当我和你一样死扑街,进个局子都能让人爆菊花呀?”长毛红无情的说道。

  水哥一把捂住了脸:“你不是答应我...不说出来的吗...”

  “哇!说出来有什么不好?你堵在心里会生病,到时候需要看心理医生要花钱,或者你变歪了,整天在我面前晃悠,我会不爽的,你知道的,我这人很简单的,看着不爽的人我只要打他,我就会爽快呀。”长毛红说道。

  水哥一副彻底被打败的样子,一句话也不吭声。

  我也真是服了水哥和长毛红了,他娘的我在这和他们说正事,这两个鸟人随随便便一扯,就把话题给我扯到西半球去了...“西街那边我暂时是不打算杀进去,但是也不能让凤一玮给站稳了脚,我是想看看这边还有没有可以和凤一玮抗衡的人,拉他进局,让他和凤一玮干去。”我也不啰嗦了,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否则的话,再让水哥和长毛红废话几句,这话题要扯到火星上去了。

  “好!好计策!”水哥听到我这么说,立即满血满状态复活:“这一招就是我当年打天下经常用的借刀杀人!是三十八计当中我最喜欢用的一计!”

  “你在说孙子兵法?不是三十六计吗?”我问道。

  水哥一下愣住:“三十六就三十六,三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说的这个计策,我有一个合适的人选!人称混世小魔王的李泽涛!”

  “外号就够响当当,不过这人我都没听过呀。”长毛红在一边说道。

  李泽涛这个人,我倒是听过,记得在那个烟酒店小老板跛子给我的名单当中这家伙是存在的,不过手底下只有五六个人,记得上面的介绍是这家伙非常狂暴,手底下兄弟虽然少,但各个够狠够狂,所以在附近也有点小名气。

  “本来这家伙是我小弟来的!”水哥说道:“但就是脾气太暴了,经常给我添乱子,我后来实在没有办法,只能送他走人,这小子自己也争气,离开我后纠结了几个兄弟,也算是混起来了,不过毕竟我曾今是他老大,他是我小弟,虽然还是在我的地盘讨饭吃,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他不惹事,就让他混了,嘿!奇了怪了,这小子在我手下的时候天天惹事,出去了之后乖的很,就帮着赌场收收数,有时候砍人一只手什么的,再也没搞出过什么大事来。”

  我听水哥这么说,看来这个李泽涛确实可以利用一下,于是就对水哥说道:“那这样,既然曾今是你的小弟,那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什么事?我怎么没听明白?”水哥问道。

  “当然是让你去怂恿他和凤一玮斗了?西街赌坊林立,那么一块肥得冒油的地方,不管让谁独占了,只要一段时间,肯定就发展起来了,绝不能让人独占!”我说道。

  *“酷☆X匠5网2!首j*发

  水哥闻言点头,从吧台上抽了一根长毛红的烟叼在嘴里,眯起眼睛,做出一副神色凝重的样子:“看来这件事很重要啊...”

  他一边说一边自己点头:“也就只有我水哥出马,才能给办好了!”

  我真是被这鸟人给逗乐了,站起来一脚踢在他板凳上:“明天就把属于你的那份钱给你。”

  “我的屁股...”水哥在后面呻吟。

  吧台那边传来长毛红的坏笑声:“不要这样嘛阿水,明天就有钱看医生啦,我听说你这种情况,要做一个小手术,在你的肛肛上装一个支架,哇,以后上厕所好方便,开关一按,支架就开,开关一按,支架就闭,如果不想让人再被侵犯呢,我建议可以撞钢化支架,哇,只要一按,侵犯你的人就断鸟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