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微微转身,将后背留给那些河北道狂徒,然后转身看着送钱来的那些唐云飞的手下。

天空当中的雨不断往下掉落,拉出一道道丝线,小巷外面走过的车子灯光打来,将雨丝照得闪闪发亮,亮得好像是雪亮的刀子。

我露出一个微笑,然后伸手接过唐云飞手下递过来装着钱的布袋,在我接到钱的刹那,我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但是随着“叮”的一声在我身后不远处响起,脚步声全都静止。

透过和我面对面这名唐云飞手下惊恐的瞳孔,我看到身后那些蠢蠢欲动的河北道狂徒全都停下了脚步,心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知道自己赌对了!

接过那袋子钱,我转身将这一袋子钱单手甩到后背,看着已经向着我走了好几步,但是现在却停了下来的那名河南道狂徒的眼睛,笑着说道:“想赚钱?就拼命,赌命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在我和他之间短短的路上,有一把小刀插在地面上青石板缝隙当中,尾部斜对着不远处的酒吧门口,在那里,木头依旧懒散的靠在门边,嘴里的香烟忽明忽暗。

那名河南道狂徒的老大先是看了看刚才贴着他脖子射过,然后插在地上的那把刀,转身,看向木头,双眼之中的凶光渐渐散去,变成敬佩。

“你说的有道理。”他呼出一口白气,搓了搓手,天已经很冷了,身上衣服比较单薄,似乎只是在一瞬间,他就又变成一名普通的外来务工者,身上的凶悍气焰再也不见一点。

回过头来,他看了看我:“没什么事的话,俺带着弟兄们就先走了。”

说完之后,他带着那帮子人开始向小巷外面走去。

“等等。”当他从我身边擦身而过的时候,我开口说道。

回过头来,我伸手从李杰手上接过兰姐孝敬的六万块,直接朝着他丢了过去:“我知道你们的钱被跛子吞了不少,这点钱,拿去喝点酒暖暖身子,买几身好衣裳,天冷了,家里,也寄一点。”

那人伸手接住,并没有说谢谢,踹进口袋,扭头大步朝着小巷外面离开:“走了!兄弟!”一边朝着外面走去,一边朝着我摆了摆手。

他们离开之后,我扭头看向唐云飞和他的几个手下,眉头微微皱起:“还不滚?”

“是是是...”唐云飞的小弟们扶起唐云飞,直接就往外面走去。

“伤好了还想混口饭吃,可以来找我。”我对着他们说了一句,然后转身,带着李杰他们朝着酒吧走去。

“三哥,刚才真的好危险!那些兔崽子居然想要对我们动手!”李杰在我身后说道。

“嗯,所以你现在知道,为什么我要亲手废了唐云飞,为什么要让他们来这里等了?”我说着弯腰,捡起插在青石板缝隙当中的那把匕首。

走到木头面前,我将匕首递给木头:“多谢。”

“不客气,这条小巷,是我的地盘。”木头难得话比较多,他开口对我说道:“你们,也是黑玫瑰的人,我当然要出手。”

木头说完之后,就不再开口,我知道他不喜欢说话,于是朝着他点了点头,然后就走进了酒吧。

我的身上,已经完全湿透,部分是因为下雨,但实际上,今天晚上,我也出了很多冷汗。

那些河南道狂徒,真的很危险!如果没有控制住,估计现在我和李杰张越良他们已经全被捅挂了。

我给卖香烟的跛子十五万,请的他们出手,跛子那家伙至少要从中间扣除大部分作为中介费,也就是说,那些河南道狂徒,十万块不到,就可以出手真的斩人。

当时我拿了唐云飞送的三十万,张越良那里也有十多万,李杰身上还有六万块,这么多钱,完全会让他们动心,做了我和李杰他们。

幸好我多留了一个心眼,让他们在这里等,木头一把飞刀,彻底打消了他们的念头。

进入酒吧,月锋和大头他们之前受伤的人已经被包扎好了,正坐在吧台那里,长毛红在给他们倒酒、“喝吧喝吧!红哥给你们开最贵的酒!今晚你们老大赚钱了,会给你们买单的!”

我一听就怒了,长毛红这个混蛋,他娘的这是坑我啊,这钱又不是白来的,是我兄弟流血挨刀子,是我冒着生命危险博来的!

“三哥!”忽然有人发现了我。

我带着李杰他们走了上去,到了吧台那里,把钱往吧台上一放,长毛红直接拎了下去,我的钱基本上都是放在黑玫瑰保管,我根本就不担心他们坑我钱,我这点钱,不会在他们眼里。

张越良手里的十多万,我就不准备存起来了。

“红哥,给我也来一杯吧。”我说道。

长毛红点了点头,给我和李杰还有张越良都倒了一杯酒,我举起杯子,所有人都跟着举了起来。

“干杯!”说完之后一口喝干,然后放下杯子,接着我给每个今晚去的兄弟发了五千块,然后又给月锋两万块,今晚他拼的最凶。

完了之后,我就准备再让沈佳宜帮我按摩一下,往那边走的时候,大头忽然从后面追上来问我:“三哥!这以后清水湾谁去看场子?”

我扭头看向他,笑了笑:“你觉得呢?”

“让我去吧!我保证给你看好!”大头拍着胸口说道。

我微微皱眉,说实话,大头这家伙能力是真的差,品行也有点问题,我早就有让逸风或者月锋取代他的想法,但毕竟那个谢东军还在暗中对我虎视眈眈,另外就是大头这家伙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还舔着脸上来找我要求这个那个,让我感到有点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