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里面大局已定,唐云飞等几个姑爷仔已经全都吓得脸色发白,跪了下来,这才一边抽着香烟,一边朝着里面走去。

走到门口,逸风他们几个都像是看着神一样看着我,就在刚才,他们都已经绝望了、因为他们很清楚,我根本没有其他人,除非让肥仔陈或者长毛红出马,但他们并不认为自己值得我花二十万请长毛红出马。

正因为绝望,所以在我出现的时候,他们才会那么兴奋。

“三哥!”逸风第一个开口喊道。

我朝着他微微点头,然后踏步向前走去,走进清水湾的客堂,地面上点点滴滴都是鲜血。

月锋站在那里,光是后背上就有两道伤口,肩膀上也有伤,小腿肚子上甚至还插着一把匕首,但身体却岿然不动,犹如大山!

“逸风!带着兄弟们送月锋回酒吧!”我回头对逸风吩咐道。

走到月锋身边,我将手里抽了一半的香烟塞进他的嘴里,逸风狠狠抽了一口,脸上因为疼痛而冒出的汗珠顿时因为吸烟的动作向下滚落。

“三哥...”月锋发出低沉的声音。

我知道他是因为忍受剧痛,不得不用嘴咬住牙齿喊。

我朝着他点了点头,然后让逸风他们送他回去,这才走到被我请来的人围着的唐云飞他们身前。

“唐云飞?”我开口问道。

“是是是...你是?”唐云飞抬起头来看着我。

“我去你妈了个巴子!三哥都不认识!”李杰从边上直接一脚就踹了上去,把唐云飞直接踹翻在地。

“三哥三哥...”唐云飞赶紧重新趴好,这家伙这时候是真的怕了,之前一个月锋,已经让他惊讶,但他并不害怕,毕竟他花了钱请来了打手。

那些打手的身手他知道,一个都可以打两个。

但是没想到就是这些一个可以打两个的打手,竟然在刚才一个照面就被眼前这些个子并不是很高,身板看起来也并不是很壮实,偏偏一个个狠的和狼一样的人随随便便就放倒。

刚才他看得真切,这些人杀进来的时候,是真的敢下杀手。

如果说他找来的是打手的话,那么现在围着他们的这些,就是货真价实的亡命之徒!

一个靠女人两腿之间的东西过活的男人,能有多大的骨气?

所以一遇到这些凶悍的汉子,立刻就被吓成哈巴狗了。

“刚才你说要砍死我兄弟?”我一边开口问,一边伸出腿去,踩了踩唐云飞的肩膀。

唐云飞立刻说道:“误会,误会,我不知道他们是三哥你的人...”

我笑了起来,他娘的见过欺软怕硬的,没见过这么欺软怕硬的。

我蹲了下来,盯着唐云飞:“抬起头来,看着我!”

唐云飞抬起头,看向了我。

我不得不承认,这家伙长的确实很漂亮,难怪可以吃姑爷仔这行饭,可惜乐天现在已经离开了,否则交给乐天倒是挺好的。

“我来问你,如果我不知道你是谁,把你砍了,那你觉得一句误会可不可以就算了?”我问道。

“当然不能...”唐云飞说着抹了一下额头的汗。

“知道就好。”我伸手拍了拍唐云飞的脸:“我兄弟被你们砍成这样,我不能不为他讨回公道啊,我唐山的规矩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百倍偿还!”

“刚才我兄弟后背三刀,肩膀左右各一刀,小腿扎了一刀,乘以一百,你们这么多人,一起还了吧!给我斩!”我说着站起身来,扭头就往外面走去。

“三哥不要啊!”唐云飞一下子从后面扑来,抱住了我的后腿。

我扭过头来,用另一只脚踩在他的脸上,慢慢用力,一直把他踩得不得不松手,然后开口说道:“伤了我兄弟,又不想被斩,哪有这么好的事?”

“我赔...我赔...我赔医药费!”唐云飞说道。

听到他说这句话,我弯起嘴角,笑了起来:“你赔多少?”

“十万!十万!”唐云飞说道:“再加五万,就当是孝敬三哥的!”

“十五万?”我问道。

唐云飞连连点头。

我直接一脚朝着他脸上就踹了过去,把他踹跌倒在地上:“十五万,你当我兄弟的血是白开水来的?流了这么多血,被砍了那么多刀!我出三十万!砍你双倍好不好?李杰!给我刀!”我说着朝着边上一伸手。

李杰递过来一把刀,交到我手里。

我握在手中,上去对着唐云飞肩膀就是一刀。

“啊!三哥...我...”唐云飞立即捧着左边肩膀,惨呼起来,我又是一刀朝着他右边肩膀砍下!

唐云飞再次发出一声惨呼,然后一脚将他踹趴下,接着在他后背连续斩上三刀,又从地上捡起一把匕首,朝着他小腿肚子一刀扎下!

唐云飞惨叫着蜷缩着抱住了自己,在地上瑟瑟发抖。

这时候清水湾洁白的瓷砖地面上,满是鲜血。

我在唐云飞身上擦了擦手,然后直起身子,重新摸出一根香烟叼在嘴里,张越良从边上过来给我点上。

趁着他给我点烟的时候,我悄悄看了一眼我请来的这些人,他们领头的那个皮肤黝黑的精瘦汉子,这时候看向我的眼神,已经和之前刚见面的时候看我完全不一样。

看到我看他,他裂开嘴,朝着我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黄牙,笑了起来。

我也对他咧嘴一笑,然后深吸一口烟,缓缓吐出,重新一脚踢在唐云飞身上:“现在一倍已经偿还,还剩下九十九倍。”

唐云飞躺在地上,龇牙咧嘴的哼哼说道:“三...三哥...我...我我出钱...”

“多少?”我说着故意看了一眼那些别的姑爷仔,那些家伙现在全都吓得脸色发白,一个个看到我看向他们,顿时都往后面退缩。

“三十万...我只有这么多了...”唐云飞闭着眼睛,脸上表情极为痛苦。

我站起身来。看着唐云飞手底下的那群姑爷仔:“你们大哥拿三十万出来,只够换他自己一个人的,你们欠的刀,得你们自己还。”

“三哥饶命,三哥饶命啊!”那些姑爷仔顿时全都开口朝着我说道。

“我们没什么钱啊...我们的钱,都是要上缴的...”

“三哥,我就只有五千块...”

“我吸粉的,真没什么钱...”

“好啊。”我说道:“低于两万块的,一人一刀,现在你们可以打电话喊人送钱了!”

说完之后我就让唐云飞喊人送钱。

因为在这里呆着的时间已经有点长,我担心惊动警局,所以就让我喊来的那些人带着这群姑爷仔先去黑玫瑰外面的那个小巷里呆着,同时打电话给逸风,让他带着兄弟们出来放风,注意动静。

交代完毕,人基本上都被带走之后,大头这时候捧着脸来到了我面前,他歪着头看着我:“三哥...我...我现在做什么?”

我朝着他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回去休息。”

让大头走人之后,我这才看向那个在我一进门,就悄悄往这边站,好几次想要引起我注意的兰姐。

兰姐看到我终于看向她,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没想到吧兰姐?”我也笑了起来,不过笑的很阴寒:“是不是很意外?”

“啊?三哥你什么意思我听不懂。”兰姐说道。

“你当然懂,我只说一句,你交的数,未交够啊!”我看着兰姐说道。

兰姐看着我,咬了咬牙,走到我身前,对我说道:“三哥!是我不懂事,以后绝对不会了!”她说完之后转头看向早就已经吓傻了的前台:“拿六万块过来给三哥!”

那两个前台小姑娘赶紧打开抽屉拿钱,但是却不够,兰姐向我抱歉,然后自己扭头去拿钱,不一会儿就给我送来了六万块。

她双手递给我,我看都没看钱,只是冷笑着看着她。

见我不拿钱,兰姐急了:“三哥...这钱...请您一定收下...”

“李杰!拿钱!”我说道。

然后扭头就朝着外面走去:“记得把地上打扫干净,以后有人找麻烦,还找我!”

走出清水湾之后,李杰在我边上兴奋的说道:“我靠!三哥!你刚才太帅了!我都没想到你竟然会真的动手斩那个唐云飞啊!”

“我也没想到。”我抽了一口香烟说道。

这时候张越良在一边说道:“我当时也吓了一跳,三哥,你为什么要那么做?让那些家伙动手,不是更好吗?反正已经花了钱请他们来了。”

我听到张越良这么说,笑了笑,脑海当中闪过当时唐云飞开口说给我十五万,那些我花钱请来的家伙双眼当中闪过的贪婪目光。

我请来的,是一群狼,这群狼,是一群饿狼,不但是会伤害敌人的狼,同时也会反噬我。

所以我之前才会临时决定,亲手斩唐云飞,做给那些家伙看,让他们知道,我唐山,也是一个狠人!

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的心思稍微收点起来。

外面这时候很黑,天空又开始下起小雨,我带着李杰他们到达小巷口的时候,那里已经有好几个穿着暴露,冻得瑟瑟发抖的女孩站在那里。

我一走过去,那边就有姑爷仔开口对那些女孩说道:“那就是三哥!快喊三哥!”

“三哥。”

那几个姑娘有气无力,打着抖对我喊道,喊完之后就一个个上来给我送钱。

我偏了偏头,让张越良上去接钱,这些都是这些姑爷仔的女人,交足两万块的,我就让她们拎着姑爷仔离开。

张越良的眼睛一直在那几个姑娘身上瞄了瞄去,当他们全都把姑爷仔领走之后,我叼着香烟一脚踹在了张越良屁股上面笑骂:“这么饥渴,黑玫瑰里面的怎么不上啊?”

“家花没有野花香,嘿嘿...”张越良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李杰忽然小声喊了我一声,我一回头,原来是之前离开的几个姑爷仔又回来了,他们带着唐云飞的钱,来赎唐云飞了。

我看了一眼已经缩在墙角,不断发抖的唐云飞,借着这个机会,看了一眼那些个河南道狂徒,黑暗当中,他们的眼睛里面,那种贪婪的光芒再次出现!

PS:1有事晚了,就两更放在一起了,别说两更没三更这种话啊。

2挖掘机我看了下,现在是这样:点了追书,手机登录这本书的页面,就自动送一台,然后就可以投出去了,另外还有一个自动挖,自动挖就是不用手动去点,每次更新就自动投一个,不过这个是消耗酷币的,也就是钱,一次一毛钱,这个我感觉和打赏差不多,愿意的,发方便的就搞下,最好是不要打赏,搞这个,打赏虽然我拿的多,但是对大家看书没什么作用,高兴的就弄下,不高兴的就不要弄。上本书一百多万,挣了好几万,这本书五十多万了,基本上没什么钱,就一些打赏和网站的全勤奖,所以比比歪歪变相收费的可以省省了,上架挣的肯定比现在不知道多多少。还是那句话,说不上架,就不上架啦~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我是写书的,我负责尽可能的写好内容,其他的就交给你们了!

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