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i新v章节Z上;酷{$匠?◇网pV

  “哥!”就在我和李杰还都愣神的时候,忽然身后传来了江小燕的喊声。

  江小燕从我们身边挤过,一下子就扑到了江文柄身上,抱着江文柄痛哭起来。

  江文柄则一脸茫然,我赶紧伸手推了一下李杰,李杰干咳了几声:“喂,师父,收队啦!事情已经办完!”

  长毛红这才反应过来,他朝着那三个女的挥了挥手:“撤啦!呐!我告诉你们啊,今天我带你们来真是帮助你们积阴德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哇,你们功劳大了这次,以后呢,挂了之后到了阴间都不用做鬼妓啦,什么?夜宵?夜宵当然要找大佬杰啦!”

  长毛红拍了拍李杰的肩膀说道。

  李杰可怜兮兮的看向了我,我这才想起来这段时间都没有给李杰他们派过钱,于是拍了拍李杰肩膀,从口袋里一掏,把里面的两千多块全都掏出来给李杰。

  “拿去带他们吃夜宵。”我对李杰说道。

  李杰拿了钱之后直接对长毛红说道:“师父,今晚夜宵我来包,你先带姐姐们去,我和我兄弟讲完话就来呀!”

  他说完之后还向那三个女人抛了飞吻,真是赵莉莉不在这家伙就开始作死了。

  长毛红带着那三个女的走之前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山仔等下也来哦,一起食夜宵。”

  我点了点头算是答应。

  当他们出去之后,我和李杰一左一右,来到江文柄身前,一个人握住他一只手,江小燕则扑在他身上嘤嘤的哭着。

  “唐山,我怎么在医院里面?”江文柄有些懵懵的说着。

  “阿炳!我等你醒来等的好辛苦啊!”李杰忽然哇的一下就哭了,一把推开江小燕,抱住了江文柄、江文柄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我:“李杰这是怎么了?”

  “阿炳,你已经躺了快四个月了,你还记得之前你和李杰在楼梯口被赵志远堵住的事情吗?”我问道。

  江文柄想了想之后说道:“妈了个巴子!赵志远那个狗日的!趁着我和李杰要上厕所,偷袭我们!”

  我一看江文柄醒过来了,长长松了口气,我还担心这家伙脑子会出问题呢,现在看来这是没有了。

  就在这个时候,医生来了,我和李杰让开,让医生好好帮江文柄检查。

  半个小时之后,医生已经彻底检查完毕,江文柄的主治医生拉着江文柄的手,连连感叹:“这简直是奇迹呀!真的,一般情况下,病人超过三个月不苏醒,很难醒过来,就算要醒,也要等好几年之后,三个月之后,接近四个月的这个时间醒来的人,几乎没有的呀...”

  “你的意志力,真的是非常非常罕见!小伙子!你很不错!你现在身体上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或者其他话要说嘛?”

  江文柄听着自己的主治医生说完之后皱了皱眉头:“医生,我觉得我屁股凉飕飕的,裤头上黏黏的,我要换裤头。”

  我和李杰两人一听,赶紧转头就朝着病房外面逃跑。

  一直等到里面的主治医生走了之后,这才重新进去。

  这时候江文柄红着脸坐在床上,江小燕也红着脸坐在那里。

  我和李杰走过去之后,李杰小声开口问道:“阿炳,你怎么了?”

  江文柄抬起头来看向我们:“这三个月...都是小燕在照顾我的?”

  “是啊,怎么了?”我问道。

  “啊...没什么。”江文柄说道。

  江小燕这时候低头拿着江文柄换下来的内衣就出去了,说洗衣服去。

  我和李杰这才想起来,江文柄和江小燕虽然是兄妹,但是毕竟男女有别,这江文柄平时擦洗身体或者排便什么的...我和李杰对看了一眼,只能无奈的耸耸肩,别说我们没时间,我们有时间也想不到这么一块地方,毕竟我们年级不大,谁还能想到这么细啊。

  “阿炳,现在感觉怎么样?”我走上去之后问道。

  “还好,就是感觉浑身没什么力气,然后有点发虚。”江文柄说道:“还有就是觉得特别饿...”

  “你好几个月没吃什么东西,都是挂营养液,要不是怕你胃萎缩,都不会喂你吃东西!走!我师父他们在吃宵夜,就等着我们过去呢,等了这么久,你终于醒来,怎么也要喝几杯!”李杰说道。

  “好!”江文柄爽快的说道。

  我和李杰于是直接扶着江文柄从病床上下来,这家伙在床上躺了这么久,身体有点发福,但因为没怎么吃过东西,都是营养液,所以手脚有点不便,我们一左一右,扶着他走了一段之后,江文柄就差不多可以自己走了。

  帮他换了衣服,然后直接带着他偷偷出了医院,一人一根香烟点上,江文柄一口香烟一抽,就咳嗽咳的弯下了腰。

  李杰趁着这个机会对我看了一眼,我微微点头,李杰掏出手机来,一个电话打了出去:“越良,阿炳醒了!”

  十五分钟之后,我和李杰带着江文柄来到酒吧一条街附近的一个著名夜排档。

  找到正搂着三个妹子喝酒的长毛红。

  “山仔,杰佬,你们来的正好!”长毛红对我们说完之后看向江文柄:“哇,这个一定就是昏迷在病床上也能撑半个小时,搞到我们小凤仙嘴巴肿起的阿炳了!”

  江文柄莫名其妙,我和李杰赶紧拉着他坐下,这才刚坐下,忽然身后就传来一身喊:“三哥!杰哥!”我们一回头,原来是月锋和逸风还有大头他们那帮人赶了过来。

  江文柄也跟着我们一起站起身来转头,他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些人喊我们当老大。

  “炳哥好!”大头他们又齐齐喊道。

  江文柄愣了一下,他还从来没被人这么喊过。

  这边大头他们还站着,忽然边上又传来一道声音:“三哥!杰哥!炳哥!”张越良带着五十多号兄弟社兄弟赶到!

  “都来了,怎么能少了我!三哥!杰哥!炳哥你终于醒了!”再转身,乐天带着兄弟社一百零八内门兄弟剩下的五十多个号人赶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