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了包厢之后沈佳宜就气呼呼的让我躺下,然后帮我把上衣给脱了,接着就用药酒帮我按摩。

  我趴在被子上,她坐在我身上,按着按着我就忍不住对她动手动脚,但是只要稍微过一点,她就一把打掉我的手。

  搞得我有点小郁闷,抱怨了几句之后沈佳宜说我现在身上伤没好,不能做那个事情,要等到伤好了才给我做。

  我也只能忍着了,于是就不去想那档子事情。

  但是架不住外面搞热闹了之后有人开始勾搭上,在边上的房间开炮。

  我听声音就知道基本上都是成人班的那些少妇最先开始和高三的几个混子勾搭起来,后面我也懒得听了。

  一直到下午四点多钟,派对结束,李杰又带着人去唱K。

  沈佳宜也正好帮我按摩结束,大头过来在外面喊了一声,我让他进来之后他才进来,比起水哥来,这家伙机智了很多。

  “三哥,李杰让我告诉你,他们去皇家保利唱歌了,叫你也过去。”大头对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对了,人都走了?”我问道。

  “都走的差不多了,我带着月锋和逸风留在外面等你。”大头说完之后就退了出去。

  我从床上起来,沈佳宜帮我穿好衣服,然后我抱住她亲了几下,沈佳宜红着脸扑扑的告诉我说她就不过去了,还要留下来打扫卫生呢。

  我皱了皱眉头,这没有多久时间了,打扫卫生的话,沈佳宜一个人估计忙不过来,现在不用看,外面肯定很乱的。

  “你不用管,先出去看看。”我说着带着沈佳宜到了外面,刚到外面,就看到杨小伟带着十几个兄弟社的人进来了。

  这十几个兄弟社的兄弟一进来全都四处张望,很好奇的样子、“三哥!”杨小伟看到我走了出来,就对我喊道。

  “嗯?刚才玩的时候怎么没见你来?”我给杨小伟递过去一根香烟,他还是摆摆手说不抽。

  “杰哥和彬哥都喊我过来的,我要做作业的,就没来,刚才大佬杰打电话让我喊兄弟过来帮忙打扫一下卫生,我就喊人过来了。”杨小伟说道。

  我看了一下跟在杨小伟后面的人,基本上很眼熟,但是没有我们兄弟社内门的人,兄弟社内门的兄弟,也就是敢打的那些人,一百多个我都认识,今天基本上也都过来玩了,也就是说杨小伟带来的这些人都是外门的人。

  这些基本上都是老实学生,我注意到这十多个兄弟身上穿的衣服都很普通,有两个人的鞋子甚至还是破的。

  “小伟,让兄弟们干活吧,打扫干净就行,回头一人给一百工资。”我说完之后回头看向沈佳宜:“去拿两个果盘出来给兄弟们吃。”

  沈佳宜乖巧的去了,杨小伟在后面对我说道:“三哥不用不用,一百太多了,三十就可以了。”

  “是没有多少事情,很简单,就是打扫一下卫生,如果找别人来做,三十我都嫌多,但是自己兄弟,一百一点不多!”我拍了拍杨小伟的肩膀:“好了,让兄弟们去干活吧,以后有什么勤学检工的机会,我也都会让兄弟们有钱赚的。”

  杨小伟带着那十几个兄弟对我说了好多声谢谢三哥,然后这才带着他们去干活,沈佳宜把果盘端出来给他们分了,然后就跟着我出门。

  走到门口,大头带着月锋和逸风已经在那里等了。

  “三哥!”月锋和逸风开口说道。

  我点了点头,看了他们一眼,一人递了一根香烟,然后带着他们往前走去。

  这个时候正好是下午,是酒吧一条街上班的人开始活动的时间,我们走出小巷之后,立刻就有人把我们认了出来。

  “那几个小鬼就是那天晚上做掉黄毛的!”

  “真的吗?看起来并不大啊...”

  “谁知道呢,也许是运气吧。”

  酷“匠网n永N久E免√费D。看/小^#说

  ...听着这些人的话,大头有些愤愤不平,但是月锋和逸风就显得比较淡定。

  “三哥,这些人还不知道我们的厉害,什么时候我们接盘啊?”大头问道。

  “现在咯。”我停了下来,看着前面忽然冒出来拦住我们去路的三个混混。

  这三个混混全都穿着牛仔裤和背心,手臂上和脖子上都纹着纹身,站在那里晃啊晃的,一看就不是好鸟的那种。

  “你就是唐山?”当头的那个人开口问道。

  我抽了一口烟,扭头看了一眼他们边上的一家叫做金蓝湾的洗浴中心,这三个家伙八成就是这家洗浴中心里面看场子的,要不然就是带小姐的鸡头。

  “你怎么和我们三哥说话呢?”大头立刻上去两步指着那家伙的鼻子说道。

  我慢慢的抽烟不说话,我身上的伤很重的,打是肯定没法打的,月锋和逸风加上大头这三个,对上他们三个肯定也是吃亏,但我却一点都不怕,这大概就是经历多了之后自然而然就有的底气吧。

  “小崽子你闪一边去呀!我有和你说话?”带头的那个混混走过来直接伸手一把就将大头推开,然后继续向我走来。

  我能够感觉到,沈佳宜抓着我的胳膊变得更紧了,我微微扭头:“别害怕,有我在呢。”

  大概是被我镇定的样子给震到了,所以那个混混在我身前不远处停了下来,再次开口。

  但是这家伙这次还没开口说话,忽然我就看到眼前一道黑影往前一闪,月锋一下子冲上去,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手上就多了一把刀,直接一刀就扎进了那家伙的肚子!

  那个混混身体一下子僵住,然后捂着自己的肚子,不可思议的看着月锋。

  “和三哥这么说话,你找死啊!”月锋说着直接一记头槌,狠狠撞在这家伙脑袋上,把这家伙撞的直接朝着后面摔倒。

  月锋站在那里,手里紧紧攥着一把很短的带血小刀,这种刀,捅不穿人,但是可以伤人。

  我眯起眼睛,看着月锋的背影,抽了一口烟,然后抬步向前走去,到了月锋身边,我看着前面那两个慌忙把自己老大抬起来,不知道怎么是好的混混低声说道:“别让我再在这条街上看到你们,否则的话,你们也和黄毛一样,会被丢去喂狗,还有这家店,大头,去给我把他们老板喊出来!”我说着伸手指着边上这家叫做蓝水湾的洗浴中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